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又不想当皇帝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6、奇葩王爷

    梁国的都城安康,方方正正,站在高空看,就是一个棋盘。

    每条路基本都是直来直去,很少有斜街,以通向各个城门的街道最宽,为全城的主干道。

    林逸摇摇晃晃的骑着毛驴,刚到通往南城门的大街上,便感觉到一丝怪异。

    宽阔的道路比往常干净许多,中间不见一个人影。

    人群却都挤在两边两边,连旁边的店铺里都是水泄不通,朝着城门的方向伸头探脑,南城兵马司的官兵手持盾牌和铁枪在维持持续。

    正疑惑间,一个身穿青布甲,头戴斗笠,脚穿平底官靴的中年人站在他的面前躬身行礼。

    “给和王爷请安。”

    “哟,张指挥使,好久不见,本王甚是想念啊!”

    林逸识得这个人,正是安康兵马指挥司副指挥使张勉,总领南门兵马司,担着相当于消防局、警察局、城管和卫生部门的责任,反正在南城门这一块是老大。

    林逸真的忍不住想问一句,穿这么多不热吗?

    “王爷说笑了。”张勉的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

    难道不是前天才见过面吗?

    接着强笑道,“王爷也是来迎接袁将军的吗?今日净街是圣上下的旨意。”

    “谁?”林逸一脸的疑惑。

    “王爷,今日袁青将军书领大军得胜回朝,圣上令太子率六部迎接。”洪应在一旁解释道。

    “什么?舅舅还朝?”林逸气愤的道,“小应子,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不知道通知我?

    那可是我亲舅舅啊!”

    他的母亲袁贵妃乃是将门出身,威名远播的柱国工袁昂是她亲爹。

    战功赫赫,手握重兵的平北大将军、镇北巡抚袁青,是她的胞兄。

    林逸真争皇位,其实是有条件的,毕竟在军方这一块,谁都比不了他!

    像比二皇子平川王,生母早逝,老皇帝不关心,外家势弱,可以说是无依无靠。

    自从立志当皇帝那一天,便开始到军中磨炼,年纪轻轻的已经是八品高手,有本事,又不骄横,还会做人,甚得军中将领官兵人心。

    老皇帝一看他能耐,这么会打仗,直接封地西南部的川州。

    川州的四周皆是蛮夷,经常侵扰边境。

    二皇子每次身先士卒,在一次战役中,被蛮夷的三名高手围困,精疲力尽之下,被敌方驱使的大象踩死。

    遗体送回都城的时候,当时五岁的他也去看了,完全惨不忍睹。

    直到现在,林逸回想起来的时候,还有心理阴影。

    那会他就意识到争皇位是需要拼命的!

    他吃不了苦,受不了累,还是把机会留给别人吧!

    以至于太子、三皇子、四皇子等人都对他格外的热情。

    都寄希望于林逸做他们的队友,将来背后的袁家就有可能成为的助力。

    但是,矛盾之处在于,如果林逸真的与外戚走的太近,太子等人就未必能容他。

    甚至于老皇帝,都会向他投来“关爱”的目光!

    他谁都惹不起,对于外戚他只能躲!

    “王爷,小的知错。”洪应一脸苦涩!

    他明明是说了的啊!

    当时他们家王爷还回了一句:回来就回来了呗,屁大点事,别来烦本王睡觉。

    张勉同情的看了一眼洪应。

    这位和王是都城出了名的难缠,辱骂暗卫指挥司,当街殴打宰相之子齐钟,就没有不敢做的!

    一位进都城赶考的士子,还特意给填了一首词:“只见万种奇葩呈艶丽,唯独和王在枝头.....”

    至今还在都城流传。

    每次在和王在南城这边出纠纷,都是他这位南城指挥使去处理!

    当然不敢直接去跟和王去交涉,每次打交道的都是洪应。

    所以,他对洪应是非常了解的,办事谨慎,滴水不漏。

    他是绝对不相信,洪应身为和王府的大总管能把这么重要的消息给遗漏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是....”

    林逸痛心疾首的道,“死罪可免,活罪难赦,回去抄书一百遍!

    好好学习文化,没文化什么都做不好!”

    “谢王爷。”洪应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净身进宫前,家徒四壁,他没有上过一天的私塾,不识得一个字。

    之后,他到了和王爷身边,这位和王爷在教淮阳公主识字的时候,还会顺带教他。

    颇通文事后,经常帮助王爷抄写王爷自创的小说,以取悦淮阳公主。

    但是,自从王爷两年前出宫有了自己的府邸,便没有人可以随意出入王爷的书房。

    包括他这位府内总管!

    每次进去,也只是因为一些事情需要去禀报。

    但是,他知道王爷最近正在写一本书,他不知道王爷写的是什么书。

    只有一次不经意间,他听见王爷在那自言自语说:“老子终于把封神演义写完了,‘以眼不视而魂在肝,耳不闻而精在肾,舌不声而神在心,鼻不香而魄在肺,四肢不动而意在脾,故名曰五气朝元....',这么拗口的东西,老子都记得清清楚楚,老子真是个天才!”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三日后,他感觉自己不一样了。

    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出来,他拜过师,没混过江湖,具体自己是什么品级,他也不清楚。

    只是面对宫内供奉刘朝元这样的大宗师的时候,他不会再胆战心惊了。

    这一次,王爷罚他抄写,如果再次有机会进书房看到王爷说的《封神演义》,他相信自己肯定会再进一步!

    太阳已经从安康城的高墙之上露出来了脑袋,越来越热。

    林逸打着哈欠,把襟袍的袖子撸到了胳膊肘,然后冲着张勉拱手道,“张指挥使,你执行公务,我就不做打扰了,告辞!”

    今日南城门那边肯定聚集着不少朝中大臣,还有自己的那些便宜哥哥弟弟,自己还是不过去碍眼的好。

    说完便掉转驴头,准备折返回府。

    “九弟今日也是来迎接袁将军的吗?”

    林逸刚抬起头便看到了站在太子林睿一行人,身后是三皇子雍王,四皇子晋王,七皇子南陵王,十二皇子永安以及一众文武百官。

    ps: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写的不好,大家多多包涵.....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