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诸天万界监狱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5章 脑补

    此人的心思可要比徐若岭细腻多了,而且,还无比得多疑。

    刷,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了过来。

    萧叶能够拒绝吗?

    这可是邪眼道人说的话,他要敢拒绝,都不用邪眼道人出手,其他人便会抢着将他的“头罩”给解下来。

    可是,他若解下头罩的话,那真面目一旦曝光,也只有死路一条。

    这成了两难之局。

    诸天值为负就这么惨吗,立刻就引起了邪眼道人的怀疑!

    “怎么,还要本道说第二遍吗?”邪眼道人森然说道。

    “张屠夫,你没有听到大人的话吗?”徐若岭连忙大声叫道,一边向着萧叶狂使眼色。

    萧叶这才道:“我怕模样太吓人,让大人不适。”

    “哼,本道什么场面没有见过?”邪眼道人不屑地道。

    “既然大人不嫌弃,我自然不敢不遵。”萧叶道,一边则是伸手,向着脸上探去,开始解了起来。

    他似是怕动作太大会影响了伤口,所以小心翼翼、动作极慢,这看得众人都是十分不耐烦。

    三圈之后,一层布掉到了地上。

    靠!

    众人看着萧叶的脸,不由一阵无语。

    因为他们并没有看到萧叶的脸,而是还有布挡着。

    萧叶继续解了起来,一圈、两圈、三圈,三圈之后,第二块布也被他拆了下来。

    可是,他的真容依然没有曝露,还有第三块布帛的存在。

    不过,出现第三层布帛后,上面也有血水渗有出来,看上去触目惊心。

    看到这一幕时,其实众人都是相信了萧叶的说辞,他确实被怪药人下了毒,将脸都是烂掉了,否则的话,这血水打哪来的?

    别说他们,便是邪眼道人都是打消了怀疑,不过,他既然已经将话放了出去,自然不会半途而废,折了自己的威严。

    他是上位者,哪怕做错了,亦要坚持下去,绝不可能自打耳光。

    又是两块布解下来,终于现出了萧叶的脸来。

    血肉模糊。

    虽然这里的每个人都是见惯了血腥,但是,看到萧叶的脸时,他们还是忍不住撇过了脸去。

    不是不忍看,而是太恶心了,影响到了他们的食欲。

    好不容易吃顿肉,哪能被破坏了食欲呢?

    这解开了之后,萧叶反倒有一种轻松之感。

    脸上糊满了血肉,还被蒙在十几层的布里,他能好受吗?

    现在终得释放,让他长长地松了口气。

    ——之前他可是做足了准备,宁可忍着难受,宁可这一招用不上,在这个险恶无比的地方,他必须无比得谨慎,否则的话,那就是嫌命长了。

    邪眼道人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笑道:“怪药人真是转性了,居然还留了活口,你的命——咦,你不是张屠夫!”

    他刚想说萧叶命大,但是,却立刻发现了疑点。

    萧叶的脸上虽然糊满了血水,但轮廓还是看得出来的,与张屠夫有着极大的区别。

    这是一个冒充的!

    什么!

    听到邪眼道人的话,众人莫不齐齐站了起来,向着萧叶看去,一个个都是杀气腾腾,只待邪眼道人一声令下,他们便会群起而攻。

    萧叶暗暗叹了口气,他明明已经做足了准备,眼看就要过关了,却还是被看出了破绽。

    还是因为诸天值为负,所以诸事不顺吗?

    他心中念头电转,脸上却没有露出半点惊惶之色,想要渡过这个难关,便要看他接下来的发挥了。

    稍有差池,万劫不复!

    他露出笑容,从容道:“不错,我确实不是张屠夫。”

    “哼,胆子不小,不但冒充张屠夫,还敢跑到本道这来!”邪眼道人并不急着出手,一是好奇,二来也是他太自信了——本身就是高手,再加上背后还有一位先天强者撑着,让

    萧叶在脸上抹了几把,虽然还是有些血污,但已经隐约可以看出他的模样了。

    “你是那个小子!”徐若岭脱口而出,他昨天见过萧叶,虽然萧叶现在满脸血污,但还是被他认了出来。

    他充满了惊讶,这小子明明只有后天四层的修为,而且还身受重伤,怎么都不可能是张屠夫的对手,又是怎么从张屠夫的手里逃生的?

    要说张屠夫因为什么而放过了萧叶,这真是打死他也不相信。

    ——张屠夫不要命了?

    萧叶却是看也不看他,向着邪眼道人道:“张屠夫已经被我杀了!”

    这自然是一句废话,他能够冒充张屠夫站在这里,自然说明张屠夫被他干掉了。

    但是,亲耳听到萧叶说出来,众人还是露出了惊容。

    “张屠夫好歹也算是本道的人,你既然杀了他,那没什么好说的,你便替他偿命吧。来人,拿下他,洗洗干净,我们加餐!”邪眼道人淡淡说道。

    众人皆是露出垂涎之色,刚才吃的极可能是张屠夫的肉,难怪又老又没嚼劲,而且,一百多人分这点肉,每个人才能分到多少,谁都没有吃够。

    萧叶心中一紧,他已经尽力在拖延时间了,可难道因为是诸天值为负的关系吗,邪眼道人根本没有多说的意思,上来就要取他的性命。

    这些人吃的肉中被他下了剧毒,可能就是几个呼吸之后,毒性就会发作,他要是倒在这当口的话,那真是太冤了。

    “哈哈哈!”他突然仰天大笑。

    “你笑什么?”邪眼道人随口问道,但并不显得多么好奇。

    “邪眼,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而来吗?”萧叶说道。

    “大胆!”众人连忙喝斥。

    邪眼道人嗤了一声,道:“装腔作势罢了!拿下他!”

    顿时,就有十几个人围了过来。

    怎么办?

    萧叶心中焦急,但脸上的神情却是更加镇定,大声道:“你是炼气九层的修为!”

    什么!

    邪眼道人顿时色变,这可是他最大的秘密,被他一直藏得好好的,便是刀魔亦不知道,现在却是被萧叶一口道了出来,让他如何能够不惊?

    难道!

    他猛地升起一个猜测,不由浑身都是颤抖起来。

    “住手!”他连忙大声喝道,斜眼死死地盯着萧叶,“你到底是什么人!”

    萧叶暗暗松了口气,他赌对了!

    现在邪眼道人明显乱了方寸,他要忽悠起来就简单了。

    “我是谁,你心里没数吗?”他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邪眼道人的心脏猛地一缩,升起了强烈的寒意。

    怎么可能呢!

    应该没有人知道他逃进大荒,而来了这里之后,他也从来没有曝露过自己,怎地会引来“那里”的仇家呢?

    而且,这可是万恶城,有进无出的,哪怕那些仇家知道了他的下落,又敢追进来吗?

    为了杀他,让自己也终生被困?

    谁会这么傻?

    而且,萧叶明明只是后天四层,谁会派这样的人来杀自己?不是搞笑吗?

    邪眼道人刚才是被吓着了,才会失了方寸,现在冷静下来,自然发现萧叶其实只是道出了他的真实修为,其他的根本什么也没有说,全是自己在脑补。

    他智商上线,冷冷道:“差点被你唬住了!给本道拿下他!”

    这次他就不急着将萧叶吃掉了,而是要亲自审问,为什么对方会知道他乃是炼气九层的秘密,待问出来之后,再吃掉也不迟。

    萧叶的心脏又是一紧,他本以为道出了邪眼道人的秘密之后,便可以随便自己忽悠,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反应了过来。

    而邪眼道人的手下也纷纷包围了过来,其实只需要一个人出手便可以轻易将萧叶拿下,但是,为了在邪眼道人面前表现一下,他们自然个个争先恐后了。

    形势一下子变得无比得糟糕!

    萧叶目光扫过,只见有人的脸上已经隐约浮现出了黑线。

    毒性发作在即!

    “哈哈哈,你们这些小卒子也配对付我?”他大笑,“看我手段,指谁谁死!”

    说罢,他向着一人指了过去。

    那人自然不会相信,冷笑一声,便又向着萧叶扑了过去。

    “大胆!”萧叶斥道。

    嘭!

    那人一个踉跄,竟是应声扑倒于地,四肢微微抽搐一下,便不再动弹了。

    这可是怪药人弄出来的毒药,连后天九层高手都能放倒,他不过后天五层,这毒性不发则已,一发便立夺性命。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是倒抽凉气,升起一种强烈恐惧。

    真得指谁谁死!

    一时之间,众人都是连连倒退,哪一个都不敢上前。

    邪眼道人亦是震惊不已,他来自另一个世界,所以,他想得更多,以为萧叶动用了某种神秘手段。

    他本笃定萧叶是在虚张声势,可现在却又不确定了。

    “倒!倒!倒!”萧叶随手而指,只见每个被他所指的人都是应声扑倒。

    言出如法!

    邪眼道人更加惶恐,明明没有发现真力波动的痕迹,可人却是倒地而亡,这说明了什么?

    萧叶亦是属于他这个世界的人,所以才会这样的手段。

    而且,他只能看出萧叶是后天四层,可萧叶却是一语就道出他乃是炼气九层,这说明了什么?

    萧叶的修为还要在他之上!

    因为只有高境界的修士才能轻易看出低境界修士的修为,反过来则不行。

    萧叶太年轻了?

    就他所知,在一些大派之中,便有在二十岁之前突破筑基的超卓天才,所以,年轻绝对不代表境界低弱,另外的话,有一些强者在修出元婴之后,甚至还能返老还童。

    如果萧叶真是这样的老怪物,那他即使有一百条都不够人家一只手杀的。

    邪眼道人胆战心惊。

    大荒残酷,万恶城更是凶险万分,但是,跟他来的那个世界相比,却根本不算什么。

    ——哪怕在万恶城,你顶多也就是将人杀了,至不济吃了,是不是?

    可他那世界中的大能,却可以将人的灵魂都是抽出来,折磨十年、百年甚至数百年,直至灵魂都是腐朽。

    这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住手!”邪眼道人先大喝一声,不过众人皆已经被吓住了,哪怕他不开口也没有人再敢出手,然后,他向着萧叶拱手道:“阁下来自何处?”

    用上了敬语?

    萧叶知道,对方又被对方唬住了。

    不过,我怎么知道自己来自何处?

    这时绝对不能乱说话,否则邪眼道人发现又上当了,肯定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而以他现在的受伤之身,肯定是被秒杀的份。

    萧叶故作高深,升出一根手指向着天空指了指。

    你去琢磨吧。

    (关于更新:第一章早上十点左右,第二章下午三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