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魔大圣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六章 一化形就无敌?

    “雪姨乱伦可不好啊,被发现的话是要浸猪笼的,我们还是说正事吧。”袁泽尴尬地笑了笑,尽管心里有些意动,但他还是理智将对方的话当成是开玩笑。

    “泽儿,雪姨说的就是正事呀。”雪岚含情脉脉地望着袁泽。

    噗。

    袁泽如坐针毡,他敢发誓,此情此景,如果不是自己定力惊人,恐怕就要血溅鸟巢了。

    “雪姨别这样,这么多小妖怪在看着呢,影响不好不好,嘿嘿。”

    “泽儿放心,我已经布下了结界,它们看不到也听不到,现在就咱们两个人。”说着,只见雪岚纤手轻轻朝袁泽一指,对方就凭空飘了起来。

    “雪姨不要这样啊。”袁泽心惊肉跳,本能地奋力挣扎,却是骇然发现没有丝毫作用,眼睁睁看着自己落到鸟巢中。

    “呼呼。”

    感受到柔软的臂腕揽着自己,袁泽心神激荡,尤其是周围充斥着沁人心脾的芳香,他感觉自己快要沦陷了。

    “奇怪了,泽儿你的血脉怎么会变得如此强大。”雪岚不由地露出疑惑,之前还没有什么感觉,这下近距离接触后,她大吃一惊。

    “啊,雪姨你说什么。”本在想入非非的袁泽听到对方的话,连忙应道。

    “泽儿,你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雪岚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没,没有没有。”袁泽不停抓挠着脑门掩饰内心的尴尬,双眼四下张望着。

    “泽儿,大王他知道你的血脉变化么。”雪岚认真询问。

    “老爹他还不知道,我也是最近才刚刚觉醒的。”袁泽摇摇头,直接将祖猿精血的事当成了血脉觉醒。

    “这样啊。”雪岚轻轻颔首,若有所思。

    “泽儿虽然你才开窍二境,但我能感觉到,你的妖力浑厚,完全可以化形了。”

    “化形么。”

    对于这个词,袁泽并不是很陌生,但纵观仙灵山上的妖怪,貌似也没多少化形的,就连刺虎那货也还保留着一颗虎头。

    不过,眼前的这个大美人除外,她完全是仙灵山中妖怪化形的代表了。

    见袁泽对于化形并不是很热衷,雪岚误以为是对方不了解,便笑着问道:“难道大王没有传你化形之法?”

    “老爹他会化形之法?”袁泽不惊反问道。

    “大王他当然会,而且造诣极深。”雪岚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脸上的笑容更盛。

    “泽儿,化形之后,才是最契合天道的肉身,唯有如此,才能在修炼一途更进一步,至于大王他们为什么不像雪姨这样,无外乎是内心的高傲在作祟。”

    “雪姨,我明白了,要我说,面子哪有实力重要啊。”袁泽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其实仙灵山还是有一部分妖怪掌握了化形之法的,撇除一些老顽固之外,那些妖怪已经在渐渐适应化形了呢。”雪岚补充道。

    袁泽点头表示同意,难怪在白翎坡这里,已经看到了好几只完全化形的妖怪,不过那些化形的妖怪实力都不弱,至少在开窍五境以上。

    想到自己家那两只活宝,宝珠跟菟菟修为才开窍一境,这得猴年马月才能化形,有小妮子伺候多好,既养眼又有牌面。

    “雪姨,既然我能化形,那么其他妖怪不是也可以?”怀着小心思,袁泽问道。

    “扑呲。”闻言,雪岚哑然失笑,她摇了摇头。

    “泽儿,妖怪想要化形,除了一些特别的,修为至少要达到开窍六境,而你不同,觉醒了血脉,随着修炼日益加深,体内的妖力只会源源不绝,雪姨实在是羡慕你呢。”雪岚解释道,眼中的羡慕丝毫不做隐藏。

    “这样啊。”袁泽略感失望,只能将心中的执念暂时放下。

    “不过,弱小的妖怪想要化形也不是不可以,只要持续给他们提供妖力,也能做到化形的。”雪岚再次讲道。

    “真的?”

    “当然。”

    “哈哈。”

    “泽儿要不要我传你化形之法。”

    “要要要,雪姨快点传给我。”

    嗡!

    感受到晦涩的功法传入脑海中,袁泽急忙盘膝入定,这时候他也顾不得自己是在别人的鸟巢中了。

    “大王啊,泽儿可比你有气魄了。”雪岚意味深长地讲道,随后她不再出声,充当起袁泽的护卫。

    轰!

    五个时辰之后,袁泽身上散发出强劲的妖气,吹袭得周围沙沙作响,雪岚见状,轻身漂浮而起,目光始终盯着对方。

    噼噼啪啪。

    袁泽身上接连不断地传出头皮发麻的声响,与此同时,他的身躯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着。

    “啊!喝哈!”突然间,袁泽怒吼一声,直接原地站起,此时他的模样完全可以用翻天覆地来形容。

    一头爆炸式的夸张黑色长发,五官粗犷干练,透着狂野之气,肌肉如浇筑的一般,健壮的身上除了头部、胸口和手掌外都覆盖着密密麻麻的红色体毛,双眼兼有红色的眼眶,眼皮为红色。

    这幅身躯完全将力量与野性的美感展现得淋漓尽致,刹那间,雪岚看呆了,脑中嗡嗡之声响个不停。

    “雪姨,我化形之后如何?”正在感受身体异样的袁泽没有注意到雪岚的神色,随口问道。

    “好像跟以前完全不一样,雪姨这就是所谓的最契合天道的肉身吗?这种感觉好极了,哈哈。”

    袁泽连连挥舞着拳头,发泄着心中的亢奋,只感到神精气爽,见雪岚半天没有回应,随机目光落向对方。

    “雪姨你怎么了?”

    “咳咳,没什么,泽儿,不得不说你的天赋实在是太好了,这么快就掌握了化形之法。”雪岚微微侧过身去随口搪塞一句。

    “雪姨我的化形怎么样,是不是惊艳到你了。”袁泽摆弄着健美的动作笑着打趣道。

    听到这话,雪岚白了袁泽一眼,随机运转功法,在对方面前凝聚出一面光滑的冰面。

    “自己看看不就知道咯。”

    袁泽不再多言,视线立刻移到冰面上,不看还好,这一看,他吓得差点惊掉了下巴。

    “这,是是我?”

    “不然呢。”雪岚略显幽怨地说道。

    “不是,这,不是超赛四么。”袁泽对着冰面接二连三地摆弄着表情。

    “超赛?泽儿你在说什么?”听着对方莫名其妙的话,轮到雪岚疑惑不解了。

    “哈哈,我果然有悟空的命啊,哈哈。”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袁泽不停拍打着脑门狂笑不止。

    “疯了。”雪岚满头黑线,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感觉眼前的那道狂野的身影在心里再也挥之不去。

    “雪姨。”

    冷静下来的袁泽一反常态,他看着对方,郑重地喊道。

    “泽儿,说吧,你今天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雪岚心里莫名的一惊,她惊奇地发现自己居然有些紧张。

    “我想要十支白鹧翎。”袁泽认真说道。

    “泽儿,你知道白鹧翎对于我意味着什么吗?”雪岚脸上没有丝毫的惊讶,她望着袁泽柔声问道。

    “知道。”袁泽点点头,他明白白鹧翎关系着雪岚的根基。

    “雪姨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但我有不能说的苦衷,日后我一定会补偿你的。”袁泽坦诚道。

    “日后么?”雪岚心中微微有些失望。

    噗!

    袁泽差点呛气,此刻,总觉得这个词语怎么越听越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