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又不想当皇帝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3、犯傻的王爷

    看到林逸坐在门口,巷子里的孩子一窝蜂都出来了。

    “王爷.....”

    “我要听修罗的故事......”

    “孙悟空.....”

    “王爷,我要听二郎神.....”

    十几个孩子围着林逸七嘴八舌。

    “哎呀,你们吵得本王脑子都炸了,”林逸举起双手,无奈的道,“别挨我太近,一身汗,你们图个什么啊!”

    听见林逸的话后,洪应本能的要过去驱赶孩子,但是想到自家王爷的性子,最终还是作罢。

    然后瞪着眼睛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并没有围着林逸听故事,而是老老实实地站在洪应眼前。

    被洪应瞧得浑身发毛,可还是硬着头皮,俯身恭敬的道,“师父!”

    “师父?谁是你们师父!”洪应冷哼道。

    “修罗说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一个白净的小男孩梳着两个羊角的孩子大着胆子道。

    “师父!”

    边上的小姑娘面黄肌瘦,乱糟糟的头发盖在脑袋上,唯一能引起人注意的是那明亮无邪的眼睛。

    洪应正要训斥,小姑娘双手突然伸过来,一个黄色的炸糕出现在他的面前,然后一脸的期待的看着他。

    “师父,好好吃的,留给你的。”小姑娘奶声奶气道。

    “你吃吧,咱家不吃。”

    洪应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硬话,不经意的又看了一眼小姑娘的右脚。

    多懂事的孩子啊,偏偏是个瘸子。

    无奈父母又不知道怜惜,这以后的日子就难捱了。

    “师父!”小姑娘还是平举着双手,没有放下来的意思。

    “乖孩子,自己留着吧。”洪应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

    “洪总管。”巷子里摆肉案子的猪肉荣小跑过来,一脸的横肉堆笑在一起,对着洪应点头哈腰,“小的总领会不了这五步拳,你多多指教。”

    “猪肉荣,给你点颜色,你就开染坊了?”

    洪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学起了自己家王爷说话的架势和口气,甚至连口头禅都是一样摸一样。

    猪肉荣愣了愣神,赔笑道,“洪总管,你太看得起我了,我这点本事也就凑合卖卖猪肉,哪里开得起染坊!”

    能开染坊的都是非富即贵!

    他要是开得起染坊,他一定在安康城横着走!

    洪应白了他一眼,牛头不对马嘴,越说越累

    “行了,你们啊,进院子琢磨吧,”林逸在一旁听得哑然失笑,对着洪应摆摆手道,“你那点三脚猫功夫,还好意思藏着掖着。”

    “是。”洪应眼角抽了抽,也没反驳林逸的话。

    “小安,你过来,”林逸冲着小姑娘招招手,笑着道,“做人呢,一定要自强不息,跟着你师傅好好学,将来呢,不比任何人差。”

    看到这个可怜的小姑娘,他再次想到孤儿院那些和他一起长大的朋友们。

    孤儿院的孩子大多数都有唐氏综合症、脑瘫、心脏病、聋哑、兔唇等先天性疾病,像他这样幸运四肢健全的,少之又少!

    他们孤僻、胆小、而又单纯。

    成年后,大多数也都滞留在孤儿院。

    所以,对这个行动不便的小姑娘,他有一种天然的,发自内心的亲近之感。

    猪肉荣听得一愣一愣,心想这位王爷又犯傻了!

    这姑娘是个瘸子,将来能找到婆家就算烧高香了!

    还不比人差?

    想到乐处,正要咧嘴笑,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凉意!

    大夏天的!

    抬起头,看到了洪应扫过来的眼神。

    浑身打了个寒颤,一下子抿住了嘴,低着头一声不吭的跟着洪应身后。

    刚进耳门的门槛,又忍不住回过头对着肉案子上的婆娘喊道,“我去去就来,看好摊子。”

    猪肉荣的婆娘怕惊着和王爷,不敢大声骂,更不敢追进和王府,只得忍气吞声,低头朝着地面啐了一口。

    “唐僧见他又要打人,气得念起了紧箍咒,痛得悟空倒在地上。

    白骨精见了,便在一旁偷偷地冷笑。

    悟空忍着疼,挣扎起来,一棒子打死了妖怪.......”

    林逸说到精彩处,手舞足蹈。

    孩子们听得出神,不远处的摊贩和路过的行人也听得屏住呼吸,生怕错过了精彩之处。

    路两边挤满了行人,道路不通,只听见有人呵斥道,“各位,让点路啊。”

    林逸朝着过路人歉意的拱拱手后,起身道,“今天的故事会到此结束。”

    大人们直叹可惜,孩子们一脸懊恼,可再不晓事,也不会跟着林逸追进王府。

    父母经常拿话吓唬他们,隔壁巷子里的小关子,爬王财主家的墙头被打的差点咽了气。

    何况是王爷府?

    他们不怕王爷,他们怕的是凶神恶煞的洪总管!

    站在门口,不需要刻意去听,就能听见猪肉荣跟猪一样的嗷叫声,不用说,肯定是挨了洪总管的揍。

    猪肉荣鼻青脸肿的出来,却依然是笑着的,笑的眼睛都看不到了。

    “你贱啊!”

    猪肉荣老婆气骂。

    众人哄然大笑。

    皎洁的月亮挂在半空,林逸坐在凉亭中间,总感觉自己伸手就能够得着。

    “王爷.....”

    洪应突然出现在林逸的身后。

    啪!

    “吓死我了!”林逸伸手拍死了一只蚊子,“你现在走路怎么没有声音了?”

    “王爷,这是小的给你做的裤子,你看合身不合身。”

    洪应献宝似得俯身把一条明黄色的丝绸大裤衩子撑开,亮在了林逸的面前。

    林逸扫了一眼,笑着道,“小应子,你的针法越来越不错了。居然看不到针脚了。”

    “谢王爷夸奖。”洪应哭笑不得。

    犹自记得见王爷第一面的时候,那年他十三岁。

    三岁的王爷问他会葵花宝典吗?

    他连听都没听过!

    又问他会用针吗?

    他自然是不会的!

    哪怕是尚衣监也只用宫女!

    当时,只听见他们家小王爷奶声奶气的说,不会用针怎么修炼葵花宝典呢?

    虽然他已经不算男人了,可是整天拿根针对着衣服缝缝补补算怎么回事呢?

    如今,葵花宝典肯定是没练成的,毕竟世上没有这门功法,不过一根绣花针却已经被他使得出神入化!

    林逸抿了一口茶后接着道,“过些日子便要南下,府里的人你都安排好,愿意跟着去的就带着,不愿意的就留着看家,不做强求,包括你也一样。”

    ps:求票哈.....票多了,新书也能多露露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