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又不想当皇帝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7、人比人得死

    “参加太子、三皇兄、四皇兄、七皇兄!”林逸挨个躬身行礼。

    “给九皇兄请安!”十二皇子永安也对着林逸躬身。

    “参见王爷!”

    除了宰相齐庸岿然不动外,各部官员皆对着林逸施礼。

    “你我兄弟,何必这么见外。”太子非常有风度的道。

    “皇兄说的是。”林逸看向身形高大的太子,不禁有点可怜他。

    十一岁被册封为太子,如今四十有一,在太子的位置上整整做了三十年!

    最盼老皇帝死的,大概就是他了!

    最近些年,皇帝老子的身体确实是愈来愈差,但是偏偏每次都化险为夷。

    即使老皇帝真死了,登上帝位的也不一定就是太子。

    谁让他有这么多出众的兄弟呢?

    三皇子雍王同样学二皇子效力军中,后来封地雍州,拥兵十万,称雄一方。

    一直待在封地,此刻回都城的借口便是知道老子生病,回来尽孝心。

    四皇子才华横溢,诗词书画,无一不精,无一不通,外公乃是盐运使韩文护。

    盐运使从三品,级别不高,但是不差钱啊!

    林逸有理由相信,将来不管谁登基,要是差钱了,把这个老家伙的家抄了,立马就能富裕起来!

    其姨娘嫁给了江南织造何文恭,同样的富甲一方!

    据说,四皇子已经用钱收买了不少军中将领。

    封地青州,每年拿着封地的庞大收入,死赖在都城不走。

    七皇子的外公乃是大将军梅静芝,统兵一方,实力只亚于柱国公。

    至于十二皇子,林逸突然走过去揽着他的肩膀,大大咧咧的道,“老十二,听说你前些日子办宴,请了不少人啊?”

    “九皇兄.......”

    永安王说话的同时不免又看向了左右的太子和旁边的朝中大臣。

    你们倒是帮帮我啊!

    九皇兄到底什么意思啊!

    别到时候又掉陷阱里面去了!

    他可是吃过苦头的!

    “知道我是你皇兄啊?”

    林逸悠悠叹口气道,“别人你都请了,唯独漏掉了你哥哥我,你这是什么意思?”

    “九皇兄......”

    永安王歉意道,“九皇兄误会了,弟弟受封,大家是去给我庆贺的。”

    “原来是这样啊,”林逸恍然大悟,接着又不解道,“你哥哥我也受封了,为什么没有人去给我庆贺呢?

    哥哥门庭冷落车马稀,真是凄凄惨惨戚戚,你说,你我兄弟,怎么就这么大差距呢?

    真是让哥哥羡慕得很啊!”

    奶奶个熊!

    受封有六日了!

    居然没有一个给他送礼的!

    着实气人!

    人比人,果然得死!

    “这是弟弟的不是了。”

    永安王赶忙拱手道歉。

    如果不是怕担上不尊兄长的名声,他就恨不得直接骂了!

    本王的封地永安,地处江南,富裕之地!

    人家来庆贺自然是应该的!

    你的封地在哪里?

    三和!

    瘴气横行之地!

    谁去谁倒霉!

    说不定你在家自怨自艾或者大发雷霆呢!

    人家要是去给你庆贺,你还以为是去看你笑话呢!

    谁敢去?

    林逸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听说太子哥哥给你送了一匹宝马追风,三哥给你仪仗车马,四哥给了你一人高的珊瑚,五哥给了你四名美女。

    就哥哥我最穷了,居然什么都给不了你,倒是哥哥的不是了!”

    这个时候,只要不是傻子,都听出来了九皇子和王的意思了!

    哪里是自责自己没给十二皇子送礼,分明是指责众人,没有给他这位九皇子送礼!

    联想到眼前这位可是出了名的财迷!

    众人也就释然了!

    “如果不是袁将军今日班师回朝,”太子笑着道,“我等今日必定要去叨扰的!”

    “不叨扰,不叨扰,”林逸脸上笑开了花,“弟弟我就随时恭候了!”

    愿不愿意和各位皇子、朝中大臣们走得近是一回事,收不收礼是另一回事!

    “太子,时辰不早了,刚刚探马回报,袁将军距词不过二里地了。”

    宰相齐庸说话的同时,又看了一眼面前的和王。

    其实揍了自己的独子齐钟,他是高兴地。

    和王与袁家并不亲近,但是只要袁贵妃活一天,无论如何和王与袁家的关系都是不可能轻易斩断的!

    和王与齐钟,不管谁对谁错,但是谁先动手就是谁理亏,以后他对着袁昂那老匹夫,就可以不假以颜色!

    这是圣上乐见的!

    不过,这不代表他没有恨意!

    他是当朝宰相,两朝老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门生故吏遍天下,何等尊贵!

    从太子到三皇子、四皇子,谁不对他恭恭敬敬?

    林逸这个竖子居然不给他一点脸面!

    而且,虽然他是文官,但是他的儿子却是文武双全,一根手指头就能戳倒和王这废材!

    他又不经意扫了一眼洪应,这狗奴才!

    他早就答应儿子,早晚要把洪应剥皮抽筋。

    太子点点头后,对着林逸道,“九弟......”

    “不好意思,太子哥哥,人有三急,弟弟我随后就来。”林逸不等太子说完,借着尿遁,赶忙驱驴走人。

    没有皇帝老子的命令,去迎接他舅舅,名不正则言不顺!

    有时候他横行无忌,但是不代表他就傻!

    众人看着骑着毛驴远去的林逸,不禁失笑。

    这位王爷,果然是当今的一大奇葩,居然连马都不会骑!

    对林逸来说,这又是枯燥的一天。

    光着膀子躺在凉亭的椅子上,由着侍女明月和紫霞给她扇扇子。

    偶尔冲醒的时候,会抿口茶,逗弄下脚下的黑毛细犬。

    嘴巴尖尖的,腰腿脖子无一不细长,最擅长的就是狩猎奔跑。

    狩猎他是不可能狩猎的,毕竟他不会骑马,但是不妨碍在冬季的时候带着细犬去抓兔子。

    就这样,吃吃喝喝,遛狗,又是一天。

    月朗星稀,和王府的书房依然灯火通明。

    洪应还在抄书,一夜未眠。

    直到第二日,林逸发现他依然精神奕奕。

    洪应帮着他整理好衣裳后,笑着道,“王爷,贵妃娘娘请你进宫。”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他亲妈,由于对她失望至极,平常他主动去看她,他都要吃闭门羹。

    一句身体不适,就把他打发了。

    长此以往,他也就懒得去找不自在了。

    想不到今日会主动让他去。

    洪应赔笑道,“昨日袁将军进宫面圣,圣上开恩,让袁府老太君进宫与袁贵妃叙天伦之乐。”

    林逸皱了皱眉头,无奈道,“她还是不死心啊!”

    她老娘将门虎女,是个野心勃勃的女人!

    ps:这种类型老帽不熟悉怎么写,可能会更新的稍微小心翼翼,何况是新书期,更新太快,容易错过推荐位。

    保底两更,争取三更,四更,求谅解。

    求票,明日周一,希望下周能在推荐票榜多露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