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魔大圣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五章 妖圣之法

    石洞前,一百多只小妖怪正在蚂蚁搬家,它们将收集来的灵果、灵植、食材井然有序地运进了洞内。

    一旁的袁泽默不作声地站着,而宝珠跟菟菟则是闲不住,她们一直盯着这群小妖怪,生怕某些不开眼的家伙会中饱私囊。

    “泽少爷,都搬好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小妖怪们战战兢兢,它们紧张不安地望向袁泽,在见到对方点头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一番感恩涕零之后,陆陆续续离开了这里。

    “宝珠菟菟你们俩在洞口守着。”交代一声之后,袁泽直接走进洞内。

    看了看堆得整整齐齐的三堆材料,袁泽直接运转印法,准备将其收起,突然间,他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的表情。

    “怎么回事?”

    惊奇的发现印法不起作用,袁泽眉头皱起,再次运转印法,没想到情况跟之前那次一般无二。

    “难道是材料不全,无法收起?”

    袁泽觉得应该就是这个原因,没有继续尝试,他直接走出山洞。

    “宝珠菟菟跟我去储物洞搬东西。”

    “好的,泽少爷。”

    忙活了一番,袁泽终于将材料凑齐,迫不及待地将破镜丹给兑换了出来,没想到意外发现镇妖塔居然可以存储兑换的物品,倒是让他省事了不少。

    心情大好的袁泽支走了宝珠跟菟菟,准备修炼,有着袁山布下的结界,他丝毫不担心刺虎敢使绊子。

    妖怪布置结界就跟修士布置阵法一样,有困、杀、幻、禁、隐、匿等几种,但妖怪布置结界比修士简单多了,不需要繁琐的阵眼、阵基、阵图,只要有妖力就能布置结界。

    说的直白一点,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结界的强度跟妖怪的实力息息相关,作为大妖布下的结界,袁泽对它的强度没有丝毫的怀疑。

    身为袁山的爱子,袁泽可以随意使用这些结界,入定之后,他的气息完全沉寂了下来。

    “恩?”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从修炼中醒来的袁泽发现自己回到了镇妖塔的空间中。

    “老子正在修炼,镇妖塔你下次要找我的话能不能提前通知一下。”袁泽忍不住发了一通牢骚。

    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反而是棉帛出现了,一看到这个东西,袁泽就明白,又有“买卖”可做了。

    “下品灵石一百万块、中品灵石一万块、上品灵石一千块、黄级灵药五千株、黄级灵果五千株、下品法器一百件、中品法器十件、上品法器一件......”

    看着一行行络绎不绝的物品,袁泽被惊得头皮发麻,很快的,他就想到,要凑出这些材料,恐怕得把袁山这么多年的收藏都给清空。

    想想就觉得可怕,作为一名资深的败家子,袁泽算是败家败得有道,他深知决不能作杀鸡取卵的蠢事。

    可现在,镇妖塔给出的兑换材料就是要让自己净身出户,袁泽感到进退两难,倍感无力地继续浏览棉帛上的字。

    最终,袁泽的目光定格在了兑换物品上,久久没有发出声音,随着双目渐渐火热起来,内心中的贪婪再也遏制不住。

    “这门功法要是给老爹修炼的话,那我的神仙日子不就千秋万世了。”这一刻,袁泽觉得棉帛实在是太可爱了,此时,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搞到这门功法。

    “可兑换妖修版大衍造化经,此乃妖圣证道之法。”

    无论是妖怪还是修士,修炼的功法等级都分成了下品功法、中品功法、上品功法、黄级功法、玄级功法、地级功法、天级功法、圣人(妖圣)之法。

    袁泽完全没有想到,这次镇妖塔提供的物品竟是顶级功法,直接奔着成圣去的。

    “有了大衍造化经,老爹这点家当又算的了什么。”袁泽内心完全没有了负罪感,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功法给兑换出来。

    所需的材料在袁山的储物洞中都能找到,唯有一种材料没有,这也是袁泽到现在还能保持一丝冷静的根本原因。

    “白鹧翎十支。”

    袁泽念出了这种材料,脸上泛起了苦笑,这东西可是白羽鹧身上最珍贵的羽毛,而白羽鹧又是一种特别稀有的妖怪。

    但袁泽担心的不是这个,毕竟白羽鹧妖仙灵山中就有一只,问题是,那是一只小妖九境的强大妖怪,而且还是袁山的三大手下之一。

    换做以前,袁泽说什么也得唆使自己的老爹给对方施压,强行令白羽鹧交出白鹧翎,可惜今时不同往日。

    不说袁山的威信还剩下几两,单单是刺虎的举动就足以说明问题,袁泽相信其他两位也不是什么好鸟。

    “镇妖塔你就不能换一个物品么。”无奈之下,袁泽只能对着始作俑者满发牢骚。

    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应,感受到空间的压制没有那么强大后,袁泽知道自己可以回到现实中了。

    “呼呼。”

    走出山洞的袁泽目光落向一处白银银的小山头,心里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只能硬着头皮去找雪姨了。”

    白翎坡上有一个藤蔓编织的巨大鸟巢,这不是仙灵山的自然景色,作为大妖的三大得力干将之一,雪岚对于自己的住所还是有点品味的。

    周围除了固定的小妖怪护卫外,不时的还会有巡逻的队伍经过,不难看出,这些选择投靠雪鸟的妖怪多数是以鸟类妖怪居多。

    鸟巢中,一名美艳的女子端坐着,洁白的罗烟裙随风摆动,头上扎着白翎簪,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女子的目光落向远方,一笑间竟是美得不可方物。

    随着越来越接近白翎坡,袁泽放慢了脚步,总感觉自己的双腿被灌了铅。

    “泽少爷好。”

    那些护卫的小妖怪一见到袁泽,立马围了上来,恭敬地出声问候。

    “恩。”

    袁泽点了点头,看的出来,这些小妖怪尽管对自己很恭敬,实际上却是表露出了警惕的神色。

    “雪姨我有事找你。”袁泽的视线直接掠过小妖怪,落到鸟巢之上。

    “泽儿你可是好久没来看我了,快过来。”雪岚一脸平静,她朝着袁泽招了招手。

    来到鸟巢之下,袁泽随意地坐在地上,抬头朝对方看去,心中却是泛起古怪意味,好端端的一个大美人怎么就喜欢在树上建鸟巢住。

    “雪姨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呢,我想整个仙灵山也找不出能配得上你的妖怪了。”袁泽乐呵呵地恭维道。

    “贫嘴,泽儿你这都是跟谁学的。”雪岚嗔怒一声,却是没有丝毫的生气。

    “嘿嘿,我可是实话实说啊,雪姨确实美得倾国倾城嘛。”袁泽耍起了无赖。

    “咯咯。”听到这话,雪岚忍不住掩面嬉笑,随后认认真真地打量着袁泽。

    “那么,泽儿,雪姨嫁给你如何。”

    嗡!

    袁泽当场石化,脑子里顿时乱成一锅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