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建工业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八章 西洋人在大明的地位

    王由桢离开家是为了去找二叔,做事极为谨慎的他,担心招来不必要的注意。

    耐住性子没有直接去鱼儿镇,转身去了祠堂门口守着,等二叔傍晚的时候送棉花。

    来到祠堂门口,王老爷子没有像个亲军一样,一丝不苟的守在祠堂门口。

    那么一来便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明摆着告诉别人祠堂后院一定有秘密。

    王老爷子搬来一张藤椅,躺在祠堂门口的柿子树下。

    眯着眼睛,看似是在睡觉,其实警觉的注意着祠堂周围的一切。

    任何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王老爷子,因为他当年在边关干的是夜不收。

    经常深入辽东腹地,勘探八旗兵的情况。

    王由桢以为爷爷睡着了,没去打扰爷爷睡觉,搬来一个小木墩,老老实实的坐在爷爷旁边。

    黄昏时分。

    刺眼的太阳变成了温和的橘黄色,洇染出一片片绚丽的霞云。

    这个时候的海平面上是最美的,王由桢没有心情去看海边的晚霞日落,注意力全在村子里的那条土路上。

    一袋烟功夫过后。

    王伢人赶着一辆骡车回来了,车架上盖着一层黑色油布,看不清装的是何物。

    王伢人瞧见王由桢在这里,敦厚笑道:“大儿,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王由桢的身体早就康复了,二叔每次见了他还是关心的询问两句,拍着胸脯笑道:“早就好了。”

    “二叔歇着,车里的东西交给侄儿了。”

    王伢人连忙摆手,硬是拦着王由桢不让他干这等粗活,一个人把骡车赶到祠堂后院,解开黑色油布往下卸棉花。

    等到二叔忙完了,王由桢递过去一碗井水说道:“二叔,侄儿需要一些东西。”

    王伢人一口喝干井水,用袖子抹了一把嘴,示意王由桢尽管说。

    不过,王由桢要的东西让他感到有些奇怪,甚至是怪异。

    一根文明棍,六顶红毛番的假发,一套和兰船长服,五套和兰水手服,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丹砂染料。

    奇怪归奇怪,想到侄儿算是半个神仙,也就没多问,用心的去给侄儿买这些贩洋货物了。

    两天后。

    这些在南洋都很难买到,尤其是船长服更是没地方买,王伢人只用了两天时间就置办齐全了。

    王由桢对于二叔在商贾方面的能力都感到惊叹了,这办事能力足够媲美一些大资本家年轻的时候了。

    贩洋货物置办齐了,第二天一大早,王由桢便带着五名弟弟离开了盐池村,出了一趟远门。

    盐池村附近有一条流经两府的大河,潍水。

    王由桢正是因为这条大河,确定了自己在大明的山东巡抚司、莱州府、昌邑县。

    这趟出远门,王由桢用一钱七分银子租赁了一艘几十料的小型平沙船,顺着这条潍水前往了一百多里外的地方。

    符烟山。

    山东自古以来多响马,尤其是明末这个动荡的年份,山东巡抚司各地冒出了大大小小许多响马。

    昌邑县也有一股响马,那股响马就落草在符烟山。

    谁也没能想到,就连王由桢也没想到,孙包户的纱锭竟然是卖给了一股不事生产的响马。

    王由桢带着五名弟弟坐上平沙船,前往了一百多里外的符烟山。

    三天后。

    王由桢再次从平沙船里下来,包括他那五名弟弟已经彻底变了样。

    哪里还是大明的盐丁,分明就是一位高贵的和兰东印度公司船长,以及他的心腹水手。

    王由桢没来过符烟山,又没有导航,只能凭借二叔画的一张舆图,加上不停的找人打听。

    终于在快到黄昏的时候,王由桢来到了符烟山山脚下。

    符烟山占地很广。

    地势高,十分的陡峭。

    王由桢抬头望去,山林稀稀疏疏,大部分都被砍了,只留下一个个树桩。

    还没等他看清周围的地势。

    十几名手拿长枪大刀的响马,突然从附近的山沟和草丛树林里冲了出现,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直到响马们快冲到面前了,王由桢这才注意到周围多了十几个人。

    王由桢看着周围的响马,心想不像是小说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咋咋呼呼的冲出来一堆人,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要偷袭了。

    看来小说电视和现实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这样才更符合响马们的身份。

    响马们冲过来以后,没有说上一大套你从哪里来、你叫什么名字的废话,提起长枪大刀就要杀了王由桢兄弟六人。

    王由桢立即开口说话道:“Doe het niet, ik heb rijkdom gebracht。”

    领头的小掌盘子听到王由桢咋咋呼呼的说话,挥了挥手,示意兄弟们暂时停手。

    倒不是小掌盘子听懂了王由桢的话,眼光毒辣的他瞧出王由桢身上没多少银子,衣着打扮又是富得流油的海商,可以抓起来当绑票。

    由于靠海的缘故,经常有海商在县城出没,响马里倒是有一个会番邦语的响马。

    小掌盘子眼睛紧紧盯着王由桢等人,命令道:“去把马六喊来。”

    瘦小如同猴子的马六,慌忙从后面跑了过来,满脸的谄媚:“副爷放心,小的这就把红毛鬼的话说给您听。”

    马六当年偷过有夫之妇,后来要被夫家的宗祠追着打杀,这才落草当了响马。

    马六本来就被符烟山响马看不起,一些不知道他会番邦语的响马,听说他居然会红毛鬼的话,看他的眼神更鄙夷了。

    小掌盘子更是皱起了眉头,厌恶的说道:“这票做完,你不用跟着老子了,去马房养马。”

    马六刚说完自己会西洋话就感觉有些不对,瞧见周围响马的眼神,又听见小掌盘子的喝叱,当场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我这个贱嘴,学什么蛮夷话。”

    王由桢一直看着这一切。

    神色复杂。

    后世,有些人稍微会两句洋文,就恨不得把脑袋翘到天上去。

    用洋文交流,就自以为高人一等了。

    在大明,在这最后一个汉家王朝。

    大明人人把学会洋文当做一种耻辱。

    从耻辱变成高人一等。

    这一切的转变,就是因为辫子建立的满清。

    因为满清签署的一条条丧权辱国条约。

    一点点的击溃了自从秦汉以来,耗费几千建立的民族自信,也让西方人把国人看的连黑肤人都不如。

    大明从洪武开国,不管君王是贤明也好,昏庸也罢。

    从始至终,从不岁币,不议和。

    即便是亡国。

    也绝不对外辱退让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