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龙国度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002章 刺杀与阴谋

    “咦?那边是怎么回事?”

    突然,更多的嘈杂与混乱从远处传来,打断了艾文漫无目的联想的思绪。

    这让他不禁眉头一挑,略带不爽的凝神看向更远处的街口。

    龙类的强大视觉能力,让他天生自带军用级高倍望远镜,所以很快就看清了其实也没多远之外所发生的一切。

    “那好像是…几名冒险者?”

    想到这,艾文顿时本能的皱了皱眉。

    冒险者这个群体,在这个世界显然没有前世传说故事里所言的那样浪漫和美好,恰恰相反,这些家伙在底层平民中的名声普遍极差。

    什么,你说那种探险神秘,与远古巨兽为舞,以遗迹绝地为乐的BUG?

    人家那叫有钱的“冒险家”好不好!

    而绝大部分冒险者,很显然是不太敢去各种危险绝地探险的,大多数时候,反而更像是是干一些拿钱办事,比如“走镖”送信之类的工作混饭吃的倒霉蛋。

    有时候还会被领主雇佣打仗,清缴野兽什么的,真讲起来,反而与某人概念中的“佣兵”差不多,有可能只是他自动掌握的,那些属于这个世界的语言翻译上的问题。

    如此一来,很多人,甚至是大部分的领主们,都将冒险者视为蝗虫、毒瘤,以及四处惹麻烦的不安定分子。

    而且这群人也确实大都是些无牵无挂,无法无天的流浪汉,出身不是底层家庭无法继承家业的次子,就是些身份有问题,不得不背井离乡的家伙。

    没有归宿可言,自然也就缺乏灵魂上的束缚,因此冒险者偶尔手头实在不宽裕,是真的会在路过的地方客串强盗小偷的。

    之前小镇的居民就曾与一些外来路过的冒险者发生过冲突,三个膘肥体壮的大婶,按着两个瘦弱的外地冒险者打,内裤都拔掉了,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不过,这次事情似乎有点不一样。

    因为哪怕是卫兵们过去后,那里的乱局也依旧没有平息,反而感觉变的越发喧嚷了,聚集的吃瓜群众更是越来越多。

    闲着也没什么事,艾文想了想,决定亲自下去看看。

    喊上两名一直默默站在门口,全身都被银白色带蓝色装饰的厚重铠甲所包裹的侍从,穿上黑色的礼服,带上黑色的礼帽,几分钟后,主仆一行就出现在人群聚集的街角。

    看到这些普遍身高两米,永远都是全副武装且沉默寡言的奇怪士兵,那些看热闹的平民马上意识到了什么,本能的菊花一紧。

    之后,他们心有余悸的看了眼侍卫身后的艾文,急忙如潮水般退开一段距离。

    早已习惯这一幕的艾文就在一片敬畏的目光中,淡定的趁机向里望去,顿时看到一群打扮奇怪,且年纪普遍非常年轻的少年少女。

    更准确来说,是群半大的孩子。

    而之所以说他们的打扮奇怪,是因为他们的衣着、武器,咋一看确实有点类似于正常的那些冒险者,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无论是服侍、鞋子、衣帽还是武器,都充满了各种华而不实的细节和设计,妥妥的贵族风格。

    同时,这些小家伙普遍白皙柔弱的肌肤和气质,明显不是常年风吹日晒的类型。

    总体进行评价,那简直就好像企图混入狼群里的二哈一样明显。

    目光从他们腰间精致且镶嵌着金丝的精致装饰品级长剑上划过,艾文顿时眉毛一挑。

    “被抹掉的那块地方,原本应该是贵族纹章的位置吧?”

    这样的话…

    一群被游吟诗人夸张的小说故事冲昏头脑,学别人出来冒险的贵族子弟?

    视线在人群中一扫,尤其是一帮气质明显不同于其他平民的人身上微微滞留,艾文顿时对这个猜测更确定了。

    某领主能够发现的问题,作为老油条的卫兵们自然也不是傻子,显然也是对此有所察觉。

    所以,赶到的五名小镇卫兵根本就没敢像平常对付普通冒险者那样直接强制驱逐了事,而是硬着头皮在那“劝架”。

    准确的说,是安抚一名正发脾气的,非常漂亮的“冒险者”少女。

    此刻,女孩正指着一个满脸都写着贫苦二字且一脸惶恐的中年人,咬牙切齿的喊道: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用这种污秽弄脏了我的衣服,这可是欧文帝国最新款!你赔得起吗?!”

    看着衣衫上黄白相间的恶心污迹,再听着耳边本地卫兵那结结巴巴,翻来覆去都是“别跟这种下等人计较”之类的无聊劝说,估计也就是十四五岁的女孩,越发的感觉到愤怒和委屈。

    “骗子!都是大骗子!”

    回想这一路上经历的一切,再加上被弄脏衣服这个引子,她心中的怒火就好像被浇上了油一般越发的高涨起来。

    毫无疑问,这次翘家出来的冒险旅行,完全没有小说里所描画的那样有趣,更像是一场噩梦与灾难。

    吃不好睡不好不说,蚊虫叮咬更是防不胜防,而且全程都在毫无意义的赶路,让她走的不光脚疼,脑仁都疼。

    再加上现在又被弄的一身狼狈,这让她不得不开始怀念,家里原本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无聊的生活了…

    而愤怒少女的另外几个明显同样属于菜鸟级的小伙伴,尤其是几个少年,以一名男性的角度来说,此刻的表现完全不及格。

    他们根本就没抓住事件的重点,反而一个劲的说一些例如“过两天买一件新的送给你”、“我家在XXX有关系”之类的,这种白痴般的言论,让少女越发的感觉到委屈和无名的愤怒。

    至于说女生…嗯,塑料姐妹花石锤了。

    “真像是一群好学生第一次进行社会实践,结果遇到突如其来的社会毒打的样子…”

    在心中微微感慨自己已经逝去不再的青春,艾文一边对发现他后打算行礼的卫兵悄悄挥了挥手,一边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惹出这场麻烦的主角,此刻正一脸惶恐的中年人身上。

    单纯从服装和容貌上来看,这就是一个老实的清洁工。

    肮脏的衣服、脚边芳香扑鼻的木桶,似乎无一不在证明这点。

    但是身为超凡存在的强大感知,却让艾文很快就察觉到,此人懦弱外表下,眼底的那份超乎寻常的冰冷。

    这家伙有问题!

    艾文想到这里,不禁沉吟了一下。

    虽然发现这件事里面的蹊跷和异常,但是作为一名刚刚在这里扎根的外来领主,已经过了一年多颠沛流离生活的某人,现在实在是不想凭空卷入什么不了解的麻烦里了。

    有那功夫,他找人把别墅重新装修一下,顺带把女仆团配齐好不好?

    因此他当即决定,干脆直接将这些家伙统统都赶走算了。

    只要在他的小镇外,不论什么阴谋算计,就算是人脑子打成狗脑子他也不管。

    然而,就在艾文刚做出选择,还没等开口的一瞬间,原本畏畏缩缩的男子此刻却突然爆起!

    长满老茧的粗糙手掌,以超乎寻常的敏捷从怀里掏出一把暗绿色的短剑,之后一把推开少女,径直向着少女后方的一名少年刺了过去!

    “该死!”

    看到这一幕,艾文顿时在心里暗骂一声。

    很显然,从刺客动手的一瞬间开始,无论结果如何,今天他作为本地领主都要倒霉的卷进来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只能出手了!”

    瞬间在心中权衡一下利弊,并出决断定后,艾文泛着些许银白的双眸顿时闪过一丝寒光。

    虽然让侍从们出手肯定来不及,但是这一年的历练,某人自然也不是白过的。

    手腕一翻,一把短小的匕首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中,之后,手指长短的匕首直接化作一道寒光,在中年男刺客怀里的短剑刚刺伤少年的同时,直接洞穿了刺客的脖子

    ——【技能—小李飞刀】!

    这个很久以前就通过签到获得的技能,早已被他熟练的掌握。

    虽然没有内力支持,但是极致的技巧配合龙族天生的恐怖力量,让飞刀短距离内产生的破坏力,绝对不逊色于重型狙击枪射出的子弹!

    被秒杀的倒霉刺客在可怕的威力下,整个脖子直接开了个大洞,动脉喷涌而出的血液,顿时如高压水枪一样射出好几米,喷了距离最近的少年少女们一身一脸,让他们纷纷惨叫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大家显然没有心思关心这群半大孩子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几乎是刺客尸体还没等倒地的瞬间,几只明显淬毒的弩箭就射到了尸体上。

    与此同时,伴随几声怒吼,人群里很快冒出来一些体格格外精壮的“冒险者”和“平民”,将尖叫中的一群小贵族给牢牢护在了中央。

    很显然,在遇到危险后,小家伙们家里悄悄派出来的保镖/保姆们,终于不得不主动露面了。

    而这同时也代表着,一帮小家伙任性翘家的冒险,将就此画上一个满满惊悚风格的句号。

    当然,对于这种事,现在吓得脸色苍白,简直恨不得跟小鸡仔一样钻入母鸡羽翼下的稚嫩冒险者们,绝对不会反对就是了。

    不,应该说简直是求之不得!

    估计这辈子,他们都不会想要在没带足护卫的前提下,开启第二次所谓的冒险…

    如果是正常世界,就目前的局势来说,一切似乎就可以宣告尘埃落地,但是很可惜,这是个神秘世界。

    这也就代表着,问题显然远没有这么简单就轻易的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