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会拍烂片啊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四章?? 我有大梦想!

    严格来说,张雅跟沈浪是同岁,当然,社会地位上,沈浪和张雅差得十万八千里。

    一个是不求上进,自我放弃,估计都很难毕业连本科都不好混的穷学生,而另一个则是燕大博士生,燕影最年轻的几个辅导员之一……

    一个前途无亮,一个前途无量。

    沈浪并没有觉得唏嘘。

    不管是原先的世界还是现在这个世界,人与人都是不能比的。

    毕竟有些精哥,一生下来就是国民老公预备队,而有些经过长途跋涉终见彩虹的精哥突然发现自己就是替国民老公擦皮鞋,还特么一帮人去争着擦,晚了还擦不到……

    这能比吗?

    “沈浪,我什么时候说电风扇送你了?”

    当沈浪敲开办公室以后,张雅铁青着脸盯着这个戴着文质彬彬的眼镜,看起来有些憨憨的家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张老师……我……”

    沈浪不自觉又看了一眼旁边的电风扇,整个人突然又羞愧地低下头。

    战战兢兢,诚恳认错态度无比良好得让人生不起气来。

    嗯……

    张老师有了新电风扇,那么,那个旧的是不是就是我的了?

    该死,明明是惭愧的时间,脑子怎么总想这些东西?

    “电风扇拿回来!”

    “好!现在就回去拿……”沈浪身体一震,立马如小鸡啄米一般点点头。

    “哎,算了,沈浪,我再提醒你一遍,还有一个月你就要重考了,你一定要好好看书,知道吗?有什么不懂的,随时可以电话找我……”

    “我会的。”沈浪继续小鸡啄米,认错态度良好到让人无可挑剔,但心中却琢磨着怎么跟张雅聊聊自己的“梦想”。

    “还有,你毕业设计做了吗?张川和张晚晴等人一起做了一组关于青春类型小电影,黄老师给予很高的评分,你呢?其他人都有拿毕业设计报告上来,就你什么都没有……”张雅无奈地摇摇头,不说还好,一说就又开始恨铁不成钢了。

    脑壳痛。

    自己第一年当辅导员,一腔热血想好好地把这个班级带好,虽然不一定带得多优秀,但至少也不要出现像沈浪这样的祸害吧?

    这人,就不能长点心?

    “老师……我……”

    办公室突然寂静。

    沈浪又听到了办公室里的呼呼风声,他再次感觉自己良心上受到了自我谴责,再度低下头自我批评。

    “你……算了,今天叫你过来不是来说你的……很多话,我已经说了好多遍了,不再想说第二遍了,你的前途是你的事情,我不知道这一年时间里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也许你觉得这张毕业证没什么用,但是,我是你辅导员的一天,我就有义务提醒你,让你好好地,哪怕是稍微上进一点……毕业设计和补考,还有以后的毕业证,都是很重要……你,哎……”

    这一招很顶用,张雅看着沈浪这副惨兮兮的模样,心中满肚子的话一时间也说不出来了。

    傍晚的夕阳透进窗户照在了办公桌上。

    办公室再次寂静。

    张雅不喜欢这种压抑,突然觉得不知道是不是夕阳照下来的原因,她竟觉得沈浪这个人身上带着非常重的迟暮感……

    这种感觉真不像是一个还没出社会的青年身上所散发的。

    “老师……”

    沈浪慢慢地抬起了头,然后推了推眼镜。

    刚才散发的那一股迟暮之气突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形容不出来的深邃。

    “怎么了?”

    “老师,你拥有过青春吗?”

    沈浪整理了一下衣服,看了一眼张雅以后,目光不自觉地看向窗外的叶子。

    “???”

    张雅茫然。

    “老师,你有梦想吗?”

    “……”

    张雅从来都没有看到沈浪表情如此认真过。

    “沈浪,你想说什么?”张雅皱眉。

    沈浪又想做什么?

    “我出生一个农民家庭,我曾经怀揣着导演梦,来到了燕京,刚来燕京的那一年,我被这座大城市所震撼到了,这大城市里拥有着我梦想中的一切,它的花,它的鸟,它的树……一切的一切,都让一个农村穷小子感觉到了一丝自卑的感觉……”沈浪的声音似乎变成了追忆,开始变得平缓了起来。

    “一个穷小子的导演梦,多难?”

    “我很认真学习,觉得一切都会好的,我觉得学习是一个相对公平的世界,我甚至很努力,其尔夫书里的那一句:努力的人,总会有好的,幸运的结局,这句话我一直奉为经典……”

    “但是,再后来,我看到了很多比我不努力的人,却有一个比我努力到死都要好的结局,在我努力学习专业知识的时候,人家已经是导演,是编剧了,虽然拍出来的电影票房不怎么样,但确确实实是顶着新锐导演的名头……”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我有梦想,我不甘心,不服输,于是,我写很认真地,花费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写了一个剧本……”

    “……”

    “……”

    沈浪就在张雅的注视下,坐了下来开始认真地胡说八道起来。

    “我写了一个剧本,整个燕京有三十家影视公司,我一家家地找过去……然后一家家地被拒绝,甚至人家当着我的面把剧本扔进垃圾桶,还吐了一个浓痰,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真的啥都不是……”

    “后来,我开始觉得努力没啥用了,我开始堕落了……”

    “……”

    “……”

    “但是,自从这段时间遇到了张老师你以后,我感觉我看到了希望与光明,仿佛,在我最黑暗,最深渊的世界里,出现了星星萤火,然后,就在刚才,我心中的梦想突然又被点燃……”

    “张老师,你能不能帮帮我?我保证,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

    说到最后……

    沈浪抬起头,眼神无比复杂,却也蕴藏着无尽的恳求,仿佛一个可怜兮兮又无助的大男孩一样。

    “你想要什么帮助?有需要的,我能帮的,我会帮。”张雅突然心软了。

    “我……需要一点点投资……”沈浪握紧拳头,仿佛赌上了一切:“老师,我想拍电影,我要证明,我,不比任何人差!”

    “你的电影预计多少投资?”

    “不多,一百万就行!老师,这算是你的第一笔投资,我保证,你的投资不会亏,事实上,我做过市场调研,而我的剧本实际上也是市场主体为主……”

    “……”

    电风扇戛然而止。

    停电了。

    沈浪滔滔不绝地对着张雅说着各种电影市场,以及电影的未来,时不时嘴巴蹦出一些各方面让张雅都不知道真假的数据……

    像极了……

    街边卖皮鞋的小商贩……

    但偏偏,竟有那么一点点,专业!

    张雅呆呆地看着沈浪。

    不知怎的,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这小子是不是搞传销的?

    连老师都骗?

    ………………………………

    唾沫星子横飞完以后,沈浪灰溜溜地离开办公室。

    张雅不是傻子,剧本都没看就聊了一堆关于未来电影市场的问题,张雅甚至一度觉得沈浪把她当成傻子了。

    然后,沈浪口中的一百万变成了二十万,二十万变成了十万……

    沈浪说得很认真。

    张雅听得很认真,很感动,感动到张雅亲自帮沈浪开门,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最终……

    咱浪哥的第一笔投资就这么没了。

    抬头看着升起的月亮,沈浪呆呆地坐在操场旁的草地里迟疑了半天,肚子咕咕直叫,正打算吃点东西再考虑的时候,他看到一辆保时捷呼啸而过……

    他眼睛突然一亮。

    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一段关于保时捷主人的资料……

    保时捷的主人名叫陈飞宇,是张雅的追求者,是一个娱乐圈里的富二代,现在像往常一样过来邀请张雅共进晚餐……

    虽然,似乎没有成功过。

    这一次,他又捧着玫瑰花站在办公室下面等着张雅,一脸的诚恳……

    然后,这一次,张雅又微笑着摇摇头,开着自己的宝马X5离开了陈飞宇的视线,留下一脸无奈的陈飞宇。

    沈浪下意识地朝陈飞宇的方向走去……

    “陈哥……”

    “??”

    “陈哥,你就是一个舔狗都不算的备胎,你这样做,这辈子都追不到我姐的……”一阵刺耳的声音在陈飞宇耳畔响了起来。

    陈飞宇转过头。

    看到露着笑容的沈浪。

    “你姐,你是……”

    “我是张雅的弟弟,沈浪!虽然不同姓,虽然你没听说过,也查不出来,但实际上,我们是姐弟……嗯,亲姐弟!”

    “???”

    这货是谁?

    这货哪冒出来的?

    也没听说张雅有弟弟啊,难道是私生子?

    “陈哥,我没有当你是傻子,你觉得你很了解我姐的身世吗?不,你不了解!实际上,我一直在我姐的周围看着我姐,不妨告诉你,我姐身边有许多的优秀男孩子,但是,我都觉得不靠谱……”

    “你……”陈飞宇疑神疑鬼地盯着一脸神秘的沈浪。

    “你虽然很有钱,但你需要一份事业,啃老的富二代,我姐是看不上的……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你请我吃顿饭吧,在饭桌上聊聊我姐的事情……”

    心安理得的话,突然就这么在沈浪口里说了出来,甚至都不担心陈飞宇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