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建工业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一章 土法炼硫酸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天启六年。

    昌邑县,盐池村。

    一名身穿粗布短打,脚踩草鞋的少年,站在盐池村附近的海边滩涂上。

    滩涂上摆放着许许多多的石制晒盐槽。

    形状如同砚台。

    少年名叫王由桢,世代都是盐的盐丁。

    自从几个月以前不小心在海里溺水,从昏迷中醒过来以后,完全变了一个人。

    从那以后没有再说一句话,经常来到盐池附近四处转悠。

    王由桢望着一方特殊的盐槽,上面盖着一块黑色的巨石:“我在221所的实验室发生爆炸以后,没想到回到了大明。”

    “这样也好,那就在中华最后一个汉家王朝开启工业革命,用坚船利炮炮轰西方国门。”

    “逼迫西方各国签订无数不平等条件,让那些西方人尝一尝西方人和狗不得入内的滋味。”

    在大明开启工业革命,建立一系列工业体系,最需要的是一笔笔海量的银子。

    王由桢作为一名一穷二白的盐丁家孩子,连饭都吃不饱,根本没有银子开启工业革命。

    这几个月闷不吭声的一句话也不说,是在熟悉这个时代的古话方言和风俗。

    直到今天,已经彻底掌握看不出任何破绽了。

    王由桢没了顾及,开始思索开启工业革命的第一桶金。

    这个第一桶金,就来自眼前唯一压着黑色石头的盐槽。

    盐槽属于一名姓孙的包户,孙姓包户因为痴迷《三国志通俗演义》,便效仿张飞在井口压一块巨石,在盐槽上压了一块铁磨盘。

    盐槽底部放了一百两银子,谁要是能挪开重达一千多斤的铁磨盘,底部的一百两银子就归那人所有。

    盐丁们又不是戏文演绎里的李元霸,哪里搬得动一千多斤的铁磨盘。

    铁磨盘已经摆放了三年多的时间了,没有一名盐丁能够搬动磨盘,拿走下面的一百两银子。

    王由桢同样是搬不动铁磨盘,不过他有另一种力量,可以取走里面的一百两银子。

    科学。

    接连看了几天,基本上清楚了四周的情形,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查漏补缺规划了一个多月的计划。

    王由桢踩着松软的滩涂,迈步走回家里。

    盐池距离盐丁们居住的盐池村不远,只用了半柱香的脚程便看见一片破旧土屋。

    推开一面破旧的柴门,王由桢走到不远处的墙角。

    谷雨时节刚过,各家各户忙着选种,为立夏的莳秧做准备。

    土墙的墙角,放着一盆用水浸泡的稻种。

    木盆旁边不远处,便是王由桢搭建的简陋化学实验室。

    王由桢先是给临时搭建的土灶添上树枝,拿着一个小瓦罐坐在上面,看向了墙角的另一个大瓦罐。

    从里面拿出一块青绿色的石头,放进小瓦罐里开始烧火。

    王由桢认真的盯着小瓦罐,心里继续不停的盘算计划。

    稀硫酸可以和铁发生中和反应,把铁块融化成水和气体。

    只要有一定剂量的稀硫酸,就能在铁磨盘上面开一个大洞,拿出里面的银子。

    硫酸的制备需要强大的化工基础,修建变换气脱硫塔、吸收塔、脱苯塔等等一系列化工机械。

    王由桢所在的大明,就连蒸汽机都没有,更别说化工业体系了。

    好在王由桢拥有大量的工业知识,土法上马,找到了一种简陋的硫酸制备方法。

    皂矾干馏法。

    有了制备硫酸的办法,接下来就是寻找原材料了。

    王由桢前前后后找了几个月的时间,终于打听到在盐池村西方几十里外的小山上,有类似于皂矾的石头。

    随后找到了三叔,让三叔从小山上带回来几大块皂矾石。

    前几天刚把皂矾石送过来,王由桢开始干馏硫酸,实行规划了很久的计划。

    生产硫酸以前有一个重要的前置条件,硫酸的储存。

    一般是用密封性良好的玻璃器皿,现在是一点工业基础都没有的大明,王由桢只能因陋就简的继续土法上马了。

    使用不会被强酸腐蚀的瓦罐,再找来一些生漆涂抹在盖子上。

    连续干馏了几天。

    制备了小半罐的硫酸,王由桢从墙角站起来活动了身体,开始配制稀硫酸。

    王由桢端起旁边早就准备好的水瓢,往瓦罐里倒入蒸馏水。

    盐池村由于靠近海边,井水里具有一定的碱性,只能倒入干净的蒸馏水进行配制。

    直到灌满了硫酸罐子,稀硫酸基本上配制成功了。

    王由桢把稀硫酸放在旁边的木架子上,疲倦的脸上露出了笑意:“在没有任何工业基础的大明,生产出了全世界第一份化工产品。”

    “我这也算是创造了历史。”

    何止是创造了历史,说上一句化工业之父也不为过。

    不过,王由桢瞧不上一个化工业之父。

    他要做大明的工业之父。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