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书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二章 尽职的乔

    “以法律的名义,该死的小毛贼,站住!”

    乔肩膀一顶,将两个喝得面皮酡红的男子撞倒在地,右手挥动着沉重的灌铅警棍,气势汹汹的大步奔走,更鼓足了力气,扯着嗓门大声的咆哮着。

    他的嗓门如此嘹亮,半条街的人都能听到他的嚷嚷声。

    几个同样身穿黑色警察制服,头戴灰色马口铁高顶警盔,拎着橡木警棍的警察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嘴里叼着警哨,紧跟在乔的身后,顺着女皇大广场南边的胜利街追了下去。

    图伦港地处帝国南部,气候潮湿,常年炎热。和帝国北部疆域相比,图伦港以及周边三十几个行省的百姓,个头都不高,按大陆通用的冰海王国度量衡,这里的青壮男子多为五尺四五寸到六尺一二寸高下,且多为精瘦的高挑个儿。

    而在街道上狂奔的乔,他的身高超过七尺二寸。

    自幼充沛的营养,大量的牛肉、牛乳、海鲜的摄入,加上德伦帝国的民俗,乔从十岁不到开始以啤酒佐餐。所以乔生得膀大腰圆,加上那凸起的啤酒肚,乍一看去他就好像混在人群中的,一头膘肥体壮的野熊!

    乔在人流汹涌的街道上狂奔,悍然给人一种街面都在摇晃、颤抖的错觉。壮硕的身躯所到之处,他面前的人无论男女老少,无不惊慌失措的让开道路。

    来不及避让的,就被狂奔的乔毫不留情的撞倒在地,引发了一连串的惊呼和咒骂。

    前面的两个少年面孔扭曲,惊恐万分的倾力逃跑。

    但是人流汹涌的街道让他们根本快不起来,他们不时回头,在路边煤气路灯放出的亮光照耀下,比人群高出一个多头的乔是如此的醒目,刺眼。

    乔高高举起右臂,用力的挥动着沉重的警棍。

    沉甸甸的警棍破空发出‘呼呼’声响,隔着二十几米的距离,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充满了威慑力。

    乔的靴子底部,镶嵌了沉甸甸的钢片。他沉重的脚步踏在坚固的铺路石板上,发出沉闷的‘咚咚’声。

    两个少年犹如离开水的鱼一样张大嘴,艰难的喘息着,眼珠几乎从眼眶里跳了出来。他们歇斯底里的拉扯着面前的红男绿女,在拥挤的人群中艰难的寻找一条逃跑的生路。

    跑过小半条胜利街,向西边一拐,就到了荣军院街。

    顺着有点偏僻的荣军院街向西跑出小半里地,两个少年喘着粗气,吐着口水,向南窜进了游骑兵街。

    仲秋之夜,女皇大广场不可能容纳图伦港的所有居民,在女皇大广场周边,图伦港市政厅还设立了许多庆典的分会场。

    穿过游骑兵街,来到灯火辉煌的舰队大街,就在两条街交汇的街心广场,数十盏煤气灯将一座木质舞台照得雪亮。

    一群衣饰浮夸,涂抹了浓妆的男女,正有模有样的在舞台上,扯着华丽的歌剧嗓,演绎一群贵族青年复杂而混乱的爱情故事。

    大群手里拎着烤肠、啤酒杯的图伦港居民围在舞台四周,人群中不时响起欢快的笑声,调侃的叫声,以及少女们被陌生人在人群中占便宜后又惊又喜的尖叫声。

    两个倒霉的嘴贱少年跑到这里,已经满身大汗,面皮发白,两条腿在剧烈的哆嗦着。

    瘦骨嶙峋的他们在刚才的亡命奔逃中,已经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看着前方拥挤,几乎水泄不通的人群,两个少年不由得露出了绝望的沮丧表情。

    “不,我不想回去那该死的黑牢。”一个少年哭泣了起来。

    “再进去一次,我会死在里面的。”另外一个少年身体摇摇摆摆的,下意识的用手掌捂住了面孔。

    图伦港的警局凶名在外,对他们这些生存在社会底层的小杂鱼来说,警局临时关押罪犯的黑牢,无疑是他们心中最可怕的地狱。

    同样气喘吁吁,圆润的面庞上满是汗水的乔,距离他们已经不到五米远。

    停下脚,乔双手叉腰,眯了眯眼,黑色的眸子狠狠的盯了一眼五米外的两个少年,伸出右手大拇指,比划了一个割喉的动作。然后,他神情自若的转过身,朝着街边路灯下的一个流动煎肠摊走了过去。

    “二十根酸菜肠,多加黄油,煎老一点。赞美穆忒丝忒,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乔摘下了头上的黄铜警盔,犹如一条辛苦的猎狗,用力的吐了吐舌头。

    煎肠摊的老板,一个四十几岁的干瘦男子狐疑的看了看两个少年,再看看站在面前,犹如一头熊的乔,开心的笑了起来:“真是美好的夜晚,警官。来杯冰凉的啤酒吧,警官。这里有座儿,警官。马上给您准备老汉克家的美味煎肠,警官。”

    凌乱的脚步声传来,五个头戴灰色马口铁警盔,满身大汗、气喘吁吁的警察放慢了脚步,一晃一晃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乔吹了一声口哨。

    五个警察看了看两个目瞪口呆的少年,带着欣然的笑容,摘下警盔,擦着头上的汗水,朝着煎肠摊走了过去。

    “头儿,您真是太睿智了。”五个个头不高,但是同样胖嘟嘟的,同样有着啤酒肚的警察喜笑颜开的凑到了乔身边,肥硕的大屁股重重的落在了娇小的木凳上,然后左右用力的磨了磨,给人一种今晚上它们再也不会分开的错觉。

    “老板,来一杯冰凉的啤酒。我要三根煎肠。”一名警察朝着煎肠摊老板打了个响指,另外四个警察也纷纷报出了自己的诉求。

    煎肠老板干瘦的脸蛋笑得花儿一般,忙不迭的忙活起来,同时给身后的一个中年女人狠狠的踹了一脚:“赶紧的,女人,给警官们送上老汉克家独门秘方酿造的美味啤酒……蠢女人,快点。”

    乔的手上已经有了一个硕大的马口铁啤酒杯,他端起足足有两升的啤酒杯,‘咕咚’一口,干掉了杯中三分之一的黑啤酒。

    满意的打了个冰凉透爽的嗝,乔低声道:“等会,我带大家去一个好地方。啊哈,一定记住了,我们今晚上,在抓贼,在抓贼!我们,有很多目击证人!”

    五个警察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接过中年女人递过来的啤酒杯,低声欢呼了起来:“干杯,为了睿智的头儿!”

    街面上,两个本来已经彻底绝望的少年面皮抽搐着,逐渐露出了诡异的微笑。他们微微佝偻着身躯,无声无息的没入了人流中,然后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

    酸菜肠在滚烫的铁板上‘吱吱’作响,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油脂香味,调味的大蒜汁刺鼻的味道刺激着六位尽职尽责的警官的食欲,让他们胃口大开。

    大口咀嚼着浓香的煎肠,乔满意的彻底解开了腰间的武装带。

    “真是一个完美的夜晚。等会,我们去找点乐子。”端起硕大的酒杯,‘咕咚’一声,乔将杯子里剩下的半杯啤酒喝得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