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位面修炼守则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六章 九阴之地

    按照传说这些功法可以一直修炼下去成为仙神,可茅山派这么多年连活过百岁的人都少,根本不可能修炼到功法中提及的高等修为。

    对于这件事茅山秘典中也有介绍,在天地初出之时天地灵气也就是自然能量最单纯最强大,吸收这种能量成长起来的修炼者强大到毁天灭地,但是随着时间流失能量因为各种原因不断转化衰竭变得越来越庞杂,吸收起来也就会越来越困难;

    现在这个时代的能量更是难以吸收转化,用以激发人体内世界提升以产生相应的能量,所以突破者越来越少。

    道门以人体为天地,吸收外界能量提升修为,以达到突破之后体内世界就算是能量释放出去还能快速恢复突破境界的能量,这也是许多人弄不懂高手出手战斗摧山裂海消耗了庞大真元,又没有见到他们胡吃海喝便能很快复原的缘故。

    人既是世界,世界就是本身,能理解这个道理的人很多,但是能够吸收外界能量提升自己,并且不断壮大自身突破超越的却凤毛麟角稀少无比。

    九叔已经有了白毛僵尸的抗打击能力,所以电影中就算他被不断打倒也不会如平常武者般没有反击之力,但是他却花费了四十年时间才有这个境界,也难怪文才会认为后面的那些境界没有意义了。

    在外面练武场,江萧将五招五雷掌法来来回回不知舞动了多久,直到天黑时远处山峰遮挡太阳闪烁之时他才回过神,此时他体内已经有了一丝淡淡的五雷真气流转,他抖了抖手,修炼半日之久他居然精气神十足。

    冲洗了一下回到客厅,九叔已经让文才准备好了夜饭,大家吃过之后文才还得到后院停尸房守夜便早早离开,九叔便继续传授江萧有关于手诀变化的技巧;

    至于茅山的请神上身术九叔却让江萧无需学习,玄阳真魂是没法请神上身的,学到大半夜,数十个手诀让江萧的手指变得有些发麻,不过好歹每一个手诀和咒文都被他牢记在心。

    第二天一大早,九叔收拾起起坟的家伙什,原本江萧无需跟着去,可他却想瞧一下僵尸到底是什么样子。

    同时他想借机接近任婷婷为未来的生活打好基础,当然他并不是说看上了貌美无比身材婀娜的任婷婷,他看上的是她家在镇上的关系;

    穿越了,第一件事是稳定下来,他已经是二十多的人,不可能一直寄宿在九叔家里,他还得为未来的生活做好准备。

    帮着九叔拎着口袋出门,到了小镇口任老爷一家和请来的民夫已经在等候,这任老爷与任婷婷坐在抬椅之上,由于今日要上山,任婷婷换了一身当地的淡蓝碎花紧身襟衫,看起来更是显得美丽了不少。

    秋生与文才早已经看得嘴巴张大,就算是见识过电视中不少美女的江萧也为之心神荡漾,不过他已经打定主意要找老婆也得等安顿下来再说,这任婷婷家中良田数百亩,大小店铺在当地和绍兴都有十几家,家产少说也是数十万光洋。

    富甲一方的富家女,江萧可知道最好保持点距离,何况就在任婷婷轿子旁边一个身穿保安队长服装的猥琐眼镜男正高度警惕秋生和文才的眼珠子。

    寒暄一下,大家便沿着小路向附近一个专门埋葬人的坟山而去,半个多小时后许多人都气喘吁吁,唯有九叔在阳光下显得极为淡然。

    在一座大墓之前队伍停下,任老爷和任婷婷旁边皆有人打伞遮阴,父女俩走到墓碑前摆下供品跪下磕头礼拜结束,这才对九叔说道:

    “这里便是家父之墓,有劳九叔了。”

    九叔示意任家仆人宰杀公鸡烧了纸钱,而他却沿着墓地看了一圈对秋生文才说道:

    “看好了,此地乃是九阴汇聚之地,中心只有五尺宽窄,埋葬时需要以立棺才能处于中心,而二十年之期恰好是此墓穴阴气轮转之时,所以必须迁墓以保证气运不流失。”

    江萧对风水之事倒是没多少兴趣,他在周围溜达着看那些民夫开挖墓堆,不一会墓堆起开,在平地上却出现了一层寸许厚的石灰。

    江萧稍稍一思索便走到九叔身边说道:

    “九叔,九阴汇聚一阳出,儿孙富贵财源滚,可九阴要想汇聚一阳,就必须阴气凝聚到中心时散开,可这里用生石灰封住了阴气出口,只怕是有了祸患。”

    九叔上前一看脸色不禁变得有些难看,他回头看向懵然之中的任老爷说道:

    “任老爷,这老太爷当年是得罪了什么人么?这九阴之穴本是极好的墓穴,可埋葬他的人却用生石灰封闭了生门,恐怕这福地变成了祸患啊。”

    任老爷不禁一拍手说道:

    “难怪了,当年得到这个墓穴,不少先生皆说这个墓穴能够汇聚无量财富,可父亲下地后我家生意却越来越差,我还说我的运气为啥这么倒霉,原来都是那个风水先生所为。”

    “......”

    九叔定睛看着任老爷,这任老爷才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般说道:

    “这地是父亲从风水先生手里强行买来的,原本风水先生打算自己埋在这里。”

    “唉......”

    九叔摇头叹息了一下,有钱人家强买强卖行为不端,也难怪风水先生会摆任家一道,这便是种下什么因结出什么果,他继续看着坟地,不一会土堆全部挖开,一口竖立着埋下的棺材便完好出现在大家眼前。

    民夫们用三脚架将棺材拉出,秋生与文才便迅速起开棺材盖,一推开一股阴气从缝隙中散发而出,在光线之下里面一具身着官补袍服的尸首居然保持着完整。

    “咦......”

    风入棺材,尸体上迅速长出寸许白毛,并且手指尖端的指甲开始疯长,九叔迅速一合棺材盖看向吓得不轻的任老爷说道:

    “令尊尸身吸收太多阴气,留之恐有异变,任老爷,按我的说法,就算是要移坟最好还是把尸体烧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