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建工业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三章 超越时代的纺织机

    王由桢过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一个瓦罐,里面是从村口水井里打上来的清凉井水。

    走到到处都是木屑的爷爷身边,赶紧把手里瓦罐递了过去:“爷爷,喝口水。”

    王老爷子身材高大,再加上是从边关退下来的老卒,浑身透露着一股子凶悍气息。

    即便是已经到了花甲年纪,头发已经花白了,还是让人见了十分的敬畏。

    这么一个凶悍的老卒,瞧见自家的长子长孙,却是露出了慈祥的笑容:“不碍事的,爷爷做完这一点再喝。”

    王由桢脑子里的工业知识不敢透露给任何人,对于爷爷却是可以毫无保留了,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图纸递了过去:“爷爷,那天掉进海水里以后。”

    “孙儿去了一趟天宫,在那里过了一辈子,学到了很多知识。”

    王由桢昏迷了不过一天的功夫,就在天上过了一辈子。

    这种无稽之谈,王老爷子是相信的。

    大明老百姓相信神仙是存在的,更有天上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老话。

    王老爷子精湛的木匠手艺在十里八村都是数一数二的,一眼就瞧出了桑皮纸上画的是什么。

    一架单锭纺纱机。

    这东西十分的常见,尤其是单锭纺纱机,村子里的每个祠堂都有几个。

    盐丁们白天去盐池晒盐,妇人们就在祠堂纺织纱线,贴补家用。

    只不过有些怪异的是,纺纱机缠绕纱线的纱锭轴有很多。

    王老爷子仔细数了几遍,饶是以他在边关见惯了各种尸山血海的平淡脾性,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孙儿王由桢画的纺纱机,居然可以纺出一百锭纱线。

    王老爷子仔细数着纱锭轴的同时,也在查看这种前所未见的纺纱机是否可行。

    站在原地查看了半柱香时间,王老爷子突然沉默了,一句话也不说的站着。

    不过,他那只曾经砍下八旗鞑子的右手,这些年来第一次出现了颤抖。

    一袋烟功夫过后。

    王老爷子转过脸来,慈祥的脸容出现了从未有过的严肃:“桢儿,这件事千万莫要告诉其他人。”

    “这里面牵扯的银利太过惊人,万一走漏了消息,咱们全家都会小命不保。”

    王由桢哪里会不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同样是纺纱机,这种开启工业革命的珍妮纺纱机,效率是大明纺纱机的一百倍。

    这种惊世骇俗的珍妮纺纱机,足够让任何官僚乡绅杀了王由桢全家了。

    毕竟,王家只是一个盐丁村的小宗祠,灭了王家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王由桢认真的点了点头:“孙儿明白。”

    王老爷子好歹是从边关退下来的老卒,胆子比一般乡野老汉大的多,没有因为这种能够带来灭门之祸的纺纱机吓破胆,反而是想着怎么打造。

    桑皮纸上已经标记好了纺纱机的尺度,王老爷子拿出一个算盘,很快就珠算出了料物银价:“刨制这种纺纱机需要用上好的栎木,每斤七钱银子。”

    “另外还需要用牛皮和精铁,生黄牛皮最便宜,也要三钱六分银子一张。”

    “熟铁稍微便宜一些,三分银子一斤。”

    “爷爷亲自打造就不需要算上工银了,所有的料银加在一起,少说需要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对于官僚乡绅来说或许不多,但对于大明九成的老百姓来说,却是一笔天文数目。

    一头猪不过一两五钱银子,一头牛也只有八两银子。

    打造一台珍妮纺纱机足够买一头牛一头猪,还富余。

    王老爷子的木匠手艺再怎么精湛,架不住家里的孩子多,勉强能够维持一个温饱已经十分庆幸了。

    王由桢瞧见爷爷又沉默了,知道爷爷在想着什么,笑道:“爷爷,孙儿有银子。”

    “有一百两银子。”

    一百两银子?

    王老爷子听到这么一笔天文数目,没有惊喜,反倒是开始严肃了。

    三五两的还好说,一百两银子实在太多了。

    思来想去,王老爷子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桢儿,莫不是挪开了......”

    话说一半就不说了,接下来的话也不用多说了。

    王由桢认真的点了点头。

    至于长子长孙怎么挪开了千斤铁磨盘,王老爷子不会去关心,老脸上出现了大笑。

    孙儿真有本事。

    家里有了银子,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买来各种物料把东西打造出来。

    王由桢立即赶了回去,从院子角落挖出了瓦罐,抱到祠堂交给了爷爷。

    王老爷子小心翼翼把瓦罐藏在了祠堂,努力憋着笑容,哼着渔歌一路小跑的离开了这里。

    王由桢看着消失在乡间土路上的爷爷,心情大好。

    有了这种远超一个时代的珍妮纺纱机,不论是价银,还是产量。

    碾压所有官僚乡绅的作坊。

    这是工业文明对农业文明的降维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