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建工业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六章 纺纱业的银利

    王由桢还在怔怔的注视珍妮纺纱机,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王老爷子已经回过神来了,踢了一脚用力转动摇杆的二子:“停手!停手!”

    “使那么大的力气,别给摇坏了。”

    王伢人慌忙停下手里的动作,站在旁边挠了挠头,不敢吭声。

    王老爷子喝止了二子,转过头来,慈祥笑道:“孙儿,这种纺纱机可有名字。”

    西方发明珍妮纺纱机要在一百年以后,既然大明提前开启第一次工业革命,就应该有一个属于大明的称谓。

    王由桢沉思了片刻说道:“爷爷,就叫做百锭纺纱机。”

    王老爷子这等边关出身的军士,最是厌恶那些酸腐文人取的一堆云山雾绕名讳。

    通俗易懂的百锭纺纱机,倒是对了他这等边军的胃口,王老爷子哈哈笑道:“好名字,以后就叫百锭纺纱机了。”

    王由桢这是根据工业时代给工业机械取名称的方式,取了一个百锭纺纱机,一切以直白、简洁、通俗为主。

    不然,一台纺纱机取一个天宫九天织女纺纱机,这纺出来的是纱线,还是酸腐文人的酸腐文章,一点也不务实。

    王由桢取好名称,转头看向了不停点头的二叔王伢人:“二叔,市面上的棉花多少银子一斤,纱锭多少银子一斤。”

    这句问话涉及到纺纱作坊的根本银利了,王伢人过去二十多年接触的都是贩洋货物,对于纺纱作坊从未接触过。

    按理说是不知道的,王伢人却是张嘴就来:“棉花五两银子一担,一担百斤,也就是五分银子一斤。”

    “纱锭就贵多了,一钱银子一斤。”

    棉花只是经过纺纱机的初加工,就能从五分银子一斤卖到一钱银子一斤,转手就是一倍的银利。

    难怪英格兰这些国家在第一次工业革命期间,最赚钱的行业就是棉纺织业,催生了很多大资本。

    王由桢最开始选择百锭纺纱机,正是因为英格兰这些西方国家已经走出了一条最便捷的工业道路。

    他准备摸着英格兰过河。

    清楚的知道了棉花和纱锭价银,王由桢嘱咐道:“麻烦二叔想办法运来十担棉花,尽量不要让外人知晓。”

    “另外,请两位婶娘和我娘亲过来纺纱,毕竟百锭纺纱机见不得人,决不能让外人知道。”

    王伢人脸上没有了敦厚,满脸的严肃,擅长珠算的他比任何都清楚百锭纺纱机涉及多大的利益。

    官僚乡绅的纺纱机纺出一锭纱锭赚了五分银子,同一时间,百锭纺纱机已经赚了五两银子。

    足足一百倍的差距。

    再三嘱咐二叔要小心谨慎,王由桢就想着借助这件事让爷爷不再那么劳累,好好的颐养天年:“爷爷,以后您老人家也别做木匠营生了。”

    “孙儿记得爷爷从边关退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一口戚家刀,埋在了祠堂里。”

    “这样吧,爷爷把戚家刀请出来,以后守在咱家的祠堂,避免有外人进来。”

    王老爷子为了养活全家老小,只能把那口斩杀过八旗鞑子的老伙计,埋在了祠堂的门口,一直是他最大的遗憾。

    那口刀分明是斩杀过八旗鞑子的英雄,却只能像个尸体一样埋在土里。

    王老爷子听到孙儿的恳求,满脸笑意的摆了摆手,示意孙儿和二子离开,答应了这件事。

    王由桢在村口和二叔分道扬镳了,转身去盐田找自己的五名兄弟。

    外面有二叔操办,家里有爷爷看着,王由桢没了后顾之忧,准备去一趟孙包户的纺纱作坊。

    王由桢做事极其谨慎,任何事都要先掌握最详尽的信息,才会做接下来的安排。

    何况是推翻一个把持地方的土皇帝,这种事尤其要谨慎,稍微有半点差错,就有可能让王家灭门。

    泥泞又空旷的盐田里,五名弟弟正跟着三叔晒盐,准备三家今年的盐课。

    王由桢打了声招呼便带着五个弟弟离开了这里,让他们一人握着一根粗棍,顺着乡间土路前往了纺纱作坊。

    孙包户的纺纱作坊就在孙家宅子旁边,距离盐田只有几里路,走了不到一炷香时间就来到纺纱作坊附近。

    这里距离官道不远,修建了一座凉亭。

    凉亭前方有一块碑石,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篆刻的字迹早已斑驳。

    王由桢站在半人高的石碑前,依稀能够看到《黄忠宣赋》几个楷书。

    这个人倒是知道,并不是三国里的那位五虎上将,而是昌邑本地最大的名人。

    本名黄福,曾经在成祖年间官至六部尚书。

    王由桢带着几名弟弟走进凉亭里歇脚,吹着凉爽的海风,看向了不远处的纺纱作坊。

    纺纱作坊占地不小,大致相当于小半个村子了。

    外围是一圈土墙,土墙很高,一般乡民看不清里面。

    好在王由桢个头比较高,借助地基较高的凉亭,可以清楚的看见纺纱作坊里面的情况。

    作坊里简易的搭建了茅草棚子,许多衣服破烂的纺妇正在纺纱线,周围有不少家丁拿着棍棒巡逻。

    王由桢大致估算了一遍,孙包户的纺纱机在二百架左右。

    二百架对于王由桢来说,只是两台百锭纺纱机而已,不过已经是全县的中等作坊了。

    这便是工业机械的优势,纺纱作坊占地半个村子所产生的银利,王由桢只用几方地就可以达到。

    得知孙包户有多少架纺纱机,每天纺出多少纱锭就不难计算出了。

    王由桢得到最想要的内情,招呼几名弟弟说道:“走吧,先回去。”

    就在几人刚刚走出凉亭,纺纱作坊里走出来四个人,全是身穿青布衫裤,头戴瓜皮小帽的家丁。

    四名家丁像是抬猪一样,抬着东西走向海边,刚好路过王由桢旁边。

    王由桢仔细一瞧,竟然是一名纺妇,这名纺妇瘦的已经没有人样,如同皮贴着骨头的骷髅。

    就在四名家丁要从王由桢身边离开,王由桢突然喝了一声:“你们要做什么!”

    家丁们本来就没干什么好事,突然听到一声大喝,着实吓的不轻。

    当他们转过脸来,瞧见王由桢身上打着补丁的灰色短衣,心想是个没钱没势的穷鬼,全都是变的凶神恶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