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书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四章 突发事件

    走出葡萄皮巷,横穿剑鱼大街,一片葱葱郁郁的金合欢树林中,灯火辉煌处,就是粉色美人鱼酒吧。

    粉色美人鱼酒吧,图伦港顶级奢华的销金窝,名为酒吧,实为高档酒店、秘密赌场、会员制俱乐部、私人拍卖会所、私人博物馆、艺术品展厅的综合体。

    乔带着比利几个踉跄着来到粉色美人鱼时,偌大的销金窝正是热闹。

    城堡状的主楼灯火通明,东西两列副楼中,小提琴声悠扬悦耳,透过擦得雪亮的巨大落地窗,可以看到两座副楼中,都有大群衣饰华美的男女载歌载舞。

    主楼的正前方,小广场正中,有一座占去了广场几乎一半面积的青铜群雕喷水池,十二头青铜铸成的大口海鱼喷着白花花的水柱,击打在喷水池正中,那条高有六尺多,盘在青铜底座的粉红色玻璃美人鱼像上。

    主楼黑色橡木扎铜门钉的大门紧闭,十几盏煤气灯挂在大门两侧的外墙上,青白色的灯火闪烁,照亮了大半个广场。

    门口一左一右,站着两个高有七尺左右,皮肤和黑檀木一样漆黑,身穿笔挺的黑色燕尾服,内衬雪白的白衬衫,扎着黑色领结,手上带着丝绸白手套的魁伟大汉。

    乔摇摇摆摆的走了过来,隔着老远的距离,门口的两尊大汉黑漆漆的面皮上,已经同时挂上了最灿烂的笑容。他们咧嘴微笑,两排雪白的大牙在煤气灯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他们殷勤的跑下台阶,迈着小快步朝着乔迎接了上来。

    “尊敬的乔少爷,好久不见,您,瘦了。”两尊大汉热情的招呼着乔,同时向他深深的、动作极其标准、一丝不苟的九十度鞠躬行礼。

    两尊大汉来自黑大陆,是粉色美人鱼豢养的奴隶护卫。

    但是他们一口标准的德伦帝国官方语,甚至比带着图伦港地方口音的乔,还要标准了许多。

    “瘦了?”乔摸了摸自己丰满的面颊,再摸了摸自己的双层下巴,有点苦恼的皱起了眉头:“应该是瘦了。最近一个半月,我风餐露宿,四处奔波,的确很辛苦。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作为图伦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警士,为了维护帝国法纪,为了图伦港居民的安居乐业。”

    乔很惆怅的叹了一口气:“我和我的伙伴们,责无旁贷。”

    一尊大汉微笑着点头:“所以,乔少爷,您一定要注意劳逸结合。为了图伦港的治安,您可一定要保重身体。”

    乔再次惆怅的叹了一口气:“是啊,说得没错,简直太有道理了。所以,我带着几个伙伴,特意来找点乐子。”

    眨巴着眼睛,迅速的东张西望了一阵,乔压低了声音:“但是,我们今天,没来过这里!”

    另一尊大汉会意的连连点头:“当然,今天晚上,我们没见过乔少爷……如果有人在这里见到了您……”

    乔迅速补充道:“我们抓贼,路过!懂?”

    两尊大汉异口同声的笑了起来:“我们明白,乔少爷尽职尽责,为了抓贼,路过粉色美人鱼!”

    欣然笑着,乔挥了挥手,从口袋里掏出七八枚金币,丢给了两尊大汉。

    比利五人瞪大眼睛,看着乔随手撒出去的金币。

    “慷慨的头儿。”比利感慨了一声。

    比利和几个同伴,同时夸张的,用手按住了心口。乔随手撒出去的金币,已经顶得上他们好几个月的薪水外加灰色收入了!

    “我的私人包房,然后,按照最高标准,最快速度,准备一桌大餐。最好的酒,最好的雪茄,最好的……”乔鬼鬼祟祟的向四周望了望,将声音压得极低、极低:“给我的同僚,准备几个最好的姑娘。”

    两尊大汉的嘴角抽了抽,一脸僵硬的看着乔:“尊敬的,乔少爷……最好的酒,最好的雪茄,最好的大餐,没问题,绝对没问题!但是,最好的姑娘……”

    乔挺起了胸膛,恼火的咕哝道:“当然是为我的同僚准备,我当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我像这样的人么?我像么?放心,蒂法不会知道的,她,肯定不会……知道的?”

    两尊大汉干笑着,黑漆漆的面孔上满是纠结。

    其他的好说,但是威图家某位可怕的人儿曾经放话,谁敢让某些乱七八糟的女人,玷污了她的宝贝弟弟乔,一切后果自负。

    哪怕是实力雄厚的粉色美人鱼,也不敢忽略那位的威胁。

    乔狠狠一瞪眼,用力拍了拍自己鼓囊囊的腰包:“难道,乔少爷的金币,就不能换来它应有的待遇么?在图伦港,金币难道不是为所欲为的么?”

    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传来,乔回头望去,四辆风尘仆仆,车轮上满是灰尘,车厢上也灰扑扑的,显然长途跋涉而来的四轮马车,正驶出前面的金合欢树林,朝着正门方向行来。

    绕过喷水池,四辆马车在乔一众人身旁停下,后面的三辆马车车门开启,十几个身穿传统的紧身骑士装,腰间佩剑的青年男子络绎而出。

    一名蓄了两撇精致小胡须,红发、绿眼、身形挺拔,容貌颇为俊朗的青年警惕的看了看乔和比利一行人,皱了皱眉头,走到了第一辆马车旁,低声说道:“小姐,我们到了。”

    第一辆马车的车门开启,两名身穿白色长裙的侍女走了下来,弯腰拉出了车厢下方的踏板。

    然后,乔下意识的吹了一声口哨。

    美人!极品的美人!!在图伦港,从未见过的美人!

    身穿一套华丽的大红色宫廷长裙,戴着一顶缀满了鲜花的宽檐帽,伴随着一股迷人的幽香,在一名清秀侍女的搀扶下,一位身形窈窕、身段儿高挑的美人,娉娉婷婷的走下了马车。

    金色,犹如黄金一样色泽纯正的灿烂长发,蔚蓝色犹如深海的眼眸,艳红好似血液的红唇,雪白细腻,比来自东方古老大陆的羊脂玉还要细腻粉白,在煤气灯的照耀下看不到一个毛孔的完美肌肤。

    更有一股自然的馥郁体香隐隐飘散,让人心醉神迷,难以自拔。

    红裙美人走下车,第一眼就看到身穿警察制服的乔和比利一众,就和那小胡子青年一样,她也眉头一蹙,脸蛋微微抽了抽。

    乔飞快的眨巴着眼睛,放肆的上下打量着这位绝世的美人儿。

    红裙美人的脸色逐渐变得难看起来,小胡子青年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他横跨一步,挡在了乔和红裙美人之间,带着一丝乔极其熟悉的,贵族子弟特有的傲慢和骄横,冷声道:“三级警士?乡巴佬,在我发怒之前,请你……用最快的速度滚开!”

    乔皱起了眉头,小胡子青年的倨傲和无礼让他有点恼火。

    但是,仗着身高的优势,目光轻松越过小胡子青年的头顶,乔狠狠盯了一眼红裙美人。

    干咳了一声,乔飞快的在心里盘算起来。

    如果这时候和这小胡子青年发生冲突,且不提他带着下属擅离职守的事情会暴露,按照某人一贯的逻辑,她一定会认定乔为了女人而惹是生非!

    想起某人发怒的结果,乔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深深的看了一眼小胡子青年,乔伸出手,同样放肆的,极度无礼的,用粗壮的手指在他胸口戳了又戳:“这位先生,欢迎来到图伦港,该死的乡下地方。自由的图伦港欢迎任何腰里揣着足够金马克的客人。”

    “不要在这里惹是生非,否则……”

    乔的动作,让小胡子青年大惊失色,很显然,他从没碰到这样的事情。

    乔的手指在小胡子青年的胸口上戳了好几下,小胡子青年这才愤怒的咆哮了一声,伸手抓向了乔的手腕。

    就在这时候,突然间,就在乔他们头上,粉色美人鱼二楼的纸牌屋位置,密集的火铳轰击声‘嘭嘭’响起。

    纸牌屋的一架落地窗‘轰’的一声变得粉碎,一个浑身都是窟窿眼,鲜血正犹如喷泉一样涌出的男人发出凄厉的哀嚎声,从二楼重重摔下,‘啪’的一下拍在了乔的面前。

    鲜血喷溅,喷了乔一裤腿的血浆和其他莫名的浆汁。

    一直一言不发,只是打量四周动静的红裙美人低头看了看那男子扭曲变形的面庞,猛地瞪大眼睛,翻开巨大的裙摆,抽出了一柄华丽的银色长剑,惊怒非常的尖声嘶吼:“以帝国海军的名义,冲锋!”

    剑鱼大街方向,百多名身穿黑衣,披着短斗篷,头戴皮质软帽的精悍男子,手持火铳、弓弩和刀剑,穿过那一排排金合欢树,闯入了小广场,一声不吭的朝着乔所在的正门冲了过来。

    ‘轰’!

    刚刚飞出人来的二楼纸牌屋里,一声巨响传来,无数砖瓦、家具碎片喷薄而出,刺鼻的硝烟味迅速充斥了每个人的鼻腔。

    刚刚还对乔曲意奉承的两尊大汉脸色骤变,他们发出黑大陆草原上雄狮一般响亮的咆哮声,然后迅速向后飞退。粉色美人鱼的大门骤然敞开,两条大汉撞入了门中,然后重重的关上了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