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魔大圣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一章 镇妖塔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仙灵山巍峨陡峭,半山之巅,终年云雾笼罩,山中,到处可见倾泻而下的清澈涧流,如一道道绸缎映衬着仙山美景。

    在一处高耸的瀑布前,一只长着褐色毛发的猿猴正静静坐在巨石上,它的长臂时不时的抓挠着后背,不一会儿,竟是拔出几根毛发。

    呼呼呼。

    猿猴将毛发递到嘴边一连吹了好几口气。

    “我果然没有悟空的命啊。”

    啪!

    就在这时,龇牙咧嘴的猿猴突然猛抽了自己一嘴巴子,火急火燎地站起身来。

    “我这是在干啥子!哎,疯了疯了。”

    命运虚无缥缈,袁泽对它的恨深入骨髓,莫名其妙地让自己来到这个妖魔横行的世界,还变成了一只大猿猴。

    “哎,就不该干那件荒唐的事情。”

    袁泽欲哭无泪,心里后悔莫及,那次恶趣味地在老家的镇妖塔上撒了一泡尿,没想到把自己给尿到这里来了。

    “既然回不去了,那我定要混出个人样来。”袁泽看着自己这幅猿身,发出了不甘的呐喊。

    仙灵山脉纵横五千里,主峰仙灵山更是高耸,在蛮荒南域,景色上能与它媲美的屈指可数,也就归南山、落霞林以及万花谷可以一比,但这三处仙境的美名一直被修行界口口相传,是无数修士眼中真正的圣地。

    主峰中,有一间石洞,此时,一只老猿正盘膝入定,它端坐的那个由藤蔓编织的蒲团不时的冒出白气。

    “唉,大限将至,突破无望,注定的。”许久之后,老猿发出了无力的叹息。

    洞口处,袁泽抓耳挠腮,面露犹豫之色,没有走入洞内。

    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地方,他一点也不陌生,即使不想承认,但袁泽很清楚,眼前的山洞就是自己的家。

    袁泽的目光落向洞中那位盘坐着的老猿,流露出深深的担忧,对方不仅是自己的“老子”,还是自己在这个世界安身立命的靠山。

    蛮荒南域广阔无垠,在仙灵山生活了十年,袁泽知道这个世界有着飞天遁地的修士,也有着雄霸一方的妖魔,更有那长生的奥秘。

    那些强大的修士,袁泽接触的不多,但妖魔他却是熟悉得不能在熟悉了,毕竟自己的便宜老子就是仙灵山上的大妖。

    在这尊强大妖魔的庇护下,袁泽的日子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小日子过得悠哉滋润。

    有道是盛极必衰,随着老猿大限将至,袁泽心里清楚,自己的好日子恐怕要到头了。

    作为一只大妖的子嗣,袁泽深知妖魔世界的残酷,他可以肯定,等到老猿断气之后,凭自己这个一无是处的小妖怪是无法在仙灵山上生存下去的。

    “泽儿快进来。”

    停止打坐的老猿朝着袁泽招了招手,眼中带着浓浓的慈爱之色,对于这个十年前刚出生就被掉包的儿子,老猿对其倾尽了所有,宠溺到无微不至的地步。

    但让老猿吐血的是,袁泽丝毫没有继承自己的优良天赋跟强大血脉,多年来,在无尽资源供给下,在加上他这个大妖手把手的教导下,对方始终保持着原地踏步的水准,修为一直固定在开窍一境,稳得一批。

    在妖魔的世界,共有九大修行层次,开窍、启灵、小妖、大妖、妖师、大妖师、妖王、大妖王、妖圣,每个层次又分九境。

    作为一只强大的妖魔,能够留下子嗣本就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对于资质平庸的袁泽,老猿认了,毕竟是自己的血脉。

    “老爹。”

    走到老猿的跟前,袁泽心怀忐忑。

    “泽儿过来,让爹好好看看你。”

    说着,老猿直接伸手一把将袁泽拽过来,将其抱在了怀里。

    靠!

    袁泽内心无比抵触,却是没有做出反抗的举动,毕竟十年来,这种温纯方式基本上就没有停过。

    “泽儿,我大限将至,往后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听到这话,袁泽即使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还是生出了一种大厦将倾的危机感,他急忙从老猿的怀里挣脱出来。

    “老爹,你,你真的没办法突破了吗?”

    “哎。”

    “老爹你可是赤金通臂猿啊,天赋异禀,小小的大妖三境怎么可能把您难住。”

    “哎。”

    “又是哎,老爹你就不能说点其他的话吗!”

    “咳咳。”

    “泽儿,你要是天赋稍微好一点的话,也就能继承我的衣钵了,哎,可惜,这是天要亡我赤金通臂猿一脉啊。”

    好吧,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袁泽除了保持沉默什么也做不了,自己的天赋有多残废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不是什么大秘密,仙灵山上的妖怪们都知道。

    老猿看着闷不做声的袁泽,有些于心不忍,明知道不该说这些话的,但一想到离大限越来越近,他心里就越发的焦虑。

    “唔?”

    就在这时,袁泽的脸上突然露出惊讶之色,他明显感觉到脑海中传来一股怪异的拉扯之力,本能的心神一动,瞬间,眼前的一切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这里?”

    望着无尽的虚无空间,袁泽呆呆的站在原地,心中倍感不安。

    嘶!

    “这东西为什么会在这里!”袁泽看着不远处突然出现的石塔,面露恐慌。

    这是一座圆柱型的石塔,底部直径一米,高约五米左右,透着古老的气息,这一刻,袁泽就跟见了鬼似的,心中无比忌惮。

    石塔共有九层,每一层都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妖魔图案,仔细看之,竟然是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霸下、狴犴、负屃、螭吻,正是那祖龙九子。

    袁泽的思绪彻底乱了,眼皮直跳,胸口上像是压着一块万斤巨石,有些喘不过气来,他不明白,为什么老家的镇妖塔会出现在这里。

    吼!

    突然间,九道震耳欲聋的吼声响了起来,袁泽直接被震得头昏脑涨,他脊背发凉浑身冷汗直流。

    下一刻,在袁泽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时候,一条尺来长的棉帛飘到了他的跟前。

    这张淡青色的棉帛上写着几行字,袁泽定睛一看,当场愣住了。

    “赤金百斤、玉炼铜百斤、赤级灵果一千颗、赤级灵药一千株、下品灵石一万块、下品法器三件,可兑换祖猿精血。”

    “什么意思,交易?”

    袁泽眼睛死死盯着这些字眼,脑子迅速翻转起来,不久之后,似乎是联想到了什么,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意。

    “祖猿精血应该能解决老爹的问题了吧。”袁泽暗自想到。

    “咯咯。”这时,响起了一阵略带嘲讽的笑声。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