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建工业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九章 纱锭背后的大利益

    马六的肠子都悔青了,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山上,怎么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自己会红毛鬼的话。

    要不了多久,整个寨子就会传遍他会红毛鬼话,到那时本来就被人看不起的他,将会遭到所有人的唾弃。

    好在还有唯一一个补救的办法,只要自己对小掌盘子有用,以后山寨里的响马就不敢欺辱他。

    王由桢接下来的话,却彻底断了马六的最后一丝希望:“我……是……西洋的船长……是给你们带来……财宝的。”

    小掌盘子听到王由桢会说大明的官话,打消了心底的最后一丝顾虑。

    这才像一位来自西洋的掌柜,现如今来大明做生意的西洋掌柜,哪一个不是拥有一嘴流利的大明官话。

    小掌盘子打消了心里的顾虑,便带着王由桢往山上走去,没过多久消失在树木稀疏的山脚。

    马六耷拉着脑袋,病殃殃的跟在后面,恨不得亲自把自己的嘴给撕烂了。

    心里不停的怨恨自己,学什么不好,偏要学红毛鬼的话。

    一炷香过后。

    王由桢在几十名响马的押解下,来到了浮烟山的山寨。

    在过来的这一路上,基本上都是陡峭的山路,在抵达山寨前方的那一刻。

    豁然开朗。

    突然出现了平坦开阔的高台地,高台地上建造了一堵寨墙,寨墙并不是想象中的木头结构。

    这堵寨墙更像是一堵小型的城墙,通体是由粘土包裹砖头建造而成。

    城墙上还建造了许多的格眼,格眼一般是用来燃放鸟铳。

    王由桢仔细数了一数,大致有六七十个格眼,心里产生了一丝凝重。

    从这六七十个格眼看来,这伙响马手里少说也有六七十支鸟铳,实力相当的惊人了。

    相当于小半个千户所的实力了。

    小掌盘子与负责驻守在墙上的小掌盘子,进行了一番黑话切口后,沉重的寨门缓缓打开了。

    王由桢走进响马的山寨里面,首先看到的是一条宽阔的土路,蔓延而去。

    土路两侧有房屋,茅房,牲口棚,水井。

    还开辟了大量的田地、菜畦,以及一大片晒场。

    这哪里是山寨,分明是类似于鱼儿镇的集镇。

    这名叫做副爷的小掌盘子,一路上没怎么说话,也没有什么表情。

    当他走近山寨里面以后,心情明显不一样,连带着表情也好了很多。

    小掌盘子主动说了一句话:“这位西洋的掌柜,你可要想好了你所说的那场富贵。”

    “如果不能让掌盘子满意,你的小命可就交代了这里了。”

    王由桢装作大明官话不熟练的样子,磕磕巴巴的说了句大富贵,便跟着小掌盘子走向了山寨的聚义厅。

    成书于洪武年间的水浒传在大明极其风靡,讲得又是山贼水匪的故事。

    这就造成了山东响马的寨子,十个有九个叫聚义厅,剩下一个还是忠义堂。

    王由桢走进聚义厅里面,见到了整个山寨的掌盘子,立即行了一个西洋的礼节。

    掌盘子是个中等身材,穿着一件棉布做的右衽衣,手里拿着一把折扇。

    一点也不像杀人如麻的响马头子,倒是像一位喝茶品香的读书人。

    掌盘子‘啪’的一声合上了手里的折扇,笑着说道:“有失远迎,还请这位和兰东印度公司的船长见谅。”

    王由桢没去说一些虚头巴脑的客气话,以他现在的这个身份,也说不出那句话。

    装作没怎么听懂的样子,自顾自的开门见山说道:“我……是来卖纱锭的……七分五厘银子一斤。”

    掌盘子作为掌握整个山寨生杀大权的上位者,这些年又因为杀人如麻,早就磨平了心性。

    这些年来无论面对任何事,基本上都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副爷从掌盘子还是一个小小的响马,就一直跟在身边,从来没见过掌盘子有什么异样情绪。

    谁知道,听到一句七分五厘银子一斤,掌盘子竟然是直接从官帽椅上站了起来。

    语调也重了很多,甚至是带了一丝颤抖号:“此话当真。”

    王由桢对于掌盘子的反应早有预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自己卖给他的纱锭只要七分五厘银子一斤。

    王由桢为了算计孙包户,做好了各种充足的准备,充足到了繁琐的地步。

    孙包户不论是地位还是财力,都远远高于他。

    这么一来,孙包户所能了解到的各种内情,手里所掌握的各种人脉,对于王由桢来说也是一种降维打击。

    王由桢所能做的事,把这些以自己身份所能了解到的各种消息,发挥到极致的作用。

    王由桢正是做到了这一点,这才让一位山寨掌盘子‘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就像是听说自己被朝廷封了一个武官。

    以王由桢对孙包户各种消息的分析,性情极其的贪婪,能多占一厘银子是一厘。

    那么这样一来,孙包户卖给掌盘子的纱锭,能够高出一分银子是一分。

    王由桢便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数目,孙包户卖纱锭的价银。

    最少是一钱银子一斤。

    王由桢再次经过详细的分析,谨慎的敲定了他卖给掌盘子的价银。

    七分五厘银子一斤。

    少了两分五厘银子。

    看似不多,但纱锭可是大宗货物。

    以孙包户纺纱作坊的产量,一天大概能纺出四百纱锭,一个月就是一万二锭纱锭。

    如果每锭纱锭多赚二分五厘银子,一年下来就是三千六百两银子。

    这可是三千六百两银子,足够掌盘子买上几十万斤的粮食了。

    别说是突然从官帽椅上站起来,就是从官帽椅上跳起来,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王由桢正是心里有了一连串的精准数目,这才敢明目张胆的来找杀人如麻的响马。

    虽说孙包户的身份和地位对于王由桢来说是个降维打击,工业时代的机械对于农业时代的手工作坊,更是降维打击。

    这一次,王由桢就要完成一桩从未有过的壮举,以底层盐丁的身份打倒一位本地的土皇帝。

    让这位土皇帝尝尝被工业碾压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