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9章 一个天才的混子!

    今天正好是周一,既是游戏平台分成的日子,也是系统结算的日子。

    对裴谦来说,这原本应该是无比期待的一天,然而此时他却觉得索然无味,甚至有点想哭。

    本来十拿九稳的五万块,没了!

    但,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裴谦没有呼出系统界面,但也许是因为结算的原因,界面自动出现在裴谦的视野中。

    【财富转换系统】

    【宿主:裴谦】

    【盈余转化比100:1,亏损转化比1:1】

    【即将结算...】

    【系统资金:125463.5(↑75463.5)】

    【个人财产:153】

    【正在结算...】

    【正在进行财富转换...】

    【系统资金:125463.5】

    【个人资产:907.6(↑754.6)】

    看到这两个数字,裴谦宛如一条咸鱼一样,瘫在床上失去了梦想。

    两周时间,游戏销量达到了20多万份!

    这对于其他游戏制作者来说,简直就是梦幻般的开局,足够吹一辈子的那种!

    然而对裴谦来说,这却是不折不扣的噩梦……

    光幕上,新的条目还在不断出现。

    【下次结算时间:30天后】

    【即将补充系统资金,目标金额:30万】

    【系统资金174536.5补充中...】

    【系统资金补充完毕。】

    【系统资金:300000】

    【个人资产:907.6】

    看到这几行字,裴谦彻底失去了梦想,跟死了没什么区别。

    雪上加霜!

    伤口撒盐!

    结算的时候,盈利的7万块钱只转化成了700块,已经够让裴谦心痛的了。

    不过那时候他还安慰自己,至少多赚的系统资金可以继续投入到下一轮,到时候就可以赔得更多。

    结果结算之后裴谦发现,每一次结算之后,系统资金貌似都有一个固定值。

    低于这个固定值,系统就会给补齐!

    第一次的资金最低值是5万,第二次是30万,也就是说,如果裴谦此时的系统资金低于30万的话,不管是1万还是29万,都会补充到30万!

    上一次结算前,亏钱还是赚钱,其实并不影响下一阶段的起步资金,除非裴谦能用5万赚到30万以上。

    裴谦现在已经无法计算自己这次到底赔了多少钱了,只是感觉一阵阵心痛。

    “往好处想,我至少还有700多的额外收入,可以稍微改善一下生活……”

    看着30万的系统资金,裴谦直流口水。

    可惜,这些钱他不能随便花。

    裴谦到网上银行查了一下自己的银行卡余额,发现果然增加了754块6毛,和系统显示提升的数字完全吻合。

    只不过,没有任何的转账信息,就像是银行卡的余额数字自动改变了一样。

    裴谦大概搞懂了系统的运作机制。

    系统的强大能力是直接改变公司账户和个人银行账户的余额,而不会引起任何人或机构的怀疑。

    最开始系统发放的5万块,是存在于腾达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公司账户上,裴谦作为公司的老板,可以自主使用这笔钱,投入任何行业。

    可一旦出现违规行为,比如花这笔钱吃吃喝喝、用于个人消费,那么系统就会立刻收回这笔钱、中止当前的财富转换周期,甚至解除与裴谦的绑定关系!

    具体的违规行为如何判定是取决于系统的,但也遵循一般的规则认知。

    比如同样是花钱吃饭,裴谦自己请朋友吃饭就不行,但是用于公司聚餐、团建活动就可以。

    游戏盈利之后,游戏平台结算的钱同样会发放到公司的账户上,这一点和其他游戏公司是一样的。

    但裴谦依旧不能乱花!

    在系统结算时,系统会根据公司账户的余额变动情况,按照固定比例转化为个人财产,并直接改变裴谦个人的银行卡余额。

    而这些钱,才是裴谦可以自由消费的,系统不会限制!

    “下次结算是一个月后。”

    “不行,这次我一定得想办法把30万全都给败光,一分钱也不能剩下!”

    裴谦从床上翻身坐起,打开电脑开始搜索“如何才能亏损”。

    结果搜出来的内容全都是“如何才能不亏损”。

    “垃圾千度!”

    裴谦仰面望天,悲愤之情溢于言表。

    “今天下午没课,来来来,开黑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宿舍中的人纷纷响应。

    马洋再度从上铺探下头来:“谦儿,来吗?你已经好久都没跟我们一起开黑了,看你愁眉不展的样子……难不成是遇到了什么感情问题?”

    神特么感情问题。

    比感情问题可重要多了,我到手的五万块飞了!

    裴谦懒得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

    因为系统规定,裴谦不能向任何人、以任何方式透露或暗示系统本身或挑战的存在,甚至不能让别人起太大的疑心。

    “行,今天陪你们玩一局吧。”裴谦打开电脑,打开《神启》。

    之前裴谦已经研究过了,《神启》这游戏跟DOTA差不太多,他玩得虽然不算太好,但也不差。

    以裴谦超前的理解,在寝室对战这个层次,顺起来了应该还是能carry两把的。

    马洋很高兴:“谦儿来了,我们一定打爆对面宿舍!”

    很快,寝室中响起了敲击键盘、点击鼠标的声音,还时不时地爆发出几声喊叫。

    “NICE!”

    “牛X啊!”

    “秀了秀了,秀起来了!”

    “马洋你人呢!”

    “老马,怎么每次打团你都不在!别贪兵线了卧槽!”

    紧张激烈的战斗,让裴谦暂时忘记了五万块的痛苦,很快沉浸在游戏中。

    虽然裴谦对《神启》这款游戏并不熟悉,但受益于记忆中对类似游戏的充分了解,还是打出了相当carry的表现!

    半小时后。

    “战败!”

    裴谦看着屏幕上己方爆炸的基地,又看了看右上角自己的战绩。

    11-2-7。

    “这特么……都能输……”

    裴谦简直要吐了,本来玩得好好的,他大杀四方、顺得不行,结果中期玩着玩着就打不过了,后期输了一波团直接被平推。

    目光扫过四名队友,马洋的“2-2-2”战绩相当扎眼。

    可惜《神启》还没有统计参团率数据的功能,否则统计一下马洋的参团率,估计是相当感人。

    裴谦仔细回想之前战斗中的种种。

    好像……自己这边确实是一直在四打五……

    别人抱团抓单了,马洋在吃线。

    别人抢关键资源了,马洋美滋滋地偷对面的小野怪。

    队友被抓了,马洋想起来喊了声“人不见了”,然后继续吃兵。

    嗯……

    心累!

    马洋颇为惋惜地说道:“哎,可惜输了。”

    他再次探头看向下铺的裴谦:“谦儿,你别光顾着自己肥啊,你得carry 啊。”

    裴谦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我特么这还不算carry吗?

    你是希望我开挂,一个技能把对面主基地打爆才叫carry吗?!

    不过裴谦并没有反驳,因为他很清楚其实马洋就是这样一个人……

    马洋也不是故意恶心人,就是单纯的菜……

    属于那种下限不高,上限极低的类型。

    在裴谦的记忆中,大学四年,马洋非常积极地参加各种社团,给老师跑腿,上课也是认认真真,从不缺席。

    结果到毕业,什么好事都没捞着,也没找着好工作,最后还是回家到父母给他找的单位上班去了。

    当然,人各有志,这个选择不能说差。

    但也绝对算不上好。

    要说打游戏,马洋也属于那种上下不沾的类型。

    你说他打得好吧,意识总慢那么半拍,打了这么多年游戏,基本没carry过一把。

    你说他打得差吧,每一把混下来,数据也都说得过去,你也不能说他是最坑的那个。

    这水平,提升也提升不上去,下降也没什么下降的空间。

    就这么一个人。

    说实在的,就是天生的混子。

    不由得让裴谦想起了著名的“白银等于癌症晚期”的otto语录,对于这种人,有什么好争论的呢?

    等等。

    裴谦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他刚才意识到,马洋是个天生的混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属于专业拖队友后腿一百年的类型。

    这不就是自己非常需要的人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