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升维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4章妖纹

    短暂的失明不过片刻,当谢庄的视野再次恢复的时候,一切已经恢复了正常。

    电梯内再次亮起了暖黄色的稳定灯光,那金碧辉煌且现代化的装饰让人心安,电梯门同样是紧闭着,漆黑得看不见任何一点光的焦糊走廊已经消失不见,只有谢庄还浑身剧痛的瘫坐在地上,紧靠着墙。

    他能从光滑如镜的电梯墙壁上看见自己凄惨的状态,大衣盖在身上,内里的白色衬衣被血液染红,鼻梁歪了,破了好多口子的裤子下是满是伤痕的双腿,腹部和肋骨更是受伤严重,让他想动都动不了,就在他不远处,他的翻盖手机摔在地上,似乎状态比他要好多了。

    “所以我会在这儿失血而死吗?”抱着有点绝望又有点难过的想法,谢庄再次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有穿越了,刚刚那个能将人卷入火灾现场的怪物就是这个世界的特产。

    “不行,我得求救,既然是现代社会科技发达,那我这伤势应该也救得回来吧?”

    就在谢庄努力想要动起来去拿起他的手机的时候,电梯叮的一声响了,整个电梯猛地停顿,又把谢庄震得浑身剧痛,电梯门带着希望之光打开。

    非常幸运,外面并不是那会让人做噩梦的火灾现场,而是亮堂的高端酒店,等在电梯外的三男两女正有说有笑,猛地一看见浑身是血的谢庄,顿时都愣住了。

    “救……”谢庄虚弱且艰难地突出了一个字。

    “啊啊啊啊啊!!!”紧接着,女生的尖叫便仿佛小型炸弹一般,席卷了整个楼道,将谢庄好不容易提起的精神直接吓没了,整个人也眼前一黑,果断地昏了过去。

    ————

    谢庄心中的芬芳不足为外人道也,当谢庄被救护车送去医院的时候,两个穿着黑色西服,一胖一瘦,带着白手套的男人,也来到了这座名叫云山居的酒店门口。

    “这么晚了居然还要加班,我们刚刚才搞定一个难抓的水怪,这又是个什么东西,还有没有人性了?”瘦高的男人戴着一副圆圆的眼镜,斯文的脸蛋上满是不耐烦,“希望别又是误报,如果是哪个罪犯闲着没事搞随机袭击,那我一定会把他扒皮拆骨,挫骨成灰。”

    “有什么办法,最近人手确实不足。”一旁的胖男人一脸的无奈,附和道,“清哥,忍忍吧,这毕竟发生在云山居,发生在市中心,很容易引起恐慌的,必须得趁早解决。”

    “我知道,只是气不过总局为什么要把人都调回夜城?首都就了不起吗?首都就能为所欲为吗?”瘦高男愤愤不平地说着,从兜里掏出了证件,给封锁线前的警察看了看。

    “可能也是因为最近联盟和巨鹿的冲突吧,我看外交官每天都在那骂呢!”胖男人一边走一边从大衣里掏出了黑色的消声手枪,挂在他胸前的银色吊饰也开始微微发起灵光。

    “他妈的,希望这次的东西别太恐怖。这些混蛋真不消停!他们就不用放假的嘛?”瘦高男也警惕了不少,两人在靠近酒店中心的电梯后,无不进入了战时状态,沉默了下来。

    “叮!”

    随着按钮被按下,早早等在一楼的电梯门打开,两人举着枪,就站在门外,细细地观察着里面的痕迹,瘦高男的眼镜上也开始闪烁其微不可查的光。

    “这有点像是火魂留下来的痕迹。”瘦高男举着枪,镇定地说道。

    “怎么可能?我听说那个平民还活着呢!火魂生性残暴,又有异空间,从不留活口。”胖哥儿有些惊讶地说道,“但如果是火魂的话,也就是说,那个怪异没有跑,而是……”

    “是的,他应该灭掉了所有的火,这家伙不简单啊!”瘦高男眯了眯眼。

    “等等,那这样的话,希望他带了银制品,否则他应该撑不住妖纹的力量。”胖哥儿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脸上也是一片焦急,“我们快去医院!”

    ————

    当昏过去之后,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谢庄再次醒转,却已经是在一个一片漆黑,无边无垠的地方。

    “这是哪儿?”

    疑问刚刚涌上心头,那无边的黑暗就仿佛察觉到了谢庄的清醒,无数憎恨,怨愤,嫉妒,疯狂的情感便凭空涌现。

    同一时刻,无边的大火熊熊燃起,伴随着惨叫和哀嚎组成的狂乱噪音,让谢庄转瞬跌入了又恨,又痛,又烫,又烦,又绝望的地狱。

    “啊啊啊啊,这他妈……”谢庄双手抱头,剧烈而强烈的情感和那被火焰灼烧的疼痛让他一时难言,但他清楚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显然不正常,很可能又是那个怪物搞得鬼。

    虽然谢庄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但那些感受显然不假,随着时间推移,他反而越来越痛苦,越来越难以忍耐,他感觉自己随时就会沉沦,随时就会变成那火焰中的冤魂。

    “不行,这样下去……”谢庄努力地思考着,他感觉自己的理智正渐渐被疯狂所影响,那恐怖的折磨仿若酷刑,让他想要接受,想要拥抱,似乎那样就能够获得解脱,但是,代价是什么呢?

    “等等!”就在谢庄恍惚失控的瞬间,他却不知怎么得回忆起了他登上那座山,看到那座庭院,拜在那黄衣人面前的经历。

    那一瞬,当雷霆划过天空的瞬间。

    他回想起了那一瞬间的感受,他仿佛看到了天地,看到了深渊中游动的模糊阴影,看到了远超人类理解的事物。

    他很恐惧,他甚至失去了理智,但恐惧却并没有战胜他,反而赋予了他别样的新生。

    “哈,哈哈!”看着无垠大火,谢庄主动地闭上了眼,关上了耳,堵住了鼻,切断了感觉。

    但他却再次能看到,能听到,能感觉了。

    站在那有限的黑暗之中,谢庄有些愣愣地看着这漂浮在黑暗中的红色光符,那是多么让人沉醉的纹路,立体而复杂,违背常理,违背感知,仿佛超越了空间,又仿佛连通着无何有处。

    “等等……”谢庄注意到了那攀附在红色光符上,与黑暗空间相比稍微亮那么一点的黑色,这黑色仿佛跗骨之蛆,在红色光符上攀爬,穿梭,交错,让人看了就头皮发麻,密集恐惧症发作。

    但似乎是穿越的固定流程,还没等谢庄搞明白这红色光符和那灰色是啥玩意,过往的回忆已经抓住了他的灵魂,那失去灵魂所残存的一切,与他的记忆融合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