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重生啊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10、呵,男人!

    要知道今天不止是东海大学还有财经学院大学生报道的日子,几乎所有苏东省高校都是今天报名,客运站里的学生不要太多,大家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搬着行李,还要依次排队走出车站,心里早就烦躁不得了。

    不过萧容鱼这一哭喊,这些表面青涩,内心风骚的准大学生突然来劲了,好像发现了重要的八卦新闻。

    萧容鱼,漂亮美丽,委屈的样子真是楚楚可怜;

    陈汉升,带着蛤蟆镜看不清样貌,但是看着高高大大,人应该不丑;

    王梓博,黑不溜秋的,手足无措的站在旁边,肯定不是男主角,可以忽略。

    于是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陈汉升和萧容鱼身上,这些刚刚经历过高考,处于青春期的脑袋都在发散思维,仅仅根据那句“你答应我爸要照顾我的”,马上构思出一幅渣男抛弃痴情女的桥段。

    陈汉升一听就急了,怎么逗逗她还当真了,他赶紧小声说道:“别哭了,这么多人呢。”

    萧容鱼其实没落几滴眼泪,主要是又急又气,不过她不想那么容易原谅陈汉升,就算开玩笑也不行。

    萧容鱼用手背抹了下眼角,转过身子不说话。

    建邺号称国内四大火炉,9月1号正是流火的末端,萧容鱼耍小性子不乐意走,但陈汉升不想在这里晒太阳,他摸了摸晒得发烫的头皮,叹一口气说道:“咱们赶紧走吧,刚刚那一嗓子要是让别人误会我和你有点什么,以后都可能影响我找女朋友了。”

    “什么?!”

    萧容鱼蓦然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陈汉升,这就是高中三年的同学,暗恋自己的追求者?

    瞧瞧,这说的是人话吗!

    自己都哭了,陈汉升却在担心以后找不到女朋友。

    陈汉升看到萧容鱼突然瞪着自己,也是吓了一跳,后来又觉得不至于啊,她明明也拒绝过自己嘛。

    “那这样吧,我送你到火车站,然后看着你上公交车,这样总可以了吧。”

    陈汉升火上浇油的说道,看样子要继续逗弄萧容鱼。

    “还是要丢下我?!”

    萧容鱼都要气炸了,呼吸速度明显加快,胸口起伏之间把上衣都撑起来了,这种明显的女性特征让许多处男大学生口干舌燥。

    “你不说话,那就是不反对了,我帮你拿行李去火车站。”

    陈汉升伸手刚要拎起萧容鱼的包,哪知道说时迟,那时快,萧容鱼居然一把抓住陈汉升的手腕,二话不说就咬了下去。

    “我靠!”

    陈汉升忍不住叫了一声。

    萧容鱼可是一点都没留情,小脸都崩红了,陈汉升觉得胳膊上一阵阵疼痛,可是打又不能打,推又怕伤到萧容鱼。

    偏偏那些看热闹的大学生还欢呼雀跃。

    “好!”

    “咬的好!”

    “咬死这个负心汉!”

    ······

    围观群众都觉得萧容鱼长的是倾国倾城,哭起来更是我见犹怜,心理上就把她当成受害者和弱势方,带墨镜的男生自然是负心汉。

    “呸,陈世美!”

    “哪有好学生带墨镜的,一看就是混混,就是可惜这么好看的女生了。

    “自古红颜多薄命啊”

    还有陪着孩子来报道的父母趁机告诫道:“看到没,早恋就是这个下场,你在大学里给我乖乖的学习,不许恋爱!”

    这下陈汉升都不敢摘眼镜了,甚至决定以后这身衣服都不穿了,生怕“客运站渣男”的名声伴随自己的大学生涯,那他还怎么浪?

    不过萧容鱼到底力气小,陈汉升皮又厚,纵然她下颚都咬酸了,陈汉升的胳膊仍没出血,就是两排深深的牙印一时半会消不了。

    王梓博全程都是呆滞状态,他很难理解,港城一中的女神为什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咬人这种事情,不过换一个角度来想,说不定也是陈汉升实在太气人了。

    生气的人一旦找到发泄渠道,慢慢的火气就会下来,萧容鱼咬的时候觉得怒不可遏,等冷静下来自己也觉得难以置信,尤其周围还有这么多人围观,她心都开始“咚咚”跳起来。

    看了看陈汉升胳膊上的齿痕,萧容鱼心里也在自责,陈汉升本来就有权利找女朋友啊,何必生那么大的气。

    “小陈······”

    萧容鱼泪盈盈的抬起头,不知道是应该道歉还是说点其他的。

    没想到陈汉升盯着她看了一会,居然笑了笑:“气消了?”

    萧容鱼先是摇摇头,马上又点点头,王梓博赶紧在旁边打圆场:“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先出站再说。”

    王梓博主动背起大部分行李,陈汉升也拿了不少,萧容鱼就背个小包,三人在众多眼光的注视中离开。

    随着男主女主的退场,看热闹的人群也很快散掉,客运站又恢复了平时的喧嚣与拥挤。

    车站外面是复杂的四岔路口和高架桥,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王梓博和萧容鱼立刻就迷路了,两人只能被动的跟着陈汉升。

    王梓博到底要老实一点,他担心再弄出啥幺蛾子,试探着问道:“小陈,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吃午饭啊,你不饿吗?”陈汉升反问道。

    “那下午去长寿湖公园,咱可不能撇下容鱼啊。”王梓博劝道。

    陈汉升揉揉胳膊上的牙齿印,摆了摆谱:“可以带她玩一下。”

    王梓博听了很高兴,他转过身和萧容鱼说道:“你看,小陈答应一起了。”

    萧容鱼先是展颜一笑,后来又觉得有些难过,抬头看着陈汉升的背影,这个骚包刚才经过长寿湖公园旅客中心的时候,还花10快钱买了把纸扇。

    一路走一路扇,带着墨镜,迈着潇洒的步伐,真是怎么高兴怎么来。

    “呵,男人啊!”

    萧容鱼心里感叹一声,以前陈汉升对自己多重视,但是自从那一次拒绝以后,明显感觉在他心里的分量急剧下降。

    现在都可以说,几乎没什么位置了。

    18岁的少女萧容鱼第一次见识了陈汉升的心狠和无情,她以为今天已经是底线,其实只是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