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问道诸天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章 相逢

    “莫公子,好功夫,好功夫,在下心服口服!”

    祖千秋可不敢嘲笑莫元,要不是人家手下留情,最后一拳倘若打在他的身上,只怕能将他当场打死。

    这少年年纪轻轻,单论功夫,已然跻身江湖第一流的层次,还在他之上,华山派,嘿,不愧是享誉数百年的名门正派。

    莫元苦笑了一声,朝着这位黑道高手拱了拱手道:“多谢祖先生陪莫某人试招,告辞。”

    说罢,他径自拿起了自己的那把长剑,急匆匆的离去,这般赤身裸体的,委实是尴尬。

    祖千秋见莫元离开,心情顿时轻松下来,跟这等武功远在自己之上的愣头青在一起,谁晓得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再者说,正邪不两立,他是黑道高手,真要被这小子一剑杀了,到哪说理去?

    “这小子说他是华山派的,此时出现在洛阳,想必一定是为那王老头贺寿的,看来,三日后的场面,单我兄弟二人怕是不行,还得再邀请几个帮手。”祖千秋自言自语道。

    却说莫元离开了那破庙,在左近寻了一户人家,留下了一两银钱,偷了件长衫遮身,随后进了洛阳城,回了客栈,这才换回了自己的衣物。

    “下次与人动手,可要小心一些了。”莫元暗自想到,混元功威力无穷,但也实在是太耗费衣物了,他平日在山上练功赤裸身子倒还罢了,在这山下打一回便会损毁一件衣物,这倒也不是个事。

    不过莫元也没太好的办法解决,虽然他剑法也不错,可长剑出手,却没有拳头收放自如,少不得要见血。

    他下山也不是来惹事的,除非遇见大敌,等闲不会出剑。

    这一番出城交手再回城,天色已然晌午,莫元觉着腹中饥饿,当即下楼用饭。

    “小二,捡拿手的菜上三个,再上一壶好茶。”莫元寻了处空座吩咐道。

    那小二应了一声,匆匆便去准备饭菜。

    因着王元霸过寿的缘故,这洛阳城里江湖人众多,此刻正是饭点,客栈里基本上都座满了。

    莫元四处打量这些江湖人士,却是两眼一抹黑,他这是第一次下山,自然是谁也认不得了,今日见着那余沧海,还是旁人点出来的。

    索性他也不东张西望了,听着客栈里这些江湖人士的闲聊。

    可是近来江湖上也没什么大事发生,这些人聊来聊去,无非都是王老爷子过寿如何如何了得的事,这般听着听着,莫元便有些不耐,自顾自的回味起今日的那一场比武来。

    混元功修炼到九层便足以跻身当世第一流的高手之境,他如今是十层,寻常的一流高手,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但也就这样了,天下最顶尖的那一撮人物,不管是五岳盟主左冷禅,还是少林掌门方证大师,甚至是西湖牢底的任我行,都不是他能对付的了的,除非他能突破到混元功第十一层去。

    可这十一层的瓶颈,也是天下所有一流高手可望而不可即的瓶颈,是划分天下绝顶高手和一流高手的天堑,又号称是生死关。

    这一瓶颈便是打通那任督二脉,这两处经脉,一处在膻中,一处在后脑,两处都是人体生死大穴,突破之时,稍有不济,轻则走火入魔,疯癫痴傻,重则当场毙命,断无挽救之理。

    莫元此次被派下山,倒也是恰巧,他纵然继续在山上练功,却也不会有多大进益。

    “真不知那能力压几大绝顶高手的东方不败,是何等的英姿……”莫元暗暗在心里想道。

    当然,只是想想,你要叫他见他是不敢去的,别看这小子欺负一个祖千秋得心应手,遇上了那东方不败,估计连一针都挡不住……

    “这位大哥请了,在下可以拼个桌吗?”在莫元暗自思考之际,他身前突然走来一个男声。

    莫元抬头看去,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俊秀少年,一身锦衣,头扎金冠,扑面而来的富贵气,想来是哪家的公子哥。

    这客栈此时没有空桌,莫元也不是个什么冷血的人,遂点了点头,道:“无妨,我就一人,你且坐罢。”

    那少年笑了一笑,道:“平之便谢过这位大哥了。”

    他又扭头对后方喊道:“史镖头,郑镖头,来这里落座吧。”

    那边又走过来两个面目粗豪的中年汉子,四人一桌,恰是坐的满满当当。

    莫元此时却顾不着那两人,而是心头诧异的看着那少年问道:“你说你叫平之,敢问阁下贵姓?”

    还不待那少年说话,一旁的一个汉子笑道:“我家少镖头姓林,乃是金刀门王老爷子的外孙,福威镖局总镖头的爱子。”

    果然,想不到在这里碰见了林平之。

    莫元压下心中的别样情绪,想想也是理所当然,王老爷子过寿,林平之一家子当然要来,洛阳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今日不见,等寿诞那一日,也早晚是见的。

    “原来是福威镖局的人,久仰久仰,在下华山派弟子莫元,见过几位朋友了。”莫元拱了拱手,冲三人道。

    “呀,原来是华山派的弟子。”那两名镖头都是极为惊讶,他们福威镖局虽然也是一块响当当的招牌,可比这些名门正派差的不足以道理计。

    镖局吗,都是做生意的,倘若想要一路畅通无阻,靠的可不是手上的本事扎实,靠的,可都是这些武功高强的名门正派庇佑。

    林平之倒是不太懂这些,他此时还未遭逢大变,还是富家公子哥的心性,只见他对莫元道:“莫大哥是华山弟子,那真是厉害,我爹爹常和我说,华山派、少林派、武当派这些江湖大派的种种厉害之处哩……”

    莫元道:“小兄弟过誉了,我华山派是万万不敢与少林武当这两大正道泰山北斗相提并论的。”

    他暗自思量,这林平之却也会说话,按照原著记载,是个十分心善的,仗义豪侠,黑白分明,身处困境也不愿意欺辱乡人,只是结局未免太可惜了。

    “莫大哥,今日相见也是有缘,待会吃完了饭,能否与你切磋两手?”林平之有些兴奋的道。

    他平日里惯听林镇南说江湖高手的厉害,然而福建却非武风浓郁之地,从未亲眼见识过,此时骤然遇见莫元,自然是见猎心喜了。

    莫元也知道他并无恶意,想及他日后的命运,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却是存了几分点醒这小子学武的心思,他道:“切磋却也是无妨的,用过饭后,咱们找一僻静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