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书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八章 绯红觉醒

    幽会巷,死寂无声。

    几根高高的路灯杆上,煤气灯青白色的灯焰凝固不动。

    小巷上空,无数晶莹剔透的雨珠悬浮在半空。有莫名的力量作用在这些雨珠上,每一颗雨珠都在急速的旋转,同时上下左右不规则的,在极小的范围内震荡着。

    乔闭着眼,右臂如长矛,洞穿了黑影的胸膛。

    黑影的身躯空虚,冰冷,一股刺骨的邪寒气息从他体内涌出,想要侵入巫铁手臂。

    心口一团血炎熊熊燃烧,急速旋转,一圈圈无形的波动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凝固了灯焰,悬停了雨珠,让无数雨珠旋转、震荡。

    一道狂雷从天空划过,巨响声中,乔猛地睁开眼。

    他的双眸绯红,一股浓郁的,绝不属于凡人的威严从他双眸中流淌出来。在他的瞳孔中间,隐隐可见两点赤红的光芒。

    再仔细看去,那两点赤红色的光,分明是三个同心圆环绕一个六芒星组成的魔法阵。

    六芒星缓缓旋转着,乔的右臂上一层犹如烟雾一样稀薄的血色火焰无声的燃烧起来,血色火焰侵入黑影的身体,他体内刺骨的邪寒气息骤然消失。

    “眷顾……眷顾者。”头戴圆礼帽的黑影犹如见鬼一般,发出了不可置信的呻吟。

    他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想要将自己的身体从乔的手臂上拉扯开来。

    乔握紧了拳头。

    手臂上的血炎越发奔涌得厉害,黑影的身体内传来‘嗤嗤’声响,他的毛孔内有白色的烟喷出。黑影身体抽搐的幅度越发剧烈,他的眸子里闪烁着惨绿色的幽光,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这不公平……”

    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小巷里满是血污,满是残肢断臂。短暂而血腥的战斗,让一缕缕有如实质的煞气充斥小巷。

    这种煞气,寻常人绝不能见。

    乔的眸子里,三圆六芒星魔法阵缓缓旋转,他的目光所过之处,一缕缕猩红色的煞气清晰可见。

    他很陶醉的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些因为战斗和死亡而诞生的猩红气息,就一缕缕的没入了他的口鼻之中。

    乔粉碎的肋骨发出‘咔咔’声响,一块块骨骼迅速回归原位,开始急速愈合。

    他伸出左臂,一把抓住了扎在胸膛上的尖头铁棒,慢慢的将三尺多长的铁棒一点点的从体内拔了出来。

    鲜血喷溅,乔左手紧握铁棒,他胸口成年人胳膊粗的透明窟窿急速蠕动着,在短短几个呼吸中,伤口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巷内的猩红煞气消失了小半。

    乔绯红的眸子凝视着黑影惨绿色的双眼,突然龇牙一笑:“亵渎者,你有罪!”

    黑影一直在不断的挣扎,但是他的挣扎没有任何用处。

    乔手臂上的血炎灼烧着他的身体。

    更加可怕的是,血炎上充斥着一股可怕的吞噬力量,犹如漩涡一样,将黑影牢牢的吸附在乔的胳膊上。任凭他如何挣扎,他始终无法摆脱乔的禁锢。

    “以绯红之名,一切冒犯绯红者,当归于虚无。”乔咧嘴微笑。

    黑影嘶吼着,他身上的斗篷疯狂的鼓动起来,数以万计闪烁着淡淡磷光的蛾子从他的斗篷下飞了出来,这些蛾子剧烈的拍打着翅膀,无数磷光粉末飘飘洒洒的洒落,蛾子们发出尖锐的‘嘶嘶’声,铺天盖地的冲向了乔。

    乔的身上,一层薄薄的、淡淡的血炎升腾。

    蛾子们碰到了血炎,它们的身体迅速燃烧着,在血炎中化为乌有。

    一缕缕极细的猩红煞气从燃烧殆尽的蛾子体内飞出,缠绕在乔的身边,然后缓缓向四周扩散开。

    黑影嘶声尖叫着:“狂屠,救我……如果我死了,想想你的惩罚。”

    巫铁和黑影对峙了好一会儿,而那狂屠,居然一直在用弯刀狂劈那些战马和骑警。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狂屠已经不知道劈出了多少刀,地面上已经看不出成型的肢体。

    听到黑影的尖叫声,狂屠缓缓转过身来,肥胖、臃肿、丑陋的面孔蠕动着,露出了一个极其难看的笑容。

    “腐蚀之灵……小菜鸟,嘎嘣脆。”狂屠咧嘴狂笑。

    黑影体内冒出的白烟逐渐浓厚,他的身体内‘嗤嗤’响着,明显看到他的身躯缩水了一截。

    他嘶声咆哮:“救我,还有,不许亵渎至高的腐蚀之灵!愿我的小宝贝们,啃掉你的脑袋!”

    狂屠继续咧嘴狂笑,然后他嘶声咆哮着,挥动着两柄弯刀朝着乔疯狂的冲了过来。

    乔看都没看狂屠一眼,此刻的他正处于一种莫名的状态。

    他看着黑影,低声的笑着:“涉足战争,就属于战争。制造死亡,终归于死亡。以绯红之名宣示,你……属于绯红。”

    血炎裹住了黑影。

    黑影在血炎的灼烧中急速缩小,他嘶吼着,咆哮着,用世间最污秽、最歹毒的话语问候乔。他的身体内大片白烟喷出,眼看着他的身体就要被血炎烧成灰烬。

    黑影的右手中,一直被他紧握着的黑色短笛被他一把捏断。

    一股刺骨的阴风平地卷起,两只破烂的黑色羽翼一闪而过,黑影的身躯烧成了灰烬,一个沙哑的声音随着阴风急速的远去,远远的,在幽会巷的尽头,传来了沙哑的诅咒声。

    “我会回来的……愿你的骨,你的肉,你的灵魂,最终腐蚀,最终堕落。”

    “我……记住你了。”

    乔抖了抖手,回头看了一眼幽会巷的尽头方向。

    狂屠已经冲到他身边,两柄弯刀一上一下狠劈了过来。

    乔面无表情的看着狂屠,他心口的血炎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大,原本只有拳头大小一团,现在已经变成了碗口大小。

    血炎在急速的旋转着,血炎笼罩的区域内,乔的身体都变成了半透明状。

    透过血炎,隐隐可见乔的心口附近,有一个好似真实、却又好似虚幻的空间,正在缓缓的开启。

    乔身上的血肉剧烈的蠕动着,他心口附近的血炎疯狂的吞吸他体内的血液,然后一波一波强劲的力量不断的随着心脏的跳动,快速的涌遍全身。

    乔臃肿的身体在缩水,他的身上,居然出现了一块块模糊的肌肉轮廓。

    弯刀横斩了过来,乔左手铁棒横扫,一声巨响,铁棒和弯刀撞击在一起,胳膊粗细的铁棒被弯刀轻松的斩断,弯刀擦过乔的身体,在他胸腹之间留下了两条深深的伤口。

    伤口几乎将乔的身体斩断。

    乔本能的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猩红色的煞气翻滚着向乔涌了过来。

    乔笑着,他丢下小半截铁棒,双拳笔直的轰出,重重的轰在了狂屠的身上。乔身上的伤口翻滚着,弹指间就已经愈合。他的拳头上爆发出强大的力量,狂屠身上的肥肉剧烈的颤抖着,他庞大的身躯被乔轰得立足不稳,向后连退了好几步。

    “力量……海!”狂屠含糊的咕哝着:“可是,还是小菜鸟。单单肉体的力量,嘎嘣脆!”

    狂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高高隆起的肚皮剧烈的凹陷了下去,他双手挥动,两柄四尺多长的大弯刀上,居然闪过了一抹幽暗的寒光,刀锋上喷出了有如实质的三寸刀芒。

    “小菜鸟,死!”狂屠嘶吼着,双手向前挥动,两条幽暗的刀芒飞出,带着刺耳的啸声直斩向乔。

    乔正陷入一种莫名的状态,他的脑海中,充斥着一些伟大、恢弘、不可言喻、不可描述的‘客观存在’。

    两条刀芒袭来,他身体一动不动。

    刀芒重重劈在他的身上,洞穿他的上半身,斩断了不知道多少根骨头,几乎撕裂了他体内所有的内脏,然后沉重的力道带着他向后飞去。

    “以绯红之名,世间存在战争,我就永存。”

    “以绯红之名,世间存在死亡,我就永存。”

    “以绯红之名,一切恐惧,一切混乱,一切不祥的灾祸,只要存在,我就永存。”

    寻常人肉眼看不到的猩红煞气不断注入乔的身体,他低声嘟囔着,上半身两条可怕的,几乎将他身躯撕碎的伤口在极短的时间内愈合。

    更多的猩红色煞气从幽会巷的周边地带,从粉色美人鱼的方向,从远近的剑鱼大街和其他的街道巷子向这边汇聚了过来。

    猩红色的煞气不断的注入乔的身体,他胸口碗口大小的血炎,已经膨胀到了面盆大小,几乎覆盖了他的整个胸膛。

    力量,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充斥全身,乔全身的血肉绷紧,在他身上,居然出现了一块块轮廓分明、线条清晰、犹如钢铁雕塑一样的肌肉!

    伟大的穆在上,‘肌肉疙瘩’,这在以往,完全不可能和乔产生任何联系。

    浓郁的猩红色煞气裹住了乔。

    他全身燃烧着绯红色的血炎。

    血炎中,乔低沉的声音响起:“我即绯红。”

    漫天悬浮的雨珠呼啸着落下,砸得地面‘哗啦啦’直响。

    乔一步冲出,身体在雨幕中拉出了一条白色的长长痕迹,他一步冲到了狂屠面前,然后一拳落在了他的胸膛上。

    一声巨响,好似被‘托尔’巨炮的炮弹命中,狂屠庞大、臃肿的身躯整个炸开。

    血炎逐渐熄灭,乔呆呆的站在大雨中,身上的肌肉缓缓消失,重新变成了白花花的大肥肉。

    “我即绯红。”

    乔低声的喃喃自语,然后他循着本能撒腿狂奔,一路横冲直撞的离开了幽会巷,横穿了飞鱼街,闯入了烟囱巷,来到了烟囱巷和瓦缸巷交汇的济贫院门前,筋疲力尽、全身剧痛难当的乔这才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救命啊,救命啊!杀人了,杀人了!”

    几道速度极快,远比之前的红裙美人、小胡子青年和狂屠不知道快了多少的人影在远处浮现,他们急速的穿梭雨幕,几个闪烁间就冲到了乔的身边。

    “少爷!”

    “少爷!”

    疯狂的狗吠声急速靠近,有嘈杂的声音不断响起。

    “找到少爷了,找到少爷了!”

    “仁慈的穆忒丝忒在上,少爷毫发无伤!”

    乔听到了很多熟悉的声音。

    他心头一松,翻了个白眼,然后,一头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