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7章 连垃圾都是宝贝

    李念凡看着欲言又止的罗浩,好奇的问道:“可是什么?”

    罗浩连忙赔笑道:“没什么,我说怎么进来后感觉神清气爽了,原来是因为空气变得新鲜了。”

    李念凡笑道:“坐吧。”

    三人依言坐下。

    “种植的茶叶还没有到采摘的时候,只能委屈你们先喝普通的水了。”李念凡说道。

    白落霜回应道:“李公子客气了,我们一点也不委屈。”

    李念凡笑了笑,拿着杯子从净水器中倒了三杯水送给三人。

    “谢谢李公子。”白落霜接过水,瞳孔却是猛地一缩,震惊道:“敢问李公子,这装水的东西是何物?”

    “这是净水器,小玩意儿。”李念凡随口道。

    果然又是神物!

    修仙三人组都快麻木了,他们杯子里装的根本不是普通的人,而是灵水!

    仅仅一杯水里蕴含的灵力已经堪比一些低级的灵药了!

    这净水器绝壁是顶级仙器,普通的水一过居然就成了灵水,匪夷所思!

    李念凡见这三人神神叨叨的,也没多管,只是淡淡道:“我去一趟后院,你们要喝水了自己从净水器里倒就是了。”

    李念凡提着鱼苗和象龟走向后院,一边道:“小白,你去处理一下豹子的尸体,准备做饭!”

    大厅内,只留下修仙三人组大眼瞪小眼,坐立难安。

    虽然眼馋空气净化器和净水器,但他们连一丝贪念都不敢有。

    罗浩吞咽了一口口水,惊叹道:“师……师妹,我们好像遇到了了不得的人物。”

    白落霜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凝重道:“这位高人绝对超过我们以前所有的认知!目前来看,这位高人完全是一位好人,无论如何,我们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得罪!若是可以结交,将会是我们此生最大的福气!”

    秦竹:“师妹放心,我们省得。”

    就在这时,罗浩的看着脚旁放的垃圾桶,不由得一愣。

    里面放着一张卷子,似乎是一个画卷。

    “罗浩,你做什么?千万不要乱动高人的东西!”白落霜心中一紧,连忙提醒道。

    “这像是垃圾桶。”

    罗浩说着,小心翼翼的将画卷拿出,用手缓缓展开。

    他有些好奇,被高人扔掉的是什么。

    画卷之上,一道身影缓缓浮现。

    这道身影画的是背面,带着斗笠,穿着蓑衣,站在一个独舟之上,在他的手中,握着一柄长剑。

    线条简单,似乎只是随手而画。

    然而,在看到画面的一瞬间,罗浩便发出一声尖叫,整个人都吓得跳了起来,惊呼道:“剑意!这画中有着剑意!”

    白落霜秦竹同时将目光落在画卷之中。

    只一眼,他们就好似融入了画卷之中,孤寂、冷傲、无所畏惧、孤注一掷等感情铺面而来,几乎要将他们淹没。

    这一刻,他们仿佛和这位蓑衣剑客处在了同一个世界,一股磅礴的剑意从蓑衣剑客的身上冲天而起,压得他们喘不过气起来。

    若是普通人看这幅画可能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但是他们三个是万剑仙宗的弟子,本就修炼剑法,对剑意非常的敏感。

    他们隐约读懂了这幅画的意境,这蓑衣剑客与人决斗,这是在去应约的路上,而决战之人就在河对岸!

    “呼!”

    罗浩连忙将画卷收拢,三人这才转醒,仅仅是一瞬间,他们已然是满头大汗。

    “这画中画的到底是谁,光是背影居然就蕴含这么浓郁的剑意,甚至远超我们宗主,太可怕了。”秦竹心有余悸的说道。

    白落霜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颤声道:“这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居然有人能画出来,而且……随意的丢弃在垃圾桶!”

    罗浩:“这幅画对我们剑修来说是无价之宝!”

    这时,李念凡已经回来,小白则是提着豹子的尸体走入厨房,忙着做饭去了。

    李念凡看着三人欲言又止的表情,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白落霜拿着画卷尴尬的开口道:“不好意思,我们擅自动了你的东西。”

    “无妨,这只是我随手画的草稿,本来就已经丢弃了。”李念凡无所谓的一笑。

    仅仅是这句话,李念凡在修仙三人组心中的地位更是被无限拔高。

    随手画的草稿都蕴含着大道剑意,这得是什么境界?莫非是传说中的仙人?

    秦竹期待的看着李念凡,紧张的开口道:“李公子,不知道能否割爱,把这幅画赠与我们?”

    罗浩和白落霜顿时屏住了呼吸,双手不由得握拳,如同学生等待着考试成绩般,煎熬的等待着回应。

    看着三人这个表情,李念凡忍不住笑了,想不到修仙者中也有爱画之人。

    他挥了挥手道:“不就是一副草稿吗?尽管拿去。”

    “多谢李公子!”

    三人闻言大喜,一同起身,激动不已。

    这幅画必须要尽快送上宗门!

    他们知道事关重大,不敢拖延。

    白落霜对李念凡鞠了一躬恭敬道:“李公子,多谢您的赐画之恩,只是我们三人现在就要赶回宗门,还请海涵。”

    “这么着急?不吃饭了?”

    “李公子,我们三人有急事,下次由我们做东宴请李公子赔罪!”白落霜道。

    李念凡点了点头,“那好吧,下次见。”

    “李公子,告辞!”

    三人无比珍重的收好画卷,火急火燎的下山去了。

    看着三人的背影,李念凡摇了摇头,本来还准备了豹肉套餐,这三人是没有口福喽。

    与此同时,山脚下。

    两道靓影正向着山上走来。

    二女行走在山林之间,如同山中的精灵。

    其中一人正是洛诗雨,跟她一起过来的是一位穿着紫色长裙的女子,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眉宇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神色,如同尊贵的女神。

    比起洛诗雨,紫裙女子如同熟透了水蜜桃般,几乎能滴出汁水来。

    紫裙女子沿途一直听着洛诗雨说话,终于开口道:“诗雨,你确定你没有做梦?”

    神奇的器灵、蕴含道韵的西瓜还有隐居的高人,这怎么听都像是在编故事。

    洛诗雨拉着紫裙女子道:“娘,我很确定不是梦!而且你看看我都已经筑基了,这个做不得假吧?”

    紫裙女子依旧有些狐疑,开口道:“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此人确实算得上是隐世不出的高人。”

    “娘,你赶紧跟我山上,我保证你看到了绝对会震惊的!”洛诗雨有些迫不及待。

    紫裙女子轻叹了一口气,她当然知道自己的女儿打的什么算盘。

    她一心想要推掉自己的婚事,如今看到了希望,当然要牢牢抓住。

    身为洛诗雨的母亲,她何尝想把自己的女儿推入火坑,只是人在皇朝,身不由已,希望这位高人真的能有办法帮诗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