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魔大圣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二章 威胁

    “谁?”

    袁泽环顾四周,将目光落在镇妖塔上。

    “哼!身为大妖的子嗣,没想到天赋跟血脉差到了这种地步,还不如举剑自我了断,省得浪费资源。”

    随着满是讽刺的话语传出,袁泽脸上的异色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怒意。

    “王八蛋,你懂个锤子,你以为大爷想来这里,老子是人不是妖。”

    “哼!粗鄙!难怪那玩意还不到三寸长。”

    “你你你?”听到这句充满挑衅的话,袁泽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彻底萎了,这下他完全明白过来了。

    “镇妖塔我错了,当初不该朝你撒尿的,你把我带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十年也就算了,还让我成了大猿猴,咱俩扯平吧。”袁泽诚恳地说到。

    “哼!”

    “十年了,何必呢。”面对镇妖塔的冷漠,袁泽继续服软。

    “哼,速速备好那些材料,其他事休要再提。”

    听完这话,袁泽瞄了一眼绵帛上的字,心思却是活络了起来,忍不住问道:“镇妖塔你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哼,关你屁事,你还想不想要祖猿精血了。”

    “要,嘿嘿。”袁泽咧嘴笑了笑,基本可以确定,这个镇妖塔带着满满的腹黑傲娇属性,他明智地选择不去追问,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点破的好。

    “哼,想要就滚去准备。”

    咻。

    就在这时,镇妖塔上亮起了一道金光,眨眼间,直接射入了袁泽的眉心处。

    “这是一道印法,用来收集那些材料。”

    “行。”袁泽很快就学会了这道印法,本以为是一门厉害的功法,没想到只是一招口诀,只能用来收集兑换的材料而已。

    袁泽不经哑然失笑,他没再出声,心里明白镇妖塔对自己是没有恶意的,只是因为那次干的荒唐事,让它对自己很不待见。

    “慢慢来吧,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刮目相看的。”

    随着意识回归现实,袁泽被面前的那张老脸给吓了一跳,浑身的毛发瞬间耸立起来。

    “泽儿,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猿满怀担忧,看着惊吓过度的袁泽,到现在他还有些心有余悸,自己的儿子刚才竟然凭空消失了,怎么也感知不到。

    “咳咳,老爹。”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老脸,袁泽立刻想到了棉帛上的那几行字,顿时犹豫了起来,眼下似乎不是索要材料的时候。

    “到底要不要说。”

    袁泽的脑海正在进行着天人交战,老实说,想要得到那些东西并不困难,但于情于理都得跟袁山知会一声吧,可是他又不想将镇妖塔的事情暴露。

    “泽儿到底出了什么事?”

    此刻,袁山的心里有点难过,紧紧抓着袁泽的肩膀,平常对方受点皮外伤,他都会心疼不已,眼下发生了如此诡异的事件,他实在没法往好的方面去想。

    加上自己大限将至,袁山心生悲凉,真是应了那句话,屋漏偏逢连夜雨,柳暗花明无绝期。

    “老爹。”

    看着袁山一脸难过的模样,袁泽于心不忍,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他移开了视线。

    “泽儿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了?”

    “老爹,我需要赤金百斤、玉炼铜百斤、赤级灵果一千颗、赤级灵药一千株、下品灵石一万块、下品法器三件。”面对袁山的追问,袁泽咬咬牙将所需的材料报了出来。

    “泽儿你说什么?”袁山心中的疑惑更盛,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老爹,我正在修炼一门强大的功法,需要大量的资源。”袁泽正视着袁山,认真说道,他觉得做了十年的父子,自己这样说对方应该明白了吧。

    “泽儿!”

    袁山突然怒吼一声,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失望之色,他大声吼道:“泽儿别在胡闹了,都什么时候了,以前被你胡乱挥霍的资源还不够多么,到了现在还这样,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会凭空消失的!”

    “老爹,您听我解释啊。”

    眼看着袁山的暴脾气上来了,袁泽大感不妙,急忙大喊,可是却为时已晚,视线中,一只强有力的臂膀正席卷而来。

    呯呯呯!

    啪啪啪!

    “啊,住手啊老爹。”

    “老爹我真的是在修炼一门强大的功法啊。”

    这时,躲在洞口处偷偷观望的小猪妖跟小兔妖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惧之色,她们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大王这样大发雷霆了。

    “菟菟,太可怕了,泽少爷不会被大王打死吧。”肥嘟嘟的小猪妖小声嘀咕道,她浑身的皮毛红黄蓝绿紫五种颜色纵横交错。

    “嗯咪咪,宝珠我们是不是该去给泽少爷求求情。”菟菟眨巴着那双湛蓝色的大眼睛,询问道。

    “不要,我还不想死。”宝珠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下一刻,她惊呼道。

    “菟菟快看,泽少爷被大王单手举起来了,这是要。”

    “哇咪咪,太凶残了。”菟菟本能地用那对修长的垂耳盖住了眼睛。

    嘭!

    随着一声巨响,袁泽直接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生死不知。

    “菟菟、宝珠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躲在外面做什么,还不快滚进来!”发泄一番的袁山冲着洞外的两妖怒吼道。

    洞口处,菟菟跟宝珠相视一眼,四肢抖索不停,身体已经凉了半截。

    “完了。”

    菟菟跟宝珠大气不敢出,她们哆嗦着身子来到对方跟前,颤抖地说出了自己发现的情况。

    “大王,最近小钻他们经常往刺虎大人那边跑,都不去巡逻了。”

    “还有还有,大王,山上很多妖怪都在说您和则少爷的坏话,我去制止他们,还被他们打骂。”

    看着面前战战兢兢的菟菟跟宝珠,袁山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眼中一道忧虑一闪而逝,对于山中小妖怪的举动,他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愤怒。

    毕竟自己的大限将至,那三个家伙肯定会有心思的,这件事瞒不住,看来小妖们都已经开始站位了。

    唯一让袁山惊讶的是,那两位还没有明显举动的时候,刺虎这家伙居然先跳出来了,要知道,他们三个当中,就刺虎的实力是最弱的,小妖七重境。

    “哼!才过去了一百年,你们就以为我提不动刀子了么。”

    袁山神情肃穆,无形之中,他身上的那股霸道妖气散发而出。

    轰!

    “啊。”

    菟菟跟宝珠脚下一软,直接瘫倒在地,眼中充满了恐惧。

    “我知道了,你们退下吧。”说话间,袁山那恐怖的妖气瞬间散去,他的目光落向了五体朝地的袁泽。

    “是是,大王。”

    菟菟跟宝珠如获大赦,她们胆颤心惊地慢慢朝洞口走去,这会儿连泽少爷也顾不上了。

    “臭小子还不给我起来。”

    袁山怒骂一声,正准备将袁泽拎起,突然心生警惕,目光迅速落向洞口处。

    “哈哈,大王,您就不担心把泽少爷给打死了吗,嘿嘿嘿。”

    说话的是一个虎头人形的家伙,他阴阳怪笑着慢慢走了进来。

    “吖,是刺虎大人!”

    菟菟跟宝珠惊呼一声,直接转身跑向了袁山的身后,瑟瑟发抖着。

    “哼!”

    袁山的目光死死盯着刺虎,对方这么明目张胆地来到自己的洞里,目的呼之欲出。

    “你来这里干什么!”

    “啧啧啧,大王您的威风不减当年啊,想想我和独狼、雪鸟跟随您来到仙灵山已经一百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呢。”

    刺虎站在袁山跟前三米远的地方,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话语中透着嘲讽之意。

    吼!

    袁山怒吼一声,冲着刺虎咆哮道:“有屁快放,说完了给我滚!”

    “哈哈,好可怕的气势。”刺虎没有丝毫的畏惧,眼中渐渐流露出狠辣之色。

    “大王,最近仙灵山有些不太平,我觉得多一个大王会更好,您说呢。”

    “就凭你!”

    “当然不是。”

    刺虎摇了摇头,他盯着袁山,缓缓说道:“黑鸦大人已经同意来仙灵山了,为了说动他老人家,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呢。”

    吼!

    “刺虎,你这是要背叛我吗!”

    轰!

    愤怒的袁山直接抡起拳头砸向刺虎,顷刻间,整个山洞都开始摇晃起来,周围都出现了一层层扭曲的光幕。

    “哈哈,好浑厚的妖力,结界都快撑不住了,不过你以为我没有准备吗,老东西你不行了,我看你也没有多少时日了,为了泽少爷着想,这是最后一次。”

    刺虎恶狠狠地盯着袁山,露出嘴里锋利的獠牙,只见他的跟前出现了一团黄光,硬生生挡住了对方的拳头。

    “刺虎!你这是在威胁我么!”袁山收起拳头,冷冰冰地喝道。

    “哈哈,不不不,我只是来传话的,好了话已带到,希望你好自为之。”说完,刺虎看了看袁泽直接头也不回地离开石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