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之王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五章 临时任务

    院子里的争吵,明显升级了。

    赵广发见怎么都跟苏兴旺谈不拢,不由摇头叹气。

    “老苏头,我这个人虽然脾气很好,但不代表没有!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很容易上火的!我一上火就会失去理智,失去理智就会不讲职业道德,不讲职业道德就会打人,一打人就会不知轻重,到时把你打死了,你可别怪我!”

    苏兴旺要被打死了,那还怎么怪他?不过警察肯定会的!

    夏南对苏非儿低声建议道:“非儿,我觉得还是报警吧!”

    “以前报过警,报过很多次,可是没用,我爸妈确实欠了人家的钱,警察一来,他们就走。警察一走,他们又回来……”苏非儿正说着,突然惊叫着扑了出去,“啊,不要!”

    赵广发等人正要对苏兴旺出手,突然感觉眼前人影一花,一个女孩已经挡在了苏兴旺面前。

    赵广发定睛看看,女孩俏脸精致唯美,肌肤雪白粉嫩,一掐就要出水似的水灵,玲珑凹凸的身段说不出的柔美诱人,众人无不纷纷大流口水!

    扑出来的苏非儿一脸怒容的冲他们喝骂,“谁敢动我爷爷,我就跟他拼了!”

    赵广发目光猥琐的在苏非儿身上转了好几圈后,这才问苏兴旺,“老苏头,这是你的孙女?”

    苏兴旺眼见苏非儿冲出来,不由责怪的道:“非儿,你怎么这么不听话,让你不要出来,你偏偏跑出来。”

    苏非儿眼眶发红的叫道:“爷爷!”

    赵广发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走上前伸手一把勾住苏非儿的下巴抬起她的脸道:“哎,小妞儿,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呸!”苏非儿摆脱他的手骂道:“臭流氓!”

    赵广发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好一朵带刺的玫瑰,有性格,我喜欢!”

    苏兴旺赶紧的把苏非儿拉到自己的身后,向赵广发赔着笑道:“发哥,小孩子不懂事,别跟她一般见识!”

    赵广发一脸淫笑的看向苏非儿,“没关系,不懂事我会教,教到她什么都懂,甚至可以教她怎么做人哦!”

    苏兴旺听得又惊又怒,赶紧用自己的身体将苏非儿躲得严严实实的。

    赵广发仍然嬉皮笑脸的道:“老苏头,我们来谈个交易吧!这样,你让你的孙女跟我去玩几天,这笔八万块的债务,还有四万块的利息,我就替你扛下了。怎样?很划算是不是?”

    苏非儿是苏兴旺的心头肉,怎么肯被别人糟蹋,别说是区区十二万,就是一百二十万,他也不会同意,所以愤怒的道:“你,休想!”

    “老苏头,你好好想想清楚,十二万块可不是小数目,以你现在的环境,根本就不可能还得起的,到时利息加利息,利息又滚利息,你就是跳海都还不清的。”

    苏兴旺梗着脖子道:“反正我没有钱,要命有一条!”

    “唉~”赵广发似乎很无奈的摇摇头,“我要你的命做什么,再说了,你这条老命能值几个钱啊?”

    他的马仔铁锤立即问道:“发哥,我们现在动手抢人吗?”

    “啪!”赵广发一巴掌拍到他后脑勺上,“抢什么人?一点法律意识都没有,我们抢人干什么?抢人就是绑架懂不懂?”

    铁锤道:“那我们揍人?”

    “白痴!”赵广发又扬手,怒眼瞪着他,“揍人就不犯法了?”

    铁锤被弄得软瘫瘫了,“发哥,那我们该干什么?”

    赵广发道:“跟他们耗着呗,不还钱,从今天开始,我们吃在这儿,住在这儿,一直到他们还钱为止。”

    苏兴旺孙女俩被这帮无赖弄得忧急如焚,不知该如何是好。

    屋里躺在床上的夏南也同样着急,恨不能立即扑出去,可他现在一动也动不了。

    “叮”偏偏这个时候,系统又来添乱:“海王系统发布临时任务:帮助孙家打发走赵广发一伙人。”

    这一次相当离谱,竟然没有问拒绝或接受,显然是个强制任务,夏南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

    你这……霸王硬上弓啊!

    夏南被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你以为我不想吗?可我现在瘫在床上,一动也动不了,怎么打发他们?

    系统没有回答他,一副我只管发布任务,怎么完成是你的事的样子。

    夏南只好不理系统,继续往外张望。

    看了一阵后,他发现那个为首的赵广发面青唇白,眼眶发紫发黑,眼眶浮肿,说话的时候还时不时的捂着腰,脸上还隐现痛苦之色。

    这个家伙,有病!

    夏南暗里下了判断后,终于有了主意,这就张嘴喊道:“赵广发!”

    耳尖的赵广发一下就听到屋里有人叫他,“谁叫我?”

    夏南道:“是我!”

    赵广发问道:“你是谁?”

    夏南道:“你进来不就知道了!”

    赵广发立即就要进去,可脚步一动又停下来,“你叫我进去,我就进去,我不是很没面子?”

    夏南冷哼道:“赵广发,什么面子不面子的,我看你是不敢吧!”

    赵广发明知道对方是在激将,可还是忍不住中计了,大步朝屋里走去,只是进了屋后,发现里面瘫躺着个十七岁左右的男孩,疑惑的问:“刚才你在叫我?”

    夏南应道:“就是我!”

    赵广发顿时就恼羞成怒了,他原以为是什么牛逼的角色呢,原来是个瘫痪的残废,“你TM叫我做什么?”

    夏南再认真看看他,“因为你有病!”

    赵广发更怒了,一耳光直接扇了过去,“你TM才有病!”

    夏南挨了一耳光,心里无比恼怒,但他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半残的状态发怒也没卵用,而且在把他叫进来之前,也已经做好了要挨打的心理准备!

    这一切,能讨回来的,而且很快!

    “你TM再胡说八道,我活活揍死你!”赵广发扔下这一句就想出去,因为他觉得跟一个残废较劲有失身份。

    夏南却是不紧不慢的问:“赵广发,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吗?”

    赵广发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夏南道:“我问你现在腰疼不疼?”

    赵广发迟疑的道:“你什么意思?”

    夏南道:“有没有一种被人拿着针,时不时刺一下的感觉?”

    赵广发愕然的问,“你怎么知道我腰疼?”

    夏南道:“我当然是看出来的。”

    赵广发十分纳闷,“可你怎么看出来的?”

    夏南缓缓的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观你气色,听你声音,大概就判断出七八分!”

    赵广发道:“你是医生?”

    夏南当仁不让的道:“如假包换!”

    “哈哈~~~”房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哄笑声!

    原来铁锤一班人见赵广发进屋后半天没出来,这就纷纷凑到了门口,刚好就听到这么好笑的话,忍不住都大笑起来。

    “发哥!”铁锤走进来指着夏南道:“你该不会真相信这小子满嘴胡说八道吧?”

    赵广发阴着脸没吭声!

    夏南定睛看看那个铁锤,又来一句,“你也有病!”

    铁锤怒了,也想上来揍夏南,但还没动手就被赵广发拦住了,因为赵广发此时已经感觉这个瘫痪的残废不是那么简单!

    夏南盯着铁锤道:“你最近是不是食欲减退,而且经常感觉腹胀,尤其是看到肥肉,感觉特别的恶心!”

    铁锤呆住了,因为最近确实食欲不振,而且怕吃肥腻的东西,不由疑惑的问,“你,你怎么知道的?”

    夏南平淡的道:“我已经说过了,我是医生!”

    铁锤忙问:“那我这是怎么了?”

    夏南老神在在的道:“我在给人看病的时候,从来不喜欢有人插队!”

    “卧槽!”铁锤怒骂,“你TM还摆起谱来了?”

    铁锤骂咧不止之际,赵广发已经将他推到一边,冲他骂道:“你给我闭嘴!哎,那个谁,你真的是医生?”

    夏南不耐烦的道:“你要我说多少次?”

    赵广发道:“可你才这么一点大……”

    夏南轻哼,“医生一定要年纪大吗?你有没有听说过姜是老的辣?”

    赵广发下意识的道:“当然听过!”

    夏南反问:“可是辣椒是小的辣呢?”

    “……”赵广发辩不过夏南,只能喝道:“你别的不用说,就说我得的什么病吧?”

    夏南道:“把手伸过来!”

    赵广发知道这是要给自己把脉了,虽然不是完全相信,但还是将信将疑的把手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