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魔大圣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八章 善因

    “刚好在这附近,所以来的比较快。”雪岚背着对方应了一句,她知道来的是谁。

    “啧啧啧,储物洞这是遭贼了么,一根毛都没剩下,我实在想不出谁有这样大的能耐。”洞口处,背负双手的刺虎慢慢走了进来。

    “这就不知道了,我也刚来不久。”雪岚扫了一眼身旁的刺虎。

    “我想只有泽少爷会知道了,只是对方下手也太狠了吧,哈哈。”刺虎说着慢慢蹲下身去,开始替袁泽检查伤势。

    “还好,只是妖力枯竭外加一些皮外伤罢了。”刺虎没有起身,随口说了一句,随后陷入沉思。

    “雪鸟,你昨天给泽少爷传了化形之法了吧。”站起身的刺虎认真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雪岚的脸上泛起了寒霜。

    “哈哈,别误会,我只是确认下而已,想不到泽少爷的妖力这么浑厚,倒是我之前疏忽了。”刺虎笑了笑。

    “你说要不要把独狼叫来,仙灵山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大王他又不在。”刺虎看了看周围,象征性地询问道。

    “我觉得并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储物洞的结界破了而已,泽儿并没什么大碍,就不要兴师动众了。”雪岚冷冰冰地说出自己的意见。

    刺虎看了看对方,露出了一丝惊讶,随即笑道:“雪鸟,这可不是小事情啊,敌人来无影去无踪的,万一要是再突然发难,可就不好了,我觉得很有必要彻查一番。”

    “随便你,泽儿我带走了,有什么消息我会让小妖给你传话的。”雪岚说着直接运用妖力将袁泽给抓了起来。

    “哈哈,那我就静候佳音了。”刺虎主动让开了身位。

    夜幕之下,整个仙灵山零星散落着五颜六色的微弱荧光,宛如夜空中的星河,在白翎坡的鸟巢中,美人在侧,银月高挂,袁泽坐享齐人之福。

    那些皮外伤经过雪岚简单的治疗之后已无大碍,唯独枯竭的妖力导致袁泽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其实,要想袁泽马上清醒有很多种方法,最简单的就是给他输送妖力,但雪岚至始至终都没这样做。

    没过多久,异变横生,只见周围的灵气突然被引动了,正朝着袁泽汇聚,雪岚感到惊讶万分,她轻巧地落到鸟巢旁的枝头上。

    “好霸道的手段。”

    雪岚暗暗称奇,她清楚袁泽此刻并没有自主意思,依旧处于深层次的昏迷中,那么答案呼之欲出,这是对方的身体在疯狂吞噬周围的灵气。

    “咯咯,泽儿你真的只是觉醒血脉么,这样的天赋,我想就算是大王也远远不及吧。”

    雪岚面带笑意,袁泽带来的惊奇太过震撼,这一刻,她觉得一切都没有表面上看去的那么简单。

    “也许我们都想错了。”

    望着夜色下的仙灵山,雪岚忽然有了一种明悟,她觉得自己就不该生起那种心思,也许那件事用另一个角度去看待,一切都会变得美好起来吧。

    “母亲,您也是这么希望的吧。”想到往事,雪岚黯然神伤,脑海中,那道熟悉的身影正微笑着朝自己挥手。

    夜,在风平浪静中过去,远方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仙灵山中,小妖们开始活动,袁泽沐浴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辗转醒来。

    望着熟悉鸟巢,袁泽努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事,却丝毫记不起什么来,只记得自己破了储物洞的结界后,随着妖力枯竭便陷入了昏迷。

    “还好是在雪姨这里,要是换了刺虎跟独狼,还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

    简单的查看一番自己,袁泽面露笑意,身体完全恢复,体内妖力充沛,他的双目透过结界,能清楚地看到小妖们忙碌的身影。

    “泽儿。”不一会儿,雪岚优雅地落在鸟巢之上。

    “雪姨。”

    袁泽连忙从鸟巢中站起,心中却是生起提防之意。

    “泽儿你在担心什么?”察觉到对方的异样,雪岚笑着问道。

    “没有,雪姨昨天晚上没出什么事吧。”袁泽口不对心,勉强让自己保持着镇定,故意岔开话题。

    “并没什么大事,倒是你,泽儿能跟我说说你昨天在储物洞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吗?”雪岚关心地问道。

    袁泽莫名一惊,顿时目光不敢与雪岚对视,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简单的善恶袁泽还是分的清楚的,不管怎么说,从这两天的相处来看,雪岚对自己是没有恶意的。

    越是这样,袁泽就觉得更加为难,坦白是不可能的,这关系到自己最大的秘密,但不坦白似乎也不妥。

    许久没有得到回应,雪岚笑了,慢慢说道:“泽儿你不想说的话,雪姨不会勉强你,只希望你记得昨天的承诺就好。”

    “雪姨。”听到这话,袁泽终于抬头正视对方。

    “请放心,我不会忘记。”

    雪岚点点头,随后讲道:“时候不早了,泽儿你一定饿了吧,我已吩咐小妖准备好了灵果。”

    “那就麻烦雪姨了。”袁泽客气地说道,昏迷了一晚上,现在确实有些饥饿。

    “跟我客气什么。”雪岚略带着责备的语气,说完之后,她打开了结界。

    随着小妖们将灵果搬到鸟巢中,袁泽也不在拘谨,直接敞开肚皮享用起灵果来,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少了烤肉。

    毕竟是在别人的住处,有这些已经不错了,起码灵果的数量充足,进食中的袁泽很快就发现自己的饭量变大了。

    “泽儿,你平常都是这么服用灵果的吗?”

    一旁的雪岚目瞪口呆,忍不住出声询问,袁泽一口一颗灵果,跟吃豆子一样,简直就是饕餮在世。

    “对啊,雪姨怎么了?”袁泽疑惑道。

    “没什么,够不够吃,要不要我让小妖在拿一些过来?”雪岚感到心惊肉跳,对方的吃相跟食量都震惊到了自己。

    “够了够了,雪姨吃完这些我就饱了。”袁泽看了看鸟巢中的灵果,肯定地说道。

    “泽儿,进食如此多的灵果,你的身体没出现异常么?要知道,灵果中蕴含的药力虽然温和,可你一次服用太多,不及时炼化的话,很容易留下隐患的。”雪岚委婉地提醒道。

    “雪姨你说的我明白,老爹跟我讲过了,服用太多灵植的话,就连妖怪的身体也撑不住,轻则损坏根基,重则爆体而亡。”

    “不过不用担心,从我出生开始,老爹就是这么喂养我的,每次都是他帮助我炼化药力,那滋味生不如死啊,直到我觉醒了血脉,我的身体已经能承受这样的药力了。”

    袁泽认真解释一番,这一刻他忽然明白了,袁山填鸭式的喂养法也不是一无是处,尽管自己苦不堪言,但却积累下了底蕴,否则,不可能那么轻松地修炼到开窍六境。

    “泽儿,大王对你真是用心良苦了。”雪岚感叹道。

    “是啊,老爹对我的好,没的说,谁叫咱是他的儿子啊。”袁泽笑了笑。

    雪岚看了他一眼,眼中流露出意味深长之色,到现在为止,对于血脉觉醒的强大,她算是深刻体会到了。

    正因为这样,雪岚才更加庆幸自己的做法,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她深信,袁泽只要能够安安稳稳地成长起来,那么仙灵山就会迎来巅峰。

    心存善意的美好,才能让目光看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