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书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一章 无脸(1)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请永远保持一颗怀疑之心,因为文字所记录的,不一定是真实’

    ——某古时贤人布拉德·瑞德如是说。

    *

    *

    *

    白蓝色的天空不见一丝云彩,伟大、神圣的光明之主、生命之源,也是至高、唯一的神上之神、诸神之主‘穆’金色的身躯高悬天穹,炽烈的光芒欢快的灼烧着大地。

    砂石铺成的小广场被阳光晒得滚烫,一股股热浪从地面升腾起来,空气在扭曲跳动,眼前所见的一切景象,也随之而扭曲、曼舞。

    小广场的北面,木石结构、上下两层的长条营房下面,数十名汗流浃背的炮兵光着膀子,认真的擦拭着十几门被保养得油光水亮的野战炮。

    石块垒成的厚重围墙护住了占地巨大的军营,南面的大门外,两百出头的火枪兵,还有数量相当的辅兵,穿着铁灰色的夏季麻制服,圈起了老大一块空地。

    营地的大门左手边,一颗硕大的老橡树下面,同样袒露着上半身,满身是汗的戈尔金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用力的咬着牙,精瘦的面颊上腮帮子筋肉隆起,有点忧郁的看着面前的小方桌。

    方桌上,有一张白纸,是帝国军部统一订制的军用信纸,质量极佳,洁白、刮挺、很有质感。

    白纸的上方,印刷有代表帝国军的九头蛇盾纹徽章,军徽的下方,则是一行细细的铁灰色小字——‘口径就是真理,射程即为正义’!

    几行潦草的黑色字迹,深深的嵌入了信纸,写字的人用力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在信纸下的方桌桌面上,都留下了浅浅的痕迹。

    ‘亲爱的妈妈,尊敬的父亲:’

    ‘半个月前,我们已经离开了希瓦河谷,现在我正带队驻扎在兰茵走廊的小石城。’

    ‘没错,我们已经收复了兰茵走廊。这里是帝国旧土,这里的民众,淳朴而憨厚……’

    军营大门外,士兵们围起来的空地上,三十座煞气腾腾的绞刑架整整齐齐的排成了一排,数十名膀大腰圆的士卒,正将三十名衣衫褴褛、浑身是血的男子强行推上绞刑架。

    一名在烈日下依旧穿戴整齐,汗水沁得外套上都满是水痕的宪兵站在绞刑架旁的木台上,手持一张坚固耐磨的羊皮纸,声嘶力竭的诵读着。

    “以帝国的名义,按帝国战时军法,对胆大妄为,盗窃、焚烧军用辎重,于井水下毒谋杀帝国士兵,散播谣言,挑动骚乱的灰鼠匪帮,所有匪徒,处以绞刑!”

    三十名气息虚弱的男子竭力的挣扎着,嘴里不断吐出美妙的,以生物族群血脉大融合为基础,混杂大量颠倒人伦道德的概念而衍生出来的问候语。

    ‘嘭’!

    三十座绞刑架同时抖了一下,一根根绳索绷直,空气中隐隐传来了颈骨折断的声音。

    戈尔金忧郁的看了一眼绞刑架上抽搐的身躯,叹了一口气,抓起蘸水笔,咬着牙,用力的在信纸上飞快的划拉了几行。

    ‘当然,小石城的姑娘们,更是火辣热情。尤其是对帝国军人,她们的态度,是狂热的。’

    沉吟了片刻,戈尔金看了看绞刑架前方正对着的街道,认真的在信纸上添了一行字。

    ‘狂热,哦豁,狂热的少女们,是如此的可爱。但是因为帝国军法,我们能怎样呢?’

    数十名扎着头巾,身披罩裙,瘦削干瘪的女人嘶声尖叫着,正冲击着绞刑架前守护的帝国士兵。魁梧、精壮的火枪兵们有点狼狈的举起手中的燧发枪,勉强招架着这群‘狂热’的女人。

    女人们尖锐的指甲毫不留情的抓向士兵们的脸蛋,有几个士兵已经被挠出了深深的血痕。

    他们手中的新式燧发枪,只要手指轻轻一扣,就能将这些毫无防范的女人击倒在地。但是士兵们只是狼狈的,被动的防御着,近百名帝国最精锐的新式火枪兵,被数十个女人逼得节节败退。

    女人在嘶吼,在谩骂。

    “刽子手,还我的小汉斯。”

    “帝国狗,小马奇是冤枉的!”

    “你们这些屠夫,滚出我们的小石城。”

    “兰茵走廊不欢迎帝国狗,离开我们的土地!”

    “恶臭的海德拉(Hydra),滚回你们腐烂的大沼泽!”

    数十名辅兵拎着盾牌冲了上去,协助狼狈的火枪兵们,挡住了这些疯狂的女人。

    但是在女人们的冲击下,他们的防线显得那样的岌岌可危。

    在这些女人的身后,军营门前的大街上,黑压压的站着近千名小石城的居民,基本上都是男人。这些男人,他们目光阴郁的看着绞刑架,看着在绞刑架上荡秋千的灰鼠帮。

    ‘总之,这是一座美好的城市。这里的生活,甚至有点过于安逸了。我甚至有空闲时间,去钓钓鱼,打打猎,放松放松心情。’

    戈尔金吹了一声口哨,将蘸水笔在指尖上旋了一圈,深深的眼眶里,两颗漆黑的眸子突然一凝。

    距离军营大门不到三十步,就在大街的对面,一栋三层的小楼的阁楼里,百叶窗后面突然传出‘嘣’的一声响。一支长箭发出刺耳的尖啸声,犹如毒蛇一样,直刺戈尔金的胸口。

    戈尔金左手猛地一抬,五根铁条一样的手指狠狠扣住了飞驰而来的箭矢。

    下一瞬,戈尔金已经横跨大街,纵身跃起,撞碎了百叶窗,闯入了阁楼中。他的速度是这样的快,以至于大街上的小石城居民,只是看到一抹半透明的身影一闪而过。

    一声闷响后,一条瘦削的人影吐着血,从粉碎的百叶窗中飞出,重重的摔在了大街上。一小队士兵跑了过去,迅速用绳索将他捆绑得结结实实。

    大街上的小石城居民开始骚动,混在人群中的好些青年,双手下意识的伸进了裤兜或者袖管。

    军营大门内,一排六门野战炮被推了出来。

    骚动迅速平息了下去,只是那些小石城的居民眼里,犹如野火的阴郁越发浓郁。

    从阁楼中飞出的瘦削人影还在挣扎的时候,戈尔金已经坐回了大石上,好似刚才根本没动弹过一样,死死抓着蘸水笔,忧郁的看着面前的信纸。

    ‘除了军部运来的口粮味道差了一些,小石城的生活是如此惬意,没有任何可挑剔的地方。’

    ‘所以,亲爱的妈妈,尊敬的父亲,在我收到下一封家信的时候,能给我一点点小小的惊喜么?’

    ‘唔,如果可以,给我捎两桶黑大陆的咖啡豆吧,我已经无法容忍军部配发的刷锅水了。’

    ‘我知道抽烟不是一个好习惯,但是如果我能收到两小箱哈瓦雪茄,我会很开心的。’

    ‘另外,军部采购的杜松子酒简直和毒药一样,每次我强逼着自己灌下那种可怕的液体时,我都感觉自己在自杀。为了我的健康,我觉得,如果能有几大桶金牌朗姆酒,我会感受到家庭的温暖,感受到父母炽烈的爱,我会感到很幸福。’

    ‘还有,香肠,是的,我怀念家里自制的香肠了。血肠,酸菜肠,奶酪肠,咖喱肠,芥末肠……伟大的‘穆’在上,我已经开始流口水了。’

    ‘小石城是个好地方,但是在离开帝国的这些年中,他们受高地人影响,他们丢弃了帝国的美食传统,他们现在只会一样可怕的菜肴,那就是白水煮肉。’

    ‘我怀念家中自制的香肠了,所以,亲爱的妈妈,给我寄点香肠过来吧。因为会有很多无耻的人在路过我的办公室的时候,顺手拿掉几根,所以,请多寄一些过来。’

    ‘亲爱的妈妈,我还在想念您做的炸猪肘,熏羊头,烤羊肝,卤牛蹄,晒牛舌,腌牛肚,鲨鱼干,鲸鱼皮,鳐鱼翅,炸鱼丸,各种油浸的小鲜鱼、小海螺、小海贝等等等等。您是如此神奇的美食大师,请将您拿手的美味,都给我寄一份过来吧。’

    ‘尊敬的父亲,如果可以的话,请给我寄点家里的老酵母,以及一些顶级的啤酒花和麦芽过来。天气炎热,啤酒不耐运输,军部取消了后勤补给单中的啤酒项。而小石城居然丢弃了帝国的啤酒传统,整个小石城,居然找不到一滴啤酒!找不到一滴啤酒!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我手下的兄弟们,这些天都快渴坏了。我认为,自己酿造一些啤酒给他们解除乡愁,这是一个主官应有的职责和美德。’

    ‘作为帝国军人,没有啤酒佐餐,毫无疑问是羞耻且不人道的。’

    戈尔金在飞速的书写着家信。

    被他打得吐血倒地的瘦削男子,被一队士兵暴力推搡着来到了军营大门口。

    瘦削男子一边竭力挣扎,目光如恶狼一样死死的盯着戈尔金:“帝国走狗,屠夫戈尔金,你死定了,死定了。进入兰茵走廊的帝国狗,全都会死在这里。大哥不会放过你,大哥不会放过你!”

    戈尔金抬起头来,忧郁的看了一眼这男子:“大哥?那么,你就是一个小喽啰喽?小喽啰没价值,帮他一把,放风筝!”

    几个呼吸后,在那些女人歇斯底里的谩骂声中,绞刑架上,又是‘嘣’的一声。

    叹了一口气,戈尔金继续写着家信。

    ‘可能是用的饵料不好,我写信期间,刚刚钓起了一条没价值的小杂鱼,很失望。不过没关系,小石城这里,大鱼很多。’

    ‘好吧,以上的美味,请亲爱的妈妈快点寄过来,我真是非常非常怀念没有参军前,在家里每天能享受的美味。伟大的‘穆’啊,下次帝国增加军费时,能在‘陆军’的后勤上多花点么?’

    ‘看看图伦港的那些海军……他们对帝国毫无用处,却浪费了这么多军费!’

    ‘以上,祝妈妈和父亲健康、平安。’

    ‘顺便向我的弟弟妹妹们问好。蒂法、薇玛,我有一点点想念她们了。’

    ‘尤其向‘乔’问好,他应该毕业了吧?替我给他说一声,下次见了威尔斯家的狗崽子,连着我的那一份,打断他们的狗腿。’

    ‘以上,戈尔金·容·威图于帝国格兰行省兰茵走廊小石城。梅德兰荣耀历一三七九年七月十五日。’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