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升维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2章怪物

    没有什么抉择,谢庄只是下意识地猛按电梯的关闭按钮,同时狂按代表着一楼的楼层按钮。

    毫无疑问,这是人类的本能,在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显然电梯还在谢庄的理解范围内,而一楼永远象征着安定与大地。

    但就像所有恐怖片里演的那样,电梯没啥反应,甚至在下一瞬间,电梯里面的灯也徒然熄灭,只遗留了不知道哪儿来的幽绿色火光,将整个电梯照得一片惨绿。

    “我艹!”没有犹豫,谢庄一步窜出了电梯,踏进了那明显不正常的走廊之中,在幽绿色的光影下,谢庄的影子颤动地拉长,又在尽头融于了模糊不清的黑暗之中。

    在这惊魂不定的瞬间,谢庄突然冷静了下来,那名为害怕的情绪从及剧烈的高峰突然落进了低谷,他没有再往前走,而是回头看向了那被灯罩罩住的绿色光源。

    为什么灯会熄灭?为什么这里会有绿色的火?

    虽然谢庄确实对自己的现况一无所知,但他也算是很多恐怖游戏的云玩家了,他总觉的这种怪怪的地方可能有问题。

    但就在谢庄沉思的时候,远处的黑暗中却突然响起了女性凄厉的尖叫,

    “啊啊啊!”

    那里有人?谢庄扭头看向了前方黢黑的廊道,犹豫不决。

    别管这绿火渗不渗人,至少也还算有点光,在前面的地方就纯粹是无光的黑暗,就算有什么埋伏或者怪物,谢庄也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看不到,就算他想救人估计也无济于事。

    所以,不如让那位可怜的受害者在帮他拖延点时间!

    就在谢庄这么想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身后响起的粗粝的吼声,同时,他看到了眼前的地面上突兀地出现了一个轮廓狰狞的阴影,将他的阴影彻底笼罩。

    “不是吧!”猛地扭头,谢庄看到了一个令人战栗的怪物。

    那是个有三米高的类人形怪物,他有臃肿的躯体和十几只像是干枯树枝一样的焦黑手臂,两只肌肉像是干柴般漆黑的大腿,还有骨头碎片胡乱拼凑的头颅,十几个泛着红光的生眼珠子嵌在头颅之上,密集的像是组成蜂巢的红宝石,正转动着,盯着谢庄。

    “呼……哈……”

    仿佛穿越山谷的狂风,这尸体拼凑而成的怪物呼吸着,发出了诡异的呼啸,那呼出的烟雾被绿色的光晕渲染,让人目眩神迷,但谢庄却猛地清醒了过来,没有多说,转头就跑。

    他一头冲进了黑暗之中,这无疑是充满风险的,因为走道上充满了未知的遗弃物,谢庄感觉自己的腿部已经撞到了不少硬物,估计肌肉都撞青了,但他根本不敢停下,只是一个劲地猛跑着,祈祷着这条路一直向前。

    “砰!”

    谢庄前申的左臂肘部撞到了坚硬的墙面,他急忙一个急停,就算这样,脑袋也猛地磕了一下,疼得不行。

    前面没路了,他不得已停了下来,休息一会,

    剧烈地喘息着,周围是看不见五指的黑暗,谢庄竖起了耳朵,用心地听着周围的一切,很是幸运,没有那怪物诡异的喘息,也没有女人惊惶的尖叫,他似乎处于一个万籁俱静的异空间,只有鼻子中越来越浓的刺鼻烟味。

    “冷静。”当他低声自语出这个词之后,就仿佛念了某个咒语,对刚刚那怪物的恐惧霎时间烟消云散,谢庄再次平静下来,他就这么矗立在黑暗之中,把自己全身上下摸了个遍。

    下一刻,他摸出了从大一内侧的有口袋中摸出了一个翻盖手机,并将其打开,微弱的荧光照亮了附近的东西。谢庄抓紧时间检查了一下啊手机中的信息,幸运的是,文字是中文,不幸的是,没什么情报和他目前的处境相关。

    再借着手机的光看了看周围,这个地方似乎就这一条直道,两边并没有可以走的通道,到是有两扇门,似乎有两个房间。谢庄无可奈何,现在要想破局,也就只能一间间房的搜索,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情报,能够让他完成自救,毕竟电影里就是这么演的。

    拿着手机,谢庄推开了左侧的房间门,门内是一个完全烧毁的房间,只剩下了干柴一般的家具的架子,找了一圈,他也只找到了一盒火柴,他估计这可能是某种线索,暗示了这间房间的主人是这场火灾的凶手。

    毕竟像是这种诡异主导的世界,只要帮冤魂报个仇,一般都能够解开诅咒。

    “可能是这样?”谢庄也只能这么猜测,毕竟不知道为啥,那个怪物也没什么动静,那他能做的也就只能继续探索这个世界了。

    谢庄很快进到了右侧的房间,这里的布局和左边房间很像,不过谢庄看到了一个完全被烧毁的侧门,通向了隔壁的房间。

    一番搜索,这个房间也没什么东西,谢庄倒是找到了一片碎报纸。

    “O南市OOO酒店O9层OO火灾,OO人遇难,专家OO人为,凶手OO!”谢庄看了两眼,若有所思,这烂俗的剧情跟他猜的八九不离十。

    “这么说的话,那个怪物应该就是这些火灾死者的怨魂,而我需要做的是找到凶手?但凶手可能在这里吗?不可能!所以我死定了?”

    谢庄搜到了隔壁的房间,这间房间又有一盒完好的火柴,让人疑惑,搞不清楚它的用途。

    上下左右看了看,谢庄将火柴揣进了兜里,就在他准备从隔壁房间推门而出的时候,他听到了门外传来的微弱呼啸,这让他悚然一惊,那个怪物就在他一墙之隔的外面,他被找到了吗?

    还没等谢庄细想,他便听到了木门被巨力撕裂的声音,飞溅的碎块砸到了他的身上,但更令人恐惧的是那堵住了门口的臃肿怪物。

    怪物头上的红色眼珠子四处乱转着,并不像第一次见到时那样,死死地盯着谢庄。

    他视野很差!听力也不太行!

    几乎是瞬间,谢庄意识到了机会,他赶紧关上手机,将新到手的那盒火柴精准地扔向了隔壁,自己则屏住了呼吸,甚至连心跳都压缓到了极其微弱的地步。

    怪物靠近了,它朝着火柴盒落地的方位横行霸道地冲了过去,接着猛地撞塌了连接两个房间的墙面,与之相反,谢庄却无师自通,轻盈地像是一张纸,和那怪物错肩而过,精准地躲过了挥舞的数值般的怪手,无声无息地窜出了那间房。

    没有得意,他有些惊诧地看到了离他不远的走廊左侧,一根蜡烛静静地燃烧着,浑黄的火光照亮了一小片朦胧的区域。

    这蜡烛是什么时候燃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