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升维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3章智斗

    不正常!

    谢庄知道这一切很不正常,无论是这诡异的像是幻境的地方,还是那臃肿却灵敏的怪物,甚至是他自己,都很不正常!

    “我不过是求个仙,难道被那黄衣人塞进VR游戏里了,就像什么《惊O乐园》啥的那样?”谢庄的思绪快速的波动着,大脑像是超载了一般灵敏,“然后我还被砍掉了害怕的情绪啥的?不然我刚刚是怎么悄无声息地跑出来的?我可不记得我有像特种兵一样的身体掌控力……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摇了摇头,谢庄很轻松地压制下了心中的慌乱,他再次将精神汇聚在了那火光之上,明明那可怕的怪物就在身后二十几米的房间里,也未被丝毫干扰。

    下一瞬间,灵光一动,他懂了。

    为什么明明那怪物粗手粗脚,力大无穷,拆墙毁地无所不能,却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那扇门外?为什么根本没听到由远及近的呼啸?

    最大的可能,那个怪物是利用了蜡烛,瞬间来到了这个地方,如果再加上之前它突兀地出现在了那个绿火的前面,规律就更加明显了,这个怪物再利用火焰来移动!

    谢庄皱起了眉头,借着蜡烛的火光,将收进怀里的火柴盒拿了出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

    他推开了火柴盒,看着里面所剩不多的火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这家伙还挺会玩,完全黑暗的环境,人类会不自觉地渴望光明,而当他们正巧摸索到火柴的时候,自然会点火以求安慰,但谁又能知道,火焰才是招来怪物的罪魁祸首呢?或许,这家伙本来就能够自己点火!”谢庄在心中捋了一遍自己的猜测。

    “砰!”

    他听到了怪物在身后的房间中用力地破坏所造成的巨大声响,心中也再次涌现了焦急,他猜到了怪物的行动方式,但那又怎么样?或许这火焰是怪物的力量之源,但……

    咬了咬牙,谢庄不打算再去其他的房间查探了,如果这是现实,显然不可能像游戏一样吧线索塞在不同的地方,他现在对于那怪物的认知已经不少了,他也不会什么除魔术,既然那怪物想要人类亲手点亮火光,那他谢庄就赌一把,今天做个消防员!

    很紧张,谢庄的手却更加稳定,浑身上下的肌肉像是刚刚睡醒一样放松,一点儿也不僵硬。

    他悄无声息地脱下了自己左脚的皮鞋,从地上随意捡了一个方形的焦黑的物体,摆在了放蜡烛的架子上,接着,将翻盖手机设了个震动闹钟,也支棱了起来,靠在了墙边,最后,他将皮鞋的架了漆黑物体和手机形成的正方形支架上,那皮鞋黑洞洞的洞口正好放在了蜡烛时不时微微摇曳的烛火上。

    下一刻,谢庄猛地跑了起来,朝着他刚来时乘坐的电梯,朝着那燃烧着幽绿色鬼火的方位,毫不犹豫,拼尽全力地狂奔了起来。

    小腿肌肉撞到乱七八糟的东西,没了皮鞋保护的左脚被不知道哪来的利刺戳破,但谢庄不管不顾。

    赌博,赌的就是身家性命!

    就像他赌一把仙缘一样,谢庄再次将自己全部的重量放上了天平!

    他跑得极快,但其实已经专注地将之后发生的情况纳入了考虑,在整个人冲进电梯的瞬间,他已经脱下了那厚实的外套大衣,下一刻,他右脚踩在了电梯的室内扶手上整个人跃上半空,那一直被高举着的大衣,也仿佛遮天的黑影,整个锁住了电梯顶上的灯罩,没有漏出半点绿光,也再不能透出半分空气!

    半圆形灯罩的边缘被大衣堵得严严实实,当所有用于燃烧的氧气顷刻消耗干净,那绿色的幽火也在下一瞬间熄灭。

    “呼!!!”

    远处传来了怪物宛如山谷狂风般的呼啸,谢庄甚至能听出那怪物的愤怒。

    “哈!”

    他的嘴角勾起了笑意,不怕你不气,就怕你不在意!谢庄咬牙忍痛跳回了地面,接着一把拔出了腰间的短匕首,一手拿出了那盒火柴。

    “嚓!”摩擦点火。

    在这怪物暴怒的时候,他竟是主动点燃了一根火柴!

    “呼!!!”

    怪未及,声先至,谢庄才将那火柴脱手扔到能扔到的最远处,怪物的鬼叫便近在咫尺,那本就燃烧不了多久的火柴徒然光焰大涨,竟是瞬息燃到了一人高,仿佛复现了那些绝望的怨灵死于火灾之中的惨剧,无数的焦黑手臂在火焰之中挣扎,那些可怕的尸体嚎叫着,聚合着,成为了那游荡在此的怪物!

    当那火柴彻底燃烧殆尽,黑暗之中,无法被看清的怨灵已经就在身前。

    咬了咬牙,谢庄摆出了电视剧里看过的格斗姿势,一把短匕横在身前,想要在这黑暗之中和眼前的怪物过上几招,毕竟不管怎么说,这怪物的那十几个眼睛还是发着微光的嘛!

    只要再拖上五六秒,之前设计在那蜡烛上的机关就会启动,灭掉最后一盏火,就是谢庄猜测的生机!

    但还没等谢庄听声辩位,展现出他无师自通的咏春刀法,一阵完全不同于怪物呼吸的风声便须臾而至,他被一股巨力扫飞,整个人撞在了电梯墙上。

    “噗!”一口鲜血狂喷,谢庄痛的一时间大脑空白,只感觉浑身上下似乎都失去了意识。

    “wdnmd!”想口吐芬芳,可惜话都说不出,谢庄还没反应过来,看不见的第二击已经砸在了他的左臂之上,一直牢牢握着的短匕也不自觉地脱手而出!

    “噗!”又是一口血。

    “我他吗不是要被乱拳打死老师傅了吧!这闹钟怎么还不响啊!!!”谢庄在有些习惯了的剧痛中想着,渐渐绝望!

    “呜呜!”不知什么东西被高高抬起。

    第三下羞羞的铁拳似乎是照着谢庄的脑袋打的,甚至谢庄都能够想象到西瓜被铁锤砸爆的画面。

    就在这时,那左等右等还不来的闹钟终于响了。

    “嗡嗡嗡!”

    手机震动失衡,皮鞋口子随着重力掉落,一把盖住了那最后的火光,将其彻底熄灭。

    “呼!!!”

    怪风般的呼啸戛然而止,眼前的臃肿怪物忽然浑身上下布满了岩浆般火红的裂纹,那些吓人的眼珠子也一个个爆裂,猛地一下子,怪物全身炸裂成了漫天火星,黑暗之中,只遗留下了一道巴掌大的、由红光组成的复杂纹路。

    “哈哈哈!别小看人类啊!嗯?这是什么?”

    那复杂的纹路就像是无处可去的小鸟寻到了自个儿的鸟巢,整个光纹兴奋地往谢庄的脸上冲了过来,仓促之间别无他法,谢庄只能抬手抵挡,下一刻,刺目的光亮让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