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医婿在都市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一章 别无选择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华锐枫站在攘来熙往的槎城街头,心中充满了绝望。

    他在最风光的时候,拥有一间规模庞大的医药公司,下面有二十三个门店,个人有四套房产,三辆豪车,存款达到一千二百多万。

    一场假药风波,让他赔了个倾家荡产,可还是不够,债主要联名将他告上法庭,苏家出面调停,这才免去了他的牢狱之灾,但他也因此成为了苏家的上门女婿。

    命运已经如此悲惨,老天爷偏偏还跟他开玩笑。

    今天早上,一场车祸,夺走了母亲的生命,父亲重伤昏迷送入医院抢救,急需十万块手术费用。

    “病人家属,你父亲的情况十分严重,如果做手术的话,或许能有一线生机!”

    “你不交钱,我们是没办法给他做手术的。”

    “赶紧去筹钱吧,时间不多了!中午之前就必须上手术台”

    “……”

    天下最难的事情,除了登天,那就是问别人借钱。

    华锐枫原本高傲的个性,已经在一年前的假药风波中磨得没有了棱角。

    这一次,难道要将他彻底磨平?

    只是为了救父亲,他别无选择,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挨个给自己的亲戚朋友打电话!

    然而亲戚朋友虽多,愿意接他电话的没有几个!

    谁都知道他破产了,落难了,不但变得一文不值,还欠着一身债,沾上他准没好事。

    好不容易有个别接了电话的,好说话的直接就是一句没有,不好说话的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社会,从来都是如此现实的!

    你风光时身边亲友无数,落魄时只剩下孤身只影。

    如果可以,华锐枫真的不想再去求人,不想再受冷眼与嘲讽,可是为了救父亲的命,他就算不想也得去求!

    父母的养育之恩,别说是脸皮,就是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

    因此他厚着脸皮的去上门,去求自己的亲朋戚友,可就算如此,他仍然没有借到一分钱,不但被屡屡扫地出门,最后还被推得摔了一跤,弄了个鼻青脸肿,无比狼狈。

    此刻,华锐枫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能找的不能找的人,他通通都找过了!

    没有人愿意帮助他,一个都没有。

    当他走到街头转角,目光看到面前的一个公司招牌时,脚步不由停了下来。

    兴振医药公司!

    这是他以前的公司,但现在已经是林阳东的了!

    林阳东是华锐枫的远房表哥,原来只是在乡下送猪饲料的,年近四十仍然一事无成。

    华锐枫念在一场亲戚的份上,把他从乡下带到槎城,给了他一份医药代表的工作,甚至还手把手的教他怎么跑业务。

    当然,林阳东能力也算出众,短短两年时间就成为了华锐枫得力的左膀右臂。

    那一批进入公司的假药,就是林阳东把的关,华锐枫因为信任他,也没有去仓库查验,直接签了字,结果放到下面的门店售销就出了大事。

    华锐枫是公司法人,自然要负全部责任,可是在公司要变卖的时候,让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买下他公司的竟然是死对头赵忠友,而代表赵忠友跟他谈判的竟然是林阳东。

    华锐枫能从一介白丁混到身家千万,自然不是个没脑子的人,到了那个时候,他就算再傻也明白,那就是一个局!

    林阳东与赵忠友串谋,给他设的局。

    对于这个林阳东,华锐枫是恨之入骨的,因为他不但设局谄害自己,还抢走了他的女朋友彭靓靓。

    但凡有一丝一毫的办法,华锐枫也不愿意去求这个卑鄙小人。

    然而现在,他已经一点办法也没有了,所以他走进了兴振医药公司。

    “咦,华总,你怎么来了……”

    “总个屁啊,他早就不是老板了。”

    “对啊,他现在是个穷光蛋!”

    “当初要不是咱们林总接手,咱们被拖欠的工资都没着落呢!”

    “就是,咱们差点被他害惨了,你还叫他什么总?不要搞笑了好吧!”

    “……”

    熟悉的面孔还在公司,只是嘴脸已经完全变了。

    华锐枫进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面对冷嘲热讽,他并没有动容,只是张嘴问道:“请问林阳东在吗?”

    “华锐枫,你算什么东西,我们林总的名字是你叫的吗?”

    “就是,也不看看你自己现在是什么德性!”

    “赶紧滚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再不滚,我们可要叫保安了!”

    “……”

    “吵吵什么?”一声沉喝从总经理办公室门口传来!

    林阳东出现了,身旁还有曾经和华锐枫相恋了四年,当时也是他左右手的彭靓靓。

    “哎哟,稀客啊!”林阳东看到华锐枫,一脸夸张的表情,“这不是我们的枫少吗?”

    彭靓靓看到华锐枫,神情却有些尴尬,想要推开林阳东搂在她腰上的手!

    “干嘛?”林阳东不但没松手,反倒搂得她更紧,“见到你的老情人不好意思了?刚才在办公室里头你不是还浪得挺欢吗?”

    彭靓靓羞恼狠瞪他一眼,可最终并没说什么。

    时间紧迫,华锐枫顾不上前仇旧恨,忙不迭的张嘴道:“林阳东,我想问你借十万块钱,我爸出了车祸,等着钱救……”

    没等他把话说完,林阳东已经打断了他,装耳聋似的把手贴到耳朵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华锐枫只好再次重复,“林阳东,我说我想问你借十万块钱。”

    “哈哈~~”林阳东大笑起来,对那些下属道:“你们看看,枫少还是枫少啊,问别人借钱都点名道姓,理直气壮。”

    一班人纷纷哄笑起来,这个华锐枫,实在是太不知所谓了。

    华锐枫无奈,只能改口道:“东哥,求求你,借十万块钱给我,我爸等着钱救命,没有这十万块,他就要死了。”

    林阳东不为所动,“他死是他的事,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吗?我凭什么借钱给你。”

    华锐枫喃喃的道:“念在过去……”

    “过去?”林阳东立即就叫了起来,“你还好意思跟我说过去?过去你就把我当一条狗罢了。”

    华锐枫从来没把他当成一条狗,而且自认对他不薄,公司的话事权,年终分红,一样也没少给他,但现在明显不是争论的时候,“东哥,求求你,借十万给我吧,我真的没办法了。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还?你拿什么还?据我所知,你现在还欠了一屁股债呢!”

    “我会还的,等我……”

    “等你什么?等你东山再起吗?”林阳东毫不留情面的用手指点着他脑袋,“华锐枫,你这个废物,醒醒吧,你已经永远没有机会了,我要是你,我直接就去跳楼自杀了,还有脸跑到这里借钱。”

    华锐枫见求他没有用,只好转向彭靓靓,“靓靓,你借我十万块吧,念在这么多年的情份上,求求你了。”

    彭靓靓看着他,神色十分的复杂。

    一旁的林阳东立即就喝道:“彭靓靓,你这个破鞋,你敢借他一毛钱试试。”

    彭靓靓的脸色阴沉不定,最后终于再次看向华锐枫,“姓华的,如果不是你当初自以为是,何至于落到这步田地,你不但害了你自己,你还害了我,你还想我帮你,你去死吧!”

    林阳东听得再次哈哈大笑,臭哄哄的嘴凑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这才乖嘛!”

    华锐枫这下是彻底绝望了,转身准备离开。

    “等下!”林阳东突然喝道,“华锐枫,我可以借钱给你。”

    华锐枫大喜过望,忙转过身来。

    林阳东指着自己的脚下道:“你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学几声狗叫,我或许会考虑把钱借给你。”

    华锐枫顿时怒得不可收拾,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怎么可以向这种卑鄙小人下跪?

    “卟嗵!”

    华锐枫跪下了,为了救父亲,他别无选择。

    磕了三个响头,甚至还学了几声狗叫!

    “哈哈哈哈~~”林阳东大笑起来,别的人也跟着哄堂大笑。

    华锐枫按要求做完之后,这才问道:“东哥,可以把钱借给我了吗?”

    林阳东终于止了笑意,“咦,我只是说会考虑,又没说一定借!”

    华锐枫迟疑的问:“那你……”

    林阳东得意的笑道:“我考虑过了,觉得你还不起,还是不借了!”

    “我草泥玛!”华锐枫明白自己被耍后,再也忍不住滔天怒火,直接朝他扑了过去,双手狠狠的掐住他的喉咙。

    只是没等他把林阳东掐死,一班保安已经扑了上来,对着他就是拳打脚踢。

    “打,给我往死里打!”林阳东捂着被掐得难受的喉咙,凶狠的道:“打死了算我的。”

    华锐枫被打得浑身是血,很快陷入了昏迷,但没有人送他去医院,只是把他扔到了后面黑暗的巷子里。

    鲜血顺着他的额头,不停往下淌,最后淌到了他脖子上从小就配搭在身的木牌上,木牌开始亮了起来,散发出暗红的光茫……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