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书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七章 以绯红之名

    黑暗和寒冷同时袭来。

    乔张开嘴,嘴里不断有血水喷出。

    倾盆大雨呼啸落下,打得乔睁开的双眼生痛、生痛。

    一道道狂雷在黑色的浓云后划过,带来恐怖的巨响。

    老炮台的方向,低沉的轰鸣声不断传来,高空有火车过境的声响翻滚着袭来,大地在颤抖,一道道火光冲天而起,白色的冲击波在雨幕中炸开了大片大片的真空。

    粉色美人鱼附近,偏失的炮弹不断落下,数十栋气派的宅邸在爆炸声中崩塌、燃烧,化为废墟。

    乔瞪着眼,双手死死握住了扎穿了自己胸膛尖头铁棒。密布血丝的眼珠,直勾勾的盯着手持铁棒的汉子。

    “高地人……”乔好容易从嘴里吐出了这个词。

    魁梧,高壮,长条脸,微卷的头发,身上带着淡淡的羊膻味,皮肤黧黑,面皮却被晒得通红,这是高地人的典型长相。

    四个大汉同时大笑,他们的笑容狰狞,一个汉子拔出了一柄圆头战刀,作势朝着乔的脖颈劈下。

    “一个头,十金币。帝国黑皮狗的脑袋,上浮五成。”****、漫天炸雷声中,乔听到了手持战刀的汉子含糊的咕哝声。

    乔挣扎着,鲜血堵住了他的喉咙,他想要告诉这四个高地暴徒,如果他们愿意及时送他去图伦港的教会医院救治,他可以给他们一千个‘十金币’,甚至可以给他们更多。

    沉闷的马蹄声急速逼近,幽会巷的路灯杆上,被狂风吹得胡乱摇晃的煤气路灯洒下清幽的光芒,一匹漆黑的战马嘶吼着,撞碎了雨幕,从小巷的黑影中冲出,来到了路灯照耀之地。

    一名头戴镀银高顶铜警盔的骑警低沉的咆哮着,身后的小披风被狂风吹得飞舞起来,‘哗啦啦’的响着。他左手举起一杆双筒燧发骑枪,‘轰轰’就是两枪。

    丢下射空的骑枪,这名银盔骑警挥动马刀,朝着四个高原暴徒策马冲锋。

    暴雨打散了白雾,幽会巷的路灯颇为明亮,这骑警看到了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乔。

    他没看清乔的模样,但是那一身黑色的警察制服,还有那出众的‘魁梧’身材,整个图伦港的警局,只有乔才是这么高大圆胖。

    “以帝国法律的名义……去死!”马刀撕开空气,一路劈开了数百颗硕大的雨珠,直朝手持战刀的汉子斩了下去。

    手持尖头铁棒的高原汉子低头,翻滚,团身在雨地里滚了好几个跟头。两颗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头皮划过,乔甚至听到了子弹击碎发丝发出的细微声响。

    可惜,毕竟是落空了,没能命中。

    银盔骑警的身后,五名骑着战马,头戴铜盔的骑警紧跟着飞驰而来。

    手持战刀,想要将乔斩首的高地汉子低沉的吼了一声,他身体向后滑退,左手托住战刀的刀背向上用力一托。

    银盔骑警的马刀劈砍在战刀上,一声脆响,两柄锋利的长刀同时崩裂了拇指大小的缺口。银盔骑警策骑狂奔而过,同时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呼喊:“击毙他们,救治同伴。”

    持刀汉子右手重重的向后一甩,银盔骑警借着战马的冲击力劈下的一刀,差点震断了他的胳膊。他的身体剧烈的摇晃着,还没能稳住身形,战马已经撞在了他的身上。

    乔听到了刺耳、清晰的骨骼碎裂声。

    狂奔的战马正面冲撞,持刀汉子的上半身几乎所有骨头都被撞碎。

    后面五个铜盔骑警同时举起了左手,每个人手上都紧扣着一支双筒燧发骑枪。密集的枪声响起,十发沉甸甸的子弹撕裂了雨幕。

    两名站在原地的高原汉子来不及闪避,铅弹洞穿了他们的身体,鲜血不断从伤口喷出。

    乔一边吐血,一边有气无力的笑着。

    得救了,得救了。

    图伦港的骑警,是图伦港警局最有震慑力的两支武力之一。

    这些骑警,基本上都是从军队复员的老兵,他们经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和敌人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的血战过,手上基本上都有人命,个个都骁勇善战,他们是真正的精锐警察,比利这样的‘精兵悍将’,连帮他们提鞋都不配。

    一支标准的六人骑警小队,足以在正面冲击的时候击溃数倍于自己的匪徒。

    乔大口大口的吐着血,他的手指哆嗦着,想要掏出腰间暗袋中的一颗药丸。

    那是一颗足以保命的药丸。

    送给乔这颗药丸的人曾经郑重其事的告诉他,只要不是脑袋当场被砍下,只要不是心脏被当场击碎,这颗药丸就足以让乔活下来。

    眼前黑影越来越浓,身体越来越冷,乔极尽全力的,想要掏出这颗保命的药丸。

    雨幕中传来狂暴的吼声。

    那名手持两柄淬毒弯刀,轻松击退了那名小胡子青年,身形臃肿、庞大的怪物,不知道怎么冲进了幽会巷。

    他嘶声咆哮着,手中弯刀极力的挥舞着。

    血光奔涌,被战马撞得向后飞起的高原汉子,他的头颅高高飞起。伴随着弯刀凄厉的破空声,他的身躯被斩成了七八段,随着弯刀喷洒的鲜血,将幽会巷两侧的墙壁染得通红。

    在地上翻滚,避开了银盔骑警子弹的高原汉子嘶声尖叫:“狂屠,自己人!”

    身形庞大的怪物步伐沉重狂奔而来,他一脚踩在了趴在地上没能来得及爬起的高原汉子肚子上,那高原汉子身体骤然一抽,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自己人?”庞大的怪物低声的嘶吼着:“没有自己人!小菜鸟,嘎嘣脆!”

    庞大的身躯撞碎了雨幕,荡起了白雾,狂屠嘶吼着,一头撞在了银盔骑警的战马上。一声沉闷的巨响,那头精壮的战马发出痛苦的嘶鸣声,它连同背上的银盔骑警,同时被撞得向后飞出。

    一击,战马和骑警向后飞出三十几尺,一头砸在了后方冲锋的五名骑警身上。

    一阵人仰马翻,战马嘶吼声、骑警痛呼声不绝于耳。

    狂屠狂笑着,他大步冲了过去,弯刀带起寒光,两名侥幸从战马背上提前跳下,避开了冲击的骑警只看到寒光一闪,他们的身体就被接连劈砍的弯刀劈成了十几块。

    “嘎嘣脆。”狂屠‘咔咔咔’的怪笑着。

    后方传来了尖锐的警哨声,沉重的脚步声顺着巷子传了过来。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一群身穿黑色制服,身躯圆润、面孔丰腴,堪称图伦港警局‘杰出代表’的警察顺着幽会巷跑了过来。

    狂屠举起硕大的弯刀,朝着那群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警察龇牙咧嘴的一笑。

    一群警察身体同时一僵,骤然停下了脚步。

    狂屠挥动着弯刀,朝着挤成了一团的六匹战马、四名骑警劈砍了下去。弯刀撕裂空气,发出‘嗤嗤’的急促鸣叫。血肉横飞,鲜血喷溅,细碎的肢体喷出了数十尺,小巷顿时变成了血肉屠场。

    乔躺在雨地里,歪着头,无奈的看着这惨绝人寰的一幕。

    他胸口的那一团热流越来越热,恐惧和愤怒同存,在他心中疯狂的冲撞咆哮。

    十几名圆乎乎、胖嘟嘟的警察同时怪叫一声,他们艰难的转身,然后低头呕吐,一边吐,一边用尽吃奶的力气,怪声哭喊着转身就逃。

    大片磷光闪烁的蛾子从天而降。

    它们轻盈的落在了这些警察的身上,然后这些警察的身体就急速的干瘪,没跑出几步,他们就变成了皮包骨的干尸,沉甸甸的摔在了地上。

    白雾再次浓郁,轻微的短笛声颇为微妙,好似一根根尖尖的钢丝在人的心口上轻轻的扎着。

    一条头戴圆顶礼帽,身披短斗篷,背后背着一个小包裹的黑影在乔的身边浮现,他低头看着乔,一阵无比欣然的沙哑笑声在幽会巷中响起。

    “赞美腐蚀之灵……多么让人惊喜的收获,一名血气如此浓郁的猎物。”

    “小可爱们,快来,快来,这里有一顿完美的大餐等着你们!”

    大蓬大蓬的蛾子闪烁着磷光,从雨幕中急速落下,迅速铺满了乔的身体。

    一根根细细的口器深深的扎进了乔的皮肤,钻进他的血肉,开始吞噬他的鲜血,吞噬他的生命。

    乔再也动弹不得。

    数十只,不,现在增加到了两百多只一尺多长的黑老鼠扑了上来,扑向了乔,想要和这群诡异的蛾子争夺乔的血肉。

    乔的眼前彻底漆黑,浑身彻底冰冷。

    无边黑暗中,乔唯有心口一团拳头大小的热气越发的炽烈,无比疯狂的旋转着。

    黑暗中,乔看到了两颗硕大的血色眼珠。

    血色的眼眸闪烁了一下,然后放出了滔天的血炎,取代了无边的黑暗。

    战争,暴力,死亡,以及由此带来的一切恐惧和杀戮,一切的罪孽和邪恶,一切的不祥和不可言喻的诡异存在……

    高高在上。

    至高无上。

    执掌权柄。

    睥睨蛮横。

    源自一切原始的伟大存在!

    两颗血色眼眸凝视着乔,寻常人无法感知、不能接触、无权知晓、绝对隔绝的概念在漫天血炎中奔涌、怒吼。

    一个声音在乔的灵魂中炸响。

    “以绯红之名!”

    幽会巷,积水中,已经冰冷、僵硬的乔突然开口:“以绯红之名。”

    乔的心口,一道血光亮起。

    ‘嘭’的一声。

    他已经停止跳动三个呼吸时间的心脏,突然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数以千计趴在他身上吸血的蛾子,同时炸成粉碎。

    两百多只向他扑上去的黑色老鼠,同时被血色的火焰包裹,然后发出惊恐的尖叫声。

    头戴圆顶礼帽的黑影,手持弯刀的狂屠,他们的身体同时颤抖了一下,然后七窍中不断有粘稠的鲜血喷出。

    僵卧在地的乔突然一跃而起,他皮肤上浮荡着一层淡淡的血光,他闭着眼,一拳轰在了头戴圆顶礼帽的黑影身上。

    ‘嘭’!

    一如尖头铁棒击穿了乔的胸膛,他的这一拳,将这诡异的黑影一拳击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