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元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580、581节 血战祁阳,敌我为邻

    第二天,虽然天晴,但元军还是没有出营。李洛也只好等待。第三天雪化了很多,元军终于出营列队,联军也出营列队。

    上午辰时,两军再次遥遥相对,剑拔弩张。

    也先帖木儿和李洛各自站在大纛前的高车山,望着对方的阵势。

    “呜呜呜—呜呜呜—”

    元军中苍凉雄壮的号角声响起,云南王一声令下,巨大的骑兵集群开始缓缓逼近,后面的五万段氏步军和大量奴隶也跟着前进,如同一片铺天盖地的黑云。

    这是拉近距离,调整骑兵最佳的攻击空间。

    而联军三个大阵也严阵以待,岿然不动。李洛一身黑的耀眼的玄甲,眯着眼睛望着潮水般压过来的元军大队,心中一片肃然。

    他的确成功的调动了元军,占据了局部兵力优势。可要想战而胜之,势必要拿大量的伤亡去换取。

    这可是十万铁骑!

    联军大将们也有点紧张,他们可从来没有面对过五万以上的敌军骑兵。不用想,十万敌骑一旦发动,那就是山呼海啸般的攻势。

    最前面的元军轻骑兵,终于进入五里地范围。五里,是骑兵攻击的最佳距离,能让马速达到最高,战马的状态也最好。

    也先帖木儿骑着一匹高大的大食黑马,单骑独出的来到骑兵大阵之前,开始了巡视。

    这也是黄金家族的传统了。其实是一种礼节。因为参战的骑士每人都可能回到长生天的怀抱,所以统帅会策马阵前,用目光一一和骑士们交流,算是鼓励,致敬,诀别。

    长达数里的骑兵阵前,战马打着响鼻,甩着鬃毛,骑士和马都在寒风中喷着白色的雾气。哪怕是冬天,鼻端也能闻到一股浓郁的汗酸味和腥膻味。

    多少万不知多久没洗澡、而又经常出汗的男人聚集在一起,想想就知道了。

    也先帖木儿缓缓的,默默的策马从巨大的队伍前经过,目光扫过一双双满含战意的眼睛。很多蒙古色目骑士,都无声的点头致敬。

    神色坚毅的云南王,这个冷酷的男人,目中也有些湿润了。

    足足用了小半个时辰,也先帖木儿才完成战前的巡视仪式。

    元军轻骑兵虽然有八万,但并不是混编的,任务也不同。

    五万擅长骑射的蒙古色目骑兵在后,他们将用弓箭对付联军步阵。而三万段氏和南蛮骑兵并不擅长骑射,他们将在蒙古色目骑兵掩护下,用骑枪和长矛发动传统骑兵冲锋。

    两者结合,能将骑兵的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之后,就是象群攻击,再是两万重骑,最后是五万步兵。攻击层次分明,一浪接一浪的叠加攻击。也先帖木儿等人相信,如此凌厉的攻势,反贼联军必定会崩溃。

    不会有试探,不会打成添油战术,而是全力一击,彻底击溃步兵为主的贼军大阵。

    一旦贼军崩溃,所有骑兵就会大肆掩杀,一场大胜就能收入囊中了。

    而李洛明白,没有强大的火器,那么元军最坏的结果也能保存实力撤退。

    “莫尔道嘎。”云南王轻轻说道。

    “莫尔道嘎!”亲兵们一起大喝,战鼓顿时“咚咚”的雨点般敲响。

    元军骑兵发出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恐怖吆喝,就各自催动马速小跑起来,段氏和南蛮骑兵平端着枪矛,蒙古色目骑兵则是纷纷摘下骑弓。

    马蹄声越来越响,从开始时的海潮声变成惊天动地的雷鸣,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轰隆隆”的马蹄声伴随着战马的嘶鸣,

    八万战马奔腾之下,李洛的高车也在微微颤抖。

    “轰隆隆—”转眼间,元军骑兵就消灭了两三里距离,然后开始分流,转向,包抄。

    “放!”得到命令的联军将领,也下令发射石炮和床弩。

    大片的石弹和床弩呼啸而出,轰向元军骑兵,可造成的伤亡几乎可以忽略,很多石头还够不到距离,就落了下来。

    床弩和石炮要是真能克制骑兵,那宋朝也不会亡了。

    联军无力的远程反击,让元军骑兵更加疯狂,更加有峙无恐的冲上来。

    后方的也先帖木儿看到这一幕,也露出一丝讥讽的微笑。

    李洛,兵多有什么用?骑兵多,那才真的有用。你没了火药,这一仗本王看你能坚持多久。

    “轰隆—”元军骑兵狂飙一般席卷而来,气势简直令风云色变。很多蒙古色目骑兵,已经动作娴熟的抽出羽箭,准备借着马速射箭。

    贼军外围如林般的长枪,虽然看着恐怖,但只要反复削皮,迟早会让他们崩溃。

    转眼间,元军骑兵已经冲到一里之内,气势汹汹而来,就连他们杀气腾腾的狰狞面孔,也看的清清楚楚。

    “忽呜赫豪宁!”

    “莫尔道嘎!”

    数以万计的骑兵如此奔驰,势如雷霆,有进无退。

    此时要是从高空俯视,就能看到三股骑兵铁流一般分别撞向三个联军大阵,而蒙古色目骑兵开始环绕着逼向联军。

    可正在这时,原本联军中响起咚咚战鼓,伴随着急剧的哨声,紧接着外围的长枪手转身小跑着后撤,整个大阵顿时收缩,露出后面的大量的火器兵。

    最前面的是一排排火铳手,火铳手后面,则是一门门黑洞洞的火炮。

    炮手全部各就各位,弹药也都上膛。

    最前面的元军骑兵虽然发现了异常,可一来看不分明,二来也无法后退。

    “放!”

    “放!”

    大片黑烟骤然冒起,几乎同时,就是雷鸣般的轰响。

    三个大阵的一千几百门大小火炮一起轰鸣,山崩地裂般的巨响之中,大片的金属炮弹轰入密集的元军骑兵队伍。

    在这个距离上,元军骑兵的弓箭够不到,而火炮的射程绰绰有余。所以元军立刻陷入完全被动挨打的境地,被突如其来的一轮炮击打懵了,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

    在这一轮凶狠的火炮齐射下,大片大片的元军骑兵人仰马翻,血肉横飞。尤其是上百门十斤弹大炮,一炮轰过来就在元军中轰出一条长长的沟槽,杀伤一片,打的元军人马俱碎。

    整个联军大阵上空,都被黑烟弥漫,充斥着浓郁的火药味。

    数千元军骑兵,在这轮火炮洗礼下死伤。

    就连梁军和宋军,也被唐军犀利的火器惊呆了。

    可是,由于巨大的惯性,后面的元军骑兵仍然继续冲过来,并没有立刻勒马停下。事实上,后面的骑兵只听到巨响,还不知前面有多惨。

    “放!”

    紧接着,唐军两万五千火铳兵,也一排排扣动扳机,射击三十丈外的元军骑兵。

    尖锐的天鹅声和砰砰声中,大批准备射箭的元军骑兵被射杀。炙热的铅弹击穿他们的皮甲,钻入他们的躯体,痛的他们忍不住惨叫。

    几排火铳发射之后,又是数千元军不死既伤。元军和联军之间,已经成了一道无法逾越的火线。

    装填好的火铳兵再次发射,接着又是下一排,交替射击。然后装填适度快的小炮也再次发射。

    最后,重新装填好的大炮又轰然怒吼。

    在持续而密集的弹雨下,巨大的元军骑兵队伍乱成一片,相互践踏,左右冲撞,进退失据,在火器的攻击范围接受洗礼。

    元军骑兵集群中。简直成了血雨腥风之地,到处都是死人死马,伤亡极其惨重。更可怕的是,唐军突如其来的火器轰击,打掉了他们的胆气,也惊吓到了战马。

    惊恐万分的元军骑兵一边纷纷射箭反击,一边纷纷后撤,意图拉开距离,逃离火器的攻击范围。可因为队伍凌乱,人马过多,又失去了马速,一时半会竟然乱成一团。

    不过元军的箭雨,还是给联军造成了伤亡。

    但元军骑兵的伤亡已经超过万人,比联军的伤亡多十倍不止。

    “骑兵出击!”表面平静,实则紧张的手心出汗的李洛,立刻下达了骑兵出击的军令。

    联军中央大阵中轰隆隆奔出一股洪流,猛扑凌乱不堪而又失去马速的元军骑兵。

    三万多唐军骑兵,全部出动!

    “步军出击!”李洛间不容发的再次下令。

    与此同时,联军中的战鼓大作,号角声也骤然响起。左右两个大阵的联军步军全线出击,跟着骑兵冲杀上去。

    火器兵也在紧张的装填弹药。

    唐军三万多女真,契丹,党项骑兵凶狠的冲入元军骑兵,扔出手斧,挥舞狼牙棒等长兵器大砍大杀。如此一来元军骑兵被咬住,就更加难以脱离战场。

    十余万联军步军,无论是唐军,还是梁军和宋军,趁机冲了上去,围住堵截,完全不再顾忌阵型。

    就是…围杀!

    骑兵集群最怕的,就是失去马速之后的乱战,被数量占据优势的步军围堵截杀。对于骑兵来说,失去马速就是灾难到来。

    紧接着,联军中的重步兵,也冲了上去。而李洛中军的三千陌刀战队虎牙禁军,也举着长长的陌刀,大步逼近。

    陌刀兵入墙推进,一刀下去,往往就是人马俱碎,当之披靡。

    联军中的弓箭手,也抛弃阵型,封锁元军骑兵集群的外围,发射密集的箭雨,阻止他们逃离。

    双方完全打成了骑兵最害怕的白刃乱战。很多元军骑兵拼命之下只能纷纷下马步战。

    马上的蒙古色目骑兵当然战力强悍,可是一旦失去马力,他们在白刃战上就不如长期苦训的唐军老兵了。

    尤其是视死如归的唐军武士,无论个人战力还是战斗意志,都无出其右,很快就压制了凶悍的蒙古色目兵。

    大理和南蛮骑兵也很悍勇,却也不是唐军老兵对手。加上以寡敌众,纷纷被斩杀。

    就是唐军新兵,也战力不俗。他们挺着长枪捅刺马上的敌军,将他们拖下马来杀死。

    相对而言,梁军和宋军的表现就差了不少。可是仍然奋勇杀敌,虽然伤亡很大,但战果同样不小。

    此时没有参战的,就是火器军和李洛的中央大阵。火器军全部撤入中央大阵,开始向前缓缓移动,逼向数里外的也先帖木儿。

    好几万元军骑兵,大部分陷入了绝境,只有两万多骑成功拉开距离,脱离联军步骑的截杀。

    这一切说起来很长,其实从元军冲锋到现在,也就半刻钟不到的功夫。

    两万多脱离泥潭的元军骑兵并没有逃跑,而是拉开距离后加速,冲向已经没有阵型保护、参与剿杀元军骑兵大队的联军步兵。

    可是此时,已经凿穿元军骑兵集群的唐军骑兵,也从侧面绕出,冲向这两万多骑兵。两方都拥有马速,撞在一起顿时腥风血雨。

    蒙古色目骑兵努力拉开距离,用莽古歹战术对付唐军骑兵。而擅长马战的唐军骑兵,则拼命的拉近距离咬上去白刃格杀。

    整个战场,完全乱成一团。厮杀声,呐喊声,惨叫声,马嘶声惊天动地,惨烈无比。

    数里外的云南王等人看的呆若木鸡,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李洛有火药!”

    “有火药啊!!”

    “该死!!”

    云南王眼睛都红了。八万轻骑啊,怎么会打成这样?叛军的火器…实在太犀利!

    又藏在阵中突然发难,怎么能不吃大亏?

    还没来得及押上战象和重骑兵,轻骑兵这就败了?

    李庭和博罗欢也看的肝胆欲裂,怒发冲冠。

    被李洛骗了!骗的他们上了个大当!

    要是知道李洛还有这么多火药,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制定这个战术!

    贼子!

    云南王下令撤军的命令已经发出了,可是数里外的战场已经成了混战之局,敌众我寡之下,根本就撤不回来。

    此时就是押上战象和重骑兵,也没有意义了。重骑兵没有轻骑兵的掩护,单独冲击拥有火器的李洛中央大阵,情况只会更糟糕。

    重骑兵从来都是和轻骑兵组合来用的。

    至于战象,在火器轰击下只会掉头逃跑。

    “传令!步兵冲上去!”云南王目光血红的大吼,“段庆!你的步兵冲上去厮杀!”此时此刻,最有用的反而是步兵。

    段庆父子此时也失魂落魄。这八万轻骑,有两万五千是大理的兵马啊。

    如今,还能生还多少?

    败了啊,败了。

    “段庆!”云南王要杀人的目光看过来,脸色铁青,“你没听到本王的话?令你的步军出击!”

    段庆身子一颤,这才回过神来,满脸苦涩的说道:“喳!”

    哪怕此战大败,他也不敢违抗云南王的军令。

    “且慢!”李庭脸色难看的阻止道,“大王,骑兵大败,这五万大理步兵加入战团,起码要穿着盔甲跑四里路,等到冲过去,体力也大打折扣!估计不但无法救援骑兵脱困,还会再搭进去!”

    博罗欢也道:“大王,李庭说的没错,五万步军上去也是白给。我们的兵马太少了啊,以寡敌众,不能这么干!大王你看,李洛的中央大阵已经逼过来了。”

    云南王咬牙看着缓缓逼过来的联军中央大阵,也只能打消了步兵增援的念头。

    他现在,竟然只能干看着数万骑兵陷入绝境,却无法救援,甚至什么都做不了!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兵力单薄了。要是自己没有分兵,哪怕李洛有火器,这仗也不会打成这样。

    对,分兵。为何自己要分兵?为何会相信李洛没了火药?

    这都是因为那个汪什么,汪什么…

    “那个姓汪的降将呢?”云南王问道。

    很快,脸色惨白,如丧考妣的汪渭就被带上来。

    从听到火炮声开始,他就明白自己完蛋了。他并不傻,此时哪怕还不明白被利用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个圈套啊。

    董虎臣早知道自己想降元,就故意演戏,泄露假消息,故意给自己出城投降告密的机会。

    愚蠢啊。

    完了。

    汪渭被带到云南王面前,已经吓得成了一摊烂泥。

    “大王,奴才实在是…实在是…上当了啊,不是…不是故意…奴才实在是对大王忠心一片…”汪渭看着云南王快要化成实质的杀意,吓得结结巴巴。

    云南王厌恶无比的看着汪渭,“你这个山狍一样的蠢货,你自己蠢也就算了,却害的本王和你一起蠢!你,不能活了。”

    李庭和播罗欢也涨的脸色通红,怒不可遏。他们倒是知道汪渭是真降,可是这个蠢货被李洛利用,害的他们也跟着上当,葬送了这么多骑兵,真是奇耻大辱。

    汪渭磕头如捣蒜,吓得魂飞天外,“大王饶命!奴才…”可他的头还没磕完,脑袋就飞了起来。

    云南王亲自一刀宰了汪渭,喝道:“传令!收兵,防守大营!”眼看李洛的中央大阵越逼越近,他不敢再耽搁,当机立断的抛弃陷入苦战泥潭的骑兵,下令回营固守。

    作为一个能力不俗的统帅,他很清楚今日已经事不可为,只能固守大营,等待其他两路兵马来汇合。

    此战虽然大败,但未必就不能翻身。在酃县和宝庆,他还有二十多万大军。

    在江陵还有吕文焕十几万大军,福建还有十几万土司大军。

    更别说,还有祖父安排的一路奇兵,将会横渡长江,攻打空虚的江南。

    他还有机会!

    李庭和播罗欢都是松了口气。云南王能屈能伸,壮士断腕,总算不需要他们再劝谏。

    云南王脸色惨然的看着数里外的战场,大声喝道:“我,也先帖木儿!向长生天发誓,只要孛儿只斤也先帖木儿一日没有死去,只要也先帖木儿还能跨上战马,他就不会忘记替你们报仇!”

    这话,当然是说给身边的兵马听的。

    等到李洛亲率中央大阵十余万人逼过来,剩下的七万元军,已经退入营寨,严密防守了。

    元军大营设置在一座背山的缓坡上,修建的也比较坚固,而且这个地形非常方便重骑兵冲锋。

    元军大营连绵数里,占据了整个山麓。但很多都是空的,因为这座大营是元军没有分兵前就建造的。云南王此时退入了最坚固,位置最高的中军大营。

    李洛仗着火器,欺负元军兵少气沮,干脆大摇大摆的进入元军空出来的大营,雀占鸠巢。这处大营就在云南王大营的右侧。

    两人成邻居了,仅仅隔着两道木寨,相距不到一里。

    李洛这么贴上来,当然是怕云南王撤军逃走。

    云南王想不到,李洛竟然率军进入空置的己方军营,就近看着自己。

    欺负本王兵少新败?这也太无耻,太嚣张了吧?

    云南王只能令五万步兵严防寨墙,令奴隶挖掘土石加固木寨,防止李洛用火炮轰击。他的中军大营位置很高,倘若加上高高的箭车,就能将箭射入李洛营中,并不是没有反击手段。

    其实,云南王此时要是抛下步兵,辎重,和奴隶,率领两万骑兵逃走,还是能做到的。

    但他终究不甘心失败,对战局仍然保报有希望,也就没有逃走。

    李庭和博罗欢也没有逃走的心思。不逃,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一旦逃走,那衡阳战局就会全面崩坏。

    此时,战场上已经停止了厮杀。

    八万元军骑兵,除了八千余人逃出战场,被唐军骑兵追击之外,其他的不是被斩杀就是被俘虏。

    其中,死于火器之下的,就有一万几千人。还有四万多人,被十几万联军围杀。

    还有上万段氏骑兵,选择了投降。

    联军缴获完好的战马超过两万匹。

    毫无疑问,火器起了关键作用。虽然火器只消灭了一万多骑兵,但要不是火器,元军骑兵不会大乱,也不会失去马速,也就不会陷入被步兵围杀的泥潭。

    黄昏的时候,追击元军骑兵溃兵的唐军骑兵回来。虎古和耶律忠节等人禀报,追杀了三千余人,还有四千余人逃往了道州。

    至此,八万元军骑兵近乎全军覆没。

    但是,此战联军的伤亡也非常惨重。

    等到伤亡数目统计出来,李洛看了一眼就心疼的直吸凉气。

    唐军老兵阵亡三千多人,大半个旅的兵力损失。新兵阵亡八千多。老兵加新兵,阵亡高达一万五两千!

    梁军阵亡高达两万人,宋军参战兵力最少,可阵亡却高达八千!

    联军光阵亡的,就超过四万。

    加上受伤的,那就更多了。

    元军骑兵哪怕白刃格斗,那也还是实打实的精兵。尤其是蒙古兵,战力更是强悍。就是土司骑兵,也凶狠如狼。也就是段氏骑兵,战力较差。

    惨胜说不上,但这代价,实在是大了些。

    而且,这一仗还没打完。现在也先帖木儿率领元军残兵坚守营寨,不解决他,就不能说真的赢了。

    不说李洛,就是萧焱,也心痛的不得了。这两万梁军,大半都是大梁老兵,教中的老兄弟啊!

    “围住元军大营,别让也先帖木儿逃走!”李洛恨恨说道,“此战损失如此巨大,务必全歼此路元军,克竟全功!”

    “诺!”众将一起领命。

    到了第二天,二十多万联军将元军中军大营包围,封住了元军逃走的道路。

    PS:朋友们,今天就到这了。明天开始为白银盟主日月大人加更,也为大家加更,但还是大章节发。蟹蟹支持,感动。求订阅,票票,书评,欢迎在群里讨论剧情。晚安哦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