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又不想当皇帝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4、洪安

    “王爷!”

    洪应腾的就跪了下来。

    “干嘛?”

    林逸瞪了他一下。

    “小的誓死都不会离开王爷的!”洪应表忠心道。

    “毛病。”林逸连句多余话都没有,“要是喜欢跪,就跪上一夜吧。”

    “王爷.....”洪应站起来的速度比下跪还要快。

    “哎,到了南边,咱要是实在混不下去,”林逸淡淡的道,“就去街头卖艺去,你那飞针使得不错,肯定有人捧场的。”

    虽然有时候瞧不上洪应的三脚猫功夫,但是还是挺羡慕的。

    梁国以武立国,尚武成风,作为皇室子弟,七岁便由宫内专门的教头指导习武,哪怕是他这样不得宠的皇子。

    学武自然需要天赋,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毅力和勇气。

    偏偏作为一名穿越人士,他最缺的就是后者!

    心理年龄三十多,早就磨平了心性,在这辈子也改变不了,哪里有毅力和耐心学武?

    自以为自己是个皇子,出行有护卫,又不争帝位,学功夫做什么?

    十八年来,他只会一套烂大街的五步拳,而且打的有气无力,动作还不怎么标准。

    完全凭实力低调!

    不需要任何演技!

    直到去年发生的一件事,他才明白把这个世界想的太简单了。

    两名九品高手居然敢到防卫森严的皇宫行刺!

    如入无人之境,已然闯进寝宫!

    如果不是大内供奉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他的便宜皇帝老子也不是绝对安全的!

    何况是他!

    现在只是后悔小时候没有用功学武!

    如果他肯用功,一拳撂倒现在的洪应是没问题的。

    当初洪应不但没有师傅教导,甚至连大字都不识得几个。

    是自己慢慢的教他和林宁一起识字,一起读书,顺带逼着他练绣花针,好帮着缝一条像样的大裤衩子。

    找别人缝?

    亲妈不准缝!

    尚衣监不敢缝!

    只是突然有一天,他闲着没事给林宁讲西游记,当说到“灵根育孕源流出,心性修持大道生.......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

    欲知造化会元功......”的时候,洪应突然告诉他悟了.....

    他问悟出什么了?

    洪应说不出来。

    只是后来他学着“微服私访”,洪应随手打倒了五个地痞无赖。

    他才发现,洪应真的会了一点功夫。

    如果自己以前努力一点,肯定能超过洪应这种野路子吧?

    哎!

    有些事情,只有错过才知道珍惜!

    “王爷......”洪应讪笑道,“镖局的生意还是不错的。”

    “哎,你不说我都忘了,”林逸打着哈欠道,“咱们不在都城混了,生意上就往南边挪一挪。”

    十岁以后,宫里开始给他发例银。

    每月三两,积少成多,他开始让乳娘的儿子宋城在宫外做生意。

    第一家是客栈,现代化的餐饮理念融入到这个时空,并没有大火,但是却让他赚到了第一桶金。

    接着开了第二家客栈,然后是第三家。

    到他开阁出宫,他手里已经有六家客栈。

    出宫后,他更是无所顾忌了!

    反正他是出了命的财迷!

    敢挡他财路,令人闻风丧胆的暗卫指挥使,他照样骂。

    当朝皇子皇孙中,他是唯一一个敢这么干的!

    都不怕暗卫报复,但凡有野心的,都怕失去了暗卫的支持。

    当日,挨了便宜老子皇帝的斥责后,太子送鹿筋二十斤,海参五十斤,鹿舌五十条,牛舌五十条,蛏干二十斤。

    三皇子雍王送白玉狮子一对。

    四皇子晋王很干脆的给纹银百两。

    甚至比他小上六岁的十二皇子都送了一座占地十亩的农庄。

    这生意稳赚不赔。

    怼人,就能捞钱!

    把当朝宰相之子齐钟揍了又如何!

    谁让他仗着家里有权有势,欺男霸女!

    就是看他不顺眼了!

    之后,生意越做越大,谁敢挡他财路,自然有皇兄皇弟皇孙,甚至宫里的贵妃替他扫路。

    毕竟这样的他,招人稀罕。

    到如今,他已经有十家客栈,两家米铺,一个家具店,一个丝绸庄,一个镖局。

    东方镖局,使命必达。

    因为创立至今,无一失镖,大江南北已闯出来了巨大的名声,去年一年收入抵得上他其它产业的一年盈利总和。

    他有时候不得不感叹,在古代搞物流还是挺有前途的。

    “王爷,”洪应躬身道,“小的自然会去交代,可是三和酷暑,王爷这身子骨.....”

    “一天到晚的,就你废话多。”

    林逸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后,准备回屋睡觉,在外面待长了,就便宜蚊子了。

    这个世界没有疫苗,他身上就没有抗体,万一得个疟疾,也不算意外!

    甚至得个感冒,肺炎都能要去半条命!

    好不容易重活一回,死的不明不白,就太冤了一些!

    洪应目送林逸走出凉亭后,朝着两边的侍女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们侍候王爷就寝。

    自己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犹如老僧入定。

    深夜,起风了,耳朵耸了一下。

    突然,又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事,猛睁双眼,也没见怎么动作,身子就飘出了和王府的院墙。

    “死丫头,看老娘不打死你。”

    离着老远,洪应便听见了女人的吼叫声,在黑夜里格外响亮。

    而孩子的哭声却越来越小。

    他站在那不比猪圈大多少的小屋的门口,始终没有进去。

    背着双手,隐藏在漆黑中。

    月亮挂的越来越低。

    吱呀一声开门声,轻不可闻。

    一个小女孩打开破旧的门板,从屋子里退出来,然后又轻轻地合上门,沿着巷子越走越远。

    拒马河,唯一一条贯穿安康城内外的河流。

    洪应跟着小姑娘,先是看着她站在河边想跳又不敢跳,接着又是蹲在河边抱头痛哭。

    他在想如果王爷此刻在这里会怎么做呢。

    洪应想着想着,却听见小姑娘的哭声越来越大,引起了越来越多的狗吠声。

    一声尖过一声,把小姑娘吓得猛回头,一下子看见了黑影之中的洪应。

    哭着道,“你是拐子嘛,那你卖了我吧,我只要一口饭吃。”

    “哼.....”

    “师父......”小丫头听见熟悉的,独特的冷哼声,简直不敢置信。

    “傻孩子,你在这里做什么?”洪应不冷不热的问道。

    “我娘让我去死,我怕水.....”小姑娘耸着肩膀,抽噎着道。

    “从今天开始,你便叫洪安。”

    洪应的脸上似笑非笑。

    ps:各位哥哥,小姐姐,来个票呗,单身狗愿意以身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