诡异升维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6章姐姐

    谢庄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两个男人轻松潇洒地走出了他的病房,毕竟他浑身上下的伤实在太重,别说起床,就连手机都拿不起来。

    所以,虽然燕清说之后会把怪异世界的相关情报和雇佣合同发到他邮箱里来,他自己也对这些超凡存在感到好奇,但他现在也只能忍住好奇,闭上眼睛胡思乱想起来。

    “燕清刚刚说到我的家人?他们通知了这具身体的姐姐?希望一会我别被看出什么异样,如果被怀疑,就推到那该死的怪物身上,毕竟生死危机,性格习惯有些变化也是合理的吧!”

    想到这,谢庄又想到了那红色的古怪的符文,根据那两个控制局的人的说法,加上自己的经历,这符文估计就在谢庄的右手骨头上。但为什么他能在那个黑色空间看到它?那个黑色空间是内视识海吗?

    谢庄思考着那个符文和那个怪物的联系,直觉地感觉光符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说不定就靠着这个符文,他也能掌握那个怪物所拥有的能力呢!一般套路不就都是这样的嘛,打怪爆装备,装备有点和怪物一样的特效是很合理的嘛!

    “不过,这个东西可能不太干净!”

    谢庄想到之前经历的火海和被无数冤魂围着耳边嗡嗡叫的场景,直觉地感觉就是那符文搞的鬼,很有可能就是那符文上依附的灰色气息做的怪,虽然他不知道当时他如果撑不住会有什么结果,但从燕清和岳文兵那如临大敌直接掏枪的表现来看,结局一定是相当刺激的枪战。

    “幸好那装神弄鬼的黄袍男更吓人!”谢庄撇了撇嘴,心中却有些焦虑,搞了半天,自己并不是被送到了有电脑汽水的和谐盛世,而是各种怪异层出不穷,那人开刀的诡异世界。

    “就回了个好,有什么屁用?给点金手指啊,连个修仙功法,光穿越有什么用啊?”谢庄忍不住在心底呢喃,猜测着那个黄衣男的用意,难道说这个世界的超凡力量都是修仙者?但那样也不对啊!能修仙为什么那两个人还用手枪?

    时代变了吗?

    “小庄!”

    就在谢庄胡思乱想之时,耳边响起了一个带着哭腔的温柔女声,他忍不住睁眼一看,那是一位穿着亮色贴身毛衣,灰色中长裙还有黑色丝袜的美人。

    她的鹅蛋脸上有水润的眼睛,黑色的长长直发宛如瀑布倾泻而下,紧贴着腰部婉转诱人的曲线,更让震撼的是她的两只玉兔,就算毛衣遮得相当严实,也被勾勒出了相当色气的弧度。

    好大!!!

    就算在记忆中早有画面,但现实中初次见面,谢庄也忍不住在心中惊叹。

    这位气质成熟独立,但却带着青涩的美人正是谢庄的家姐,谢明碧。

    “……姐。”虽然碍于穿越者孤高的尊严,谢庄本来不想叫出那声姐,但无奈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他为了不引起怀疑,老老实实地叫了一声。

    谢明碧坐在了谢庄的床边,她秀眉轻蹙,黑色的发丝如帘幕一般流下,那本来坚强的神情,也充满了伤心和柔情。

    “还疼吗,小庄?”仿佛是海潮安慰沙滩,谢明碧柔声问道。

    “不怎么疼!”虽然每时每刻都很不舒服,但谢庄还是勉强地挤了一个难看的笑容,他这点情商还是有的。

    “医生说你现在能吃点东西了,姐来的急,来不及在家做了,所以给你带了份买的肉粥,现在吃吗?”谢明碧从一边的桌子上拎起了打包好的肉粥,在谢庄面前展示了一下。

    “额,不用,我不饿。”谢庄还是有点饿的,但他现在手脚不方便,唯一的吃法只能是叫谢明碧来喂,但他显然还没有做好这样的心理建设。

    “好吧,饿了一定要叫我,今晚姐会一直在你这里的!”谢明碧似乎不想让谢庄也变得失落,展露出了温柔的笑颜。

    “家里的店呢?”谢庄问道。

    “停开一会应该也没问题,反正平日里也没什么人。”谢明碧说着说着,低下了头,将表情藏在了谢庄看不见的地方,“看到你这么精神,我真的觉得很幸运,吸,是我,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谢庄听到了谢明碧的抽噎声,虽然这个便宜姐姐对他来说只是陌生人,但前身确实这女孩唯一的家人,因此这关心也做不得假,让谢庄也不由的沉默。

    “姐……”这一声呼唤就自然了不少,谢庄本来疏离而孤独的情绪不知怎么得就淡了不少。

    “对不起……小庄!”谢明碧抬起了头,擦了擦有些红肿的眼角,“只是我想到了爸妈,如果你再走了的话,那我该怎么办!”

    “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嘿嘿!”谢庄反而笑了,洒脱地说道,他那昂扬的气质甚至干扰了谢明碧,让女孩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小庄,你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嘶——

    谢庄有些惊骇地瞪大了眼睛,但面上却强制地控制着表情不发生变化,不愧是朝夕相处的血脉至亲,这总共才没对上几句话,谢明碧已经开始有所察觉了。

    此女恐怖如斯!

    “有什么不一样?你别再说肉麻的话了!对病人好点可以吗?”谢庄赶紧收敛心神,模仿起了原主的思维模式,最初了针对性的回应。

    “好!”谢明碧只是温柔地笑了笑,用手帮谢庄理了理头发,“说到这个,咱们不做侦探了好吗?”

    “这个没得谈!”谢庄虽然做不做侦探无所谓,但这是原身的梦想,他当然也必须做出坚持的姿态,为了演得像一点,他还特地忍着痛,咬牙切齿地转了转头,不再看向谢明碧。

    “你这次就是为了见个客人,就见到了连环杀人魔,这还不危险吗?我真的很担心,小庄,像侦探这样的高危职业真的不适合你,又苦又累,还危险,你读完大学之后找个正经工作,每天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多舒服呀!”

    “我就是想当侦探,那是我的梦想,你再说我连大学都不去了!”顺着原身的习惯,谢庄果断地怼了回去,这正是青春期男孩的经典叛逆操作,若不是继承了前身记忆,谢庄根本想不到这么自然的答案,不得不说,前身也是人才。

    等等……连环杀人魔?

    谢庄注意到了这个信息,很显然,谢明碧并不知道他遭遇了火魂,那些人并没有告诉她这个消息,这也算正常,但现在谢庄已经知道这个世界上充满了诡异的危险,他需不需要将其和盘托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