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建工业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五章 日不落帝国

    这个在老百姓身上敲骨吸髓的孙包户,是王由桢一定要推到的官僚乡绅。

    工业革命不仅仅是一场技术革命,更重要的是体制的革命,是对封建社会的一场大变革。

    王由桢距离孙包户不远,听到孙包户与管家交谈的一段话,对他的敌意更浓了。

    孙包户注视面前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的老百姓,没有半点一起拜神的意思:“明天在账上支五十两银子,去县衙请来那位擅长刑事的班头。”

    “五十两不够,就支一百两,无论如何也要把班头请来。”

    管家不明白自家老爷已经丢了一百两银子,怎么还要亲自扔出去一百两银子:“老爷这是......”

    孙包户放慢手里的东洋舞扇说道:“这可是神仙显灵,老爷我要是掌握了这种手段,还愁没有荣华富贵吗。”

    管家回头看向铁磨盘中间的大窟窿,郑重的点了点头:“老爷英明。”

    主仆二人合计完这件事,从泥泞的盐田离开了。

    王由桢不留痕迹的看了一眼孙包户离开的方向,等了有一盏茶功夫,带着几名弟弟回盐池村了。

    第二天。

    王由桢按照惯例带着五名弟弟在祠堂前练武,晌午刚吃过饭,五名弟弟去盐田帮忙晒盐。

    王伢人赶着一辆骡车回到了村子,碰见熟悉的乡里乡亲,就说要修缮祠堂。

    王伢人从小到大都是出了名的敦厚,乡里乡亲也没有怀疑,全都笑呵呵说声恭喜。

    王由桢对于二叔这么快就把事情办妥了,还有些惊讶。

    仅仅过去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二叔就把兑银、木料、铁料等等一堆琐碎事情办妥了,看来能做那么多年的伢人也不是白干的。

    王由桢先给二叔打了个招呼,示意他把料物搬到祠堂里面,便去祠堂后院帮忙了。

    祠堂后院的篱笆全部拔出了,王老爷子带着几名相熟的泥瓦匠,正在修筑一圈高大的土墙。

    还有几人按照王由桢的要求,搭建泥糊的棚子顶,还有在地面铺上一层青砖。

    这等豪奢行为,让几名泥瓦匠连连咋舌。

    毕竟,青砖可不便宜,这简直就是在地上铺银子。

    王由桢也清楚青砖不便宜,尤其对于目前的他来说,每一分银子都得花在刀刃上。

    工业时代修建工厂的第一要素,就是要对工厂进行地面硬化。

    水泥还没烧制出来,想要真正的对地面进行地面硬化是不可能了,只能暂时的用青砖代替。

    接连修筑了小半个月。

    前前后后花了近十两银子,总算是把祠堂后院的修筑好了。

    王老爷子推掉了盐丁们的木匠活,全力打造桑皮纸上的纺纱机。

    谷雨时节刚过。

    王老爷子按照桑皮纸上标注的尺码,丝毫不差的打造好了珍妮纺纱机。

    三台开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珍妮纺纱机,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大明一个不起眼的村子祠堂里。

    王由桢注视这三台珍妮纺纱机,呼吸不免粗重了许多。

    王老爷子和王伢人更是忍不住去抚摸珍妮纺纱机,动作十分的轻柔,就像是当年抱着刚刚出生的王家长子长孙。

    当两人的手掌落在珍妮纺纱机上面,手掌忍不住出现了轻微的颤抖起来。

    这可是能够同时纺出一百纱锭的纺纱机。

    王由桢努力平息了心情,开始检查珍妮纺纱机。

    珍妮纺纱机主要是由滚筒、粗纱筒管、可移动张力杆、垂直纺锭、传动轴等等结构组成。

    王由桢细致的检查了一遍,再三确认没有问题了,看向了爷爷和二叔。

    在两位长辈期待的眼神里,王由桢踩着干净坚硬的青砖地面,走到了转动轴旁边。

    单手握住传动轴的摇杆,轻轻一摇。

    随着一声‘咔吱’响起。

    就像是开启了某种宝藏地宫。

    两声。

    三声。

    十声。

    ........

    连绵不绝的‘咔吱’声响彻在安静而又空旷的后院。

    王老爷子和王伢人注视着开始转动的纺纱机,一百个纱锭同时转动,从未见到过这种神迹的他们,顿时激动的头皮发麻。

    也顾不上小心了,快步走到另外两台珍妮纺纱机旁边,学着王由桢的样子开始转动摇杆。

    三台珍妮纺纱机同时在祠堂后院响起,声音更响了。

    王由桢神色恍惚,险些落下泪来。

    作为后世的一名工科博士,比任何人都明白西方的各种技术封锁,给华夏带来了怎样的苦难。

    为了遏制华夏的崛起,更是开始用各种工业技术打压华夏,只是为了让华夏变成血汗工厂。

    而那些西方人就可以安安稳稳的躺在华夏百姓的血汗上,做个不用工作也能享受高福利的贝勒爷。

    这一次,王由桢要走完大明没有走完的道路。

    领先西方科技一个时代。

    对西方进行技术封锁。

    建立一个大明日不落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