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009章 我的比你的都大

    “苏大师,怎么了?莫非,我的命劫,这一次,还没有缓解么?”

    华紫嫣一直有留意苏离的情绪变化,是以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当即有些不安的询问道。

    “我再推衍一番吧。”

    苏离来回看过华紫嫣、沐雨兮的人生档案好几次,对两人,已经熟悉到了骨子里,自然舍不得两朵娇嫩的花儿就这么枯萎了。

    毕竟,好不容易混熟了,赢得了对方对于他的青睐,有了可以吃软饭的资格了。

    生而为穿越者,不被这世间的法则所接纳,什么功法也没法修炼,什么丹药也没法吃,不吃软饭,对得起这辛辛苦苦穿越一遭么?

    苏离摸了摸下巴,考虑着是要继续在华紫嫣的身上恣意妄为……薅羊毛,还是在沐雨兮的身上继续榨一波。

    沐雨兮,消耗量少,收益也少,动不动就是250的天机值收益。

    华紫嫣消耗大,收益高,但是要‘破劫’,难度相对更高。

    苏离沉吟之间,目光却下意识的盯着华紫嫣的胸在看。

    “你,你看什么?”

    华紫嫣察觉到苏离的目光,俏脸一片绯红的嗔道。

    “看什么?”

    苏离回过神,随即下意识的道:“我在推衍呢,你以为我在看什么?我的比你的都大,你当我稀罕么?”

    苏离这话说出后,现场忽然变得极其的安静。

    苏离呼吸一滞,随即意识到,这会儿,他可是在和一位来历惊人的‘神女’在说话!

    华紫嫣此时也是一呆,随即差点儿忍不住想动手了——这苏大师,登徒子,实在是太坏了!

    我,我的虽不大,却也比他那一身排骨,大得多吧?

    他怎么能说这样的话羞辱我呢?

    华紫嫣咬了咬银牙,第一次有种想修理苏离一顿的冲动。

    可,想到自己的命劫,一时间又有些怅然若失——算了,苏大师喜欢胡说、喜欢轻薄我,便让他轻薄吧。

    “浅蓝,锁定华紫嫣,打开她未来三天的人生档案。”

    苏离转过身,一只手背负身后,一只手胡乱掐算。

    【本次查看,需消耗天机值1000点,是否确定?】

    “1000点?怎么越来越多了?太黑了吧?”

    苏离心中嘀咕,很是不满。

    但系统就是个光影面板,也没法讨价还价,再不满,该花还是得花。

    “确定!”

    苏离在心中确定之后,顿时,在华紫嫣原本的人生档案信息下方,一片全新的信息,出现了。

    接着,这些信息,重新化作流光,没入苏离的双眼之中。

    【云荒历3030年9月1日6时11分,华紫嫣在华云霄和云万初的带领下,随同万漓圣地天骄云青萱、云青鸿、阙辛延、方岳恒、冷云裳、沐雨兮一起前往烈焰荒域历练……】

    【云荒历3030年9月1日13时38分,天降镇魂碑,烈焰荒域虚空坍塌,法则崩乱。其时,华紫嫣与华云霄正于‘烈焰深渊’感悟‘紫气万道’传承,‘镇魂碑’从天而降,打穿虚空,华紫嫣被当场镇死,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苏离沉吟之间,调出了‘华云霄’的人生档案。

    【华云霄:男,936岁。

    境界:元婴境九重前期。

    元婴:圣婴1星。

    天赋:紫气万道。

    体质:混沌圣体。

    命格:???。

    ……】

    华云霄是华紫嫣的父亲,而且是真正的大能存在,他的命格,从侧面查看,看不出来,苏离并不奇怪。

    当下,苏离又从这些人名之中逐个锁定,打开他们的人生档案,在其命格一栏详细看了起来。

    这一看,一片触目惊心的血红色‘即将殒落’四字,几乎贯穿了这些人的人生档案的核心区域。

    “你们的情况,确实有些不妙。漓仙子,这一次,不仅仅是你的命劫问题了,甚至,因为你的命劫,牵连到了很大一批人。”

    苏离正色道。

    云万初、华紫嫣和沐雨兮三人闻言,立刻神情凝重了起来。

    “请苏大师不吝指教。”

    云万初双手抱拳,躬身行了一礼。

    “大后天早上,漓仙子你的父亲,应该会联系你们,前往烈焰荒域历练。到时候,云圣主以及其麾下弟子云青萱、云青鸿、阙辛延、方岳恒、冷云裳、沐雨兮……

    这些人都会去。

    只是,这一去,你们怕是都回不来了。”

    “什么?!”

    云万初浑身一震,自己出问题也就罢了,华云霄这位华氏古族之主,也回不来?

    若是之前听到这般话,云万初是一万个不信的。

    可,此时他心中非常非常不安!

    这对于他甚至对于整个还残存的华氏古族族人而言,简直是滔天大祸!

    “是被算计?镇压屠杀?还是?”

    云万初迟疑之间,又询问了一句。

    华氏古族之主,华云霄,当世无敌般的人物。

    这要是被算计从而被镇杀,那,恐怕无解!即便提前知晓,避开了这一次,下一次呢?

    “你们知道镇魂碑吗?”

    苏离没有正面回答,反而询问了一句。

    “镇魂碑?那是什么?”

    云万初显然不知。

    “天降巨碑,击穿了整个烈阳荒域,那片区域的所有存在,全部死绝了。这是天灾,还是人祸,你品,你仔细品。”

    苏离没有隐瞒,他指望着能再次逆天改命,获取大量天机值呢。

    “这怎么可能?!”

    云万初再次被镇住了,脸上没有丝毫隐藏那骇然之色。

    “阿漓。”

    云万初沉吟片刻,看向了华紫嫣。

    “圣主,你向父亲如实汇报吧。”

    华紫嫣轻轻颔首道。

    下一刻,云万初也不含糊,当即传讯了出去。

    幻灵舟依然在御空飞行。

    云万初也很快和华云霄联系上了。

    ……

    “之前,嫣儿与我提及过那名为‘苏离’的少年,此人,倒是很不错。从嫣儿的语气上来说,她似对这少年,颇为青睐。”

    “大人,此人天赋体质极其平庸,十八年来,皆在落霞山下的小渔村生活,浑浑噩噩呆呆傻傻。几天前,他的父亲苏洹也已经离世……

    原本平庸的少年,却忽然拥有了极其强大的推衍能力!这,难道不奇怪吗?

    虽然说,他表现出极其友好的态度,但这其中,是否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是否居心叵测,别有所图?面对此人,属下觉得,他甚至能猜透属下的心思,是以,属下时时刻刻保持‘心神空灵、无法无念’的状态,以防万一……”

    “你无需如此,嫣儿的情况,已经堪比绝境,无论如何,也不会比现在更差。他既然有心帮助我们,那便是诚意,即便有任何图谋,都没关系,只要嫣儿能开心一些,有些希望,便好。

    图谋?居心叵测?

    于我而言,无所谓的!只要他能保持现在的状态,让嫣儿继续青睐他,愿意跟他在一起,那,无论他想图谋什么,我都会满足他!

    如果,真要是能发生点什么,孕育出一个后辈来,那更是天大的好事!

    毕竟,你想,他既然知晓嫣儿的出身来历,还敢靠近,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至于他说的劫难问题,若是‘天降镇魂碑’这等不可思议之原因,那我这边的安排,便推迟一天看看。

    若无事,自是他推衍失误,也无伤大雅。

    若是真出事了……

    那,到时候,你带他来祖地见我。不,若真出事了,我亲自去万漓圣地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