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又不想当皇帝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10、不入流

    “老子跟你们说啊,这个大宗师肯定是最厉害的,别看跟九品只差个一级,但是这中间的本事却差了老远去了.....”

    四驱四动力的马车稳稳当当的停在王爷府的门口,刚下马车,林逸便听见了猪肉荣的大嗓门。

    巳时已过,肉案子上的肉早已卖的精光,上面只有一群闻着腥味乱舞的苍蝇。

    猪肉荣却还是没有收摊,站在和王府围墙边的大柳树下,对着一群人说的天花乱坠。

    “这个没入品级,跟不入流是一个意思......”

    “那猪肉荣,你是入流还是不入流?”有好事者笑着问。

    “这话就说明你什么都不懂了!”

    猪肉荣得意洋洋的道,“化劲之后,才有资格入品,也就是二品!

    巧了,老子昨天刚入化劲!”

    “猪肉荣,你都这么厉害了,给我们表演一个看看!”

    “对,来个倒拔杨柳,和王爷说的故事里有一个高手叫鲁和尚,看看你跟人家比,这本事怎么样....”

    “来一个.....”

    众人纷纷起哄。

    “还表演?老子不是耍猴的!”

    嘴上是这么说,但是猪肉荣还是面朝胳膊粗细的柳树,先是深蹲,然后大吼一声,两只大手就把柳树箍住了。

    又是一声大吼,柳树根两边的青砖慢慢的从地面凸起。

    “啊.....”

    “厉害啊......”

    众人纷纷发出惊呼!

    接着泥土拱出来了,再接着大家便看到了已经秃噜的树根。

    大家的惊呼渐渐地变成了不可思议。

    按照和王爷的话,真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这柳树虽细,可是根深,上面还压着石板,普通人想拔出来,简直是痴心妄想!

    猪肉荣把柳树拔起,扔到一边,拍拍手后,眉飞色舞的朝着众人拱手,“哈哈,各位,老子的这手段怎么样!”

    此刻看到了从马车上下来的和王爷!

    更是异常兴奋!

    遥遥的还冲着林逸傻笑了一下。

    “这棵柳树是王府的私产,神圣不可侵犯,”林逸看着猪肉荣,淡淡的对洪应道,“得让他赔钱。”

    洪应低眉顺眼的笑道,“是。”

    “王爷........”

    猪肉荣的脸一下子就垮下来了,嗓音都在发颤。

    他真笨!

    真的!

    他怎么就忘记了这一片是和王府的呢!

    众人见事不妙,一哄而散。

    和王爷可是出了名的雁过拔毛!

    只留下猪肉荣傻呆呆的一个人在肉案边上站着。

    林逸刚踏进门口,身上的襟袍直接甩开,洪应稳稳地接住。

    “你瞧瞧,你整天这个看不上,那个看不上,人家猪肉荣还是跟你学的三脚猫功夫呢,现在比你强吧!

    这家伙还真是奇才啊!

    居然这么厉害!”

    林逸看着弱不禁风的洪应摇头叹气。

    人家穿越者,王八之气一散,武林高手纳头便拜!

    轮到自己这,身边全是些老弱病残!

    洪应躬身道,“小的知罪。”

    明月和紫霞跟上王爷之后,他悄悄的落后了几步,阴森之气在脸上渐渐散开。

    院墙外的猪肉荣突然打了个摆子,一个趔趄,直接摔倒在地上,脸朝地,鼻孔不断的在冒血。

    勉强站起身后,猪肉荣看着阳光下照耀的通透发亮的鲜血,这是自己的!

    哇的一声大叫,逃命似得跑了。

    细犬大黑子看到远远地看到林逸,直接扑了过去。

    “不要过来!”

    林逸慌忙大喊一声。

    这货下爪子的时候没轻没重,好几次都挠破了他的衣服!

    甚至有一次还被这家伙扑倒在了地上,后脑勺着地!

    眼前躲是来不及了,那张兴奋的狗脸已经到了眼前,他只能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

    等了几秒钟,好奇怎么还没扑过来的时候,却听见了一声噗通。

    睁开眼,看到落在了荷花池的大黑子正拼了命的往河对岸游。

    一上岸,来不及甩毛上的水,夹着尾巴就跑。

    “哎,你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啊!”

    林逸悠悠的叹完气后对着洪应道,“下次轻一点踹,人家也是要当爸爸的人了。

    孩子一出生没有爸爸,那真的叫悲惨啊。”

    林逸想到自己孤儿院的经历,终究是有感而发。

    “王爷说的是。”

    洪应忍不住笑了。

    “王爷大慈大悲。”明月恭维道。

    林逸无奈的摇摇头,跟着她们说话真是没意思啊。

    明月刚进到他身边那会可爱、善良、单纯,内心里,他拿她当做姐姐的。

    俩人亲密无间,无话不谈。

    想不到宫里待的时间一长,就完全变了样。

    起码在他面前,她的脸上是带着面具的,少了以前的真诚和赤热。

    他改不了上辈子的性格,也改不了别人的思想,一切皆是枉然。

    想到此处,来到这个世界的十八年间,他第一次生出一股无力感。

    抱着茶杯,躺在椅子上,闻到了摆在石岸上的饭菜香味。

    “辣子焖鸡....”林逸嗅了嗅鼻子笑着道,“好久没吃了。”

    重活一回,没有空调,没有WIFI,也就算了,可惜肚子也跟着受委屈。

    光禄寺负责的“皇家大食堂”做的饭菜真是难吃!

    最倒霉的是,正值他三岁那年,皇帝林洵同父异母的弟弟凉州王林苌叛乱。

    凉州王亲领号称二十万的大军席卷西北,直逼安康。

    此刻财政空虚,为了给皇帝分忧,皇后在宫中带头提倡节俭,减少宫中用度,嫔妃们自然是纷纷响应,主动要求例银减半,甚至不要例银。

    宫中的伙食变化也很大,他从一盘“猪食”里,居然挑不出几片肉!

    但是一想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皇帝也是吃这样的猪食的时候,心里瞬间就平衡了。

    好在他亲妈出生豪门,不差钱,可以偷偷开小灶,隔三差五的抱个羊腿、猪蹄子啃。

    好在这场叛乱半年后被平息了,宫中用度渐渐恢复了正常。

    可是这个伙食,他依然难以下咽!

    十二岁那年,他发现了被当做花卉种在了御花园里的辣椒,当时就喜极而泣。

    光明正大的留籽,然后在袁贵妃宫中院子里种植了一整行。

    等出宫后,他在和王府种植了一大片。

    像眼前这道辣子焖鸡就是他教会厨子的,现在是他开设的客栈和酒楼里的必点菜。

    如今安康城里,已经有很大部分的“辣党”,渐渐地能与“甜党”、“咸党”分庭抗礼。

    吃好饭后,洪应来禀报说,六皇子代王送来了贺礼。

    ps:感谢嗨海海海、夜丶天空、帝心托杜鹃、人鱼木火弟子、读者1541486185489878、mfive、月落西窗话斜阳学徒、精确定位、浅草墨For、千里送个头、光看不投票无、安静就好iy、宁大大是我爸.....等大佬们的打赏.....继续求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