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重生啊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4、小鲫鱼女神

    港城是个生活节奏很慢的小城市,下班的人们三三两两骑着自行车行驶在街道上,陈汉升和王梓博慢吞吞踱步在晚霞的余晖里,黄昏带着迷人的光影,将两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陈汉升这一路上都在饶有兴致的看着景观,十几年以后有些建筑物已经不复存在,所以再次目睹,这种感受很不真实。

    正观察的津津有味,后面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铃铛声,陈汉升回头看了一下,心里忍不住吐槽:“重生第一天,怎么就和他们不依不饶纠缠在一起了。”

    原来陈汉升和王梓博都是走路,速度又慢,很快就被萧容鱼和那群骑车的同学追了上来。

    王梓博还礼貌的挥手致意,陈汉升嫌麻烦,撇过头假装没看到,不过萧容鱼偏偏叫住了他。

    “陈汉升,王梓博,我同学录上只有你们两人没留言了。”

    萧容鱼停下车从包里掏出一本精致的硬面笔记:“你们随便写点什么,就当是一个纪念。”

    这时萧容鱼单腿支在地上,不经意的露出半截优美浑圆的小腿,又白又嫩,晃得其他男生都不好意思多看,不约而同的转过头。

    陈汉升一开始没多少兴趣,不过看到这样的场景,中年大叔的灵魂就引导他从象牙似的小酥腿开始,沿着纤细的瘦腰,圆润滑腻的珍珠肩一路看过去,最后停在那张漂亮的粉脸上。

    萧容鱼笑起来,两侧的梨涡若隐若现,真是蛮好看的。

    “陈汉升,你好好写同学录,眼睛往哪里看呢!”

    高嘉良本来也转移了视线,但是又舍不得眼前的好风景,准备悄悄用余光扫视,结果一转头就看到陈汉升大大方方,从上到下盯着萧容鱼。

    高嘉良气的破口大骂,其实就连王梓博也在纳闷,陈汉升的确是百无禁忌的性格,但以前他对萧容鱼还是很尊重的,很少这么无礼的打量。

    萧容鱼也不是那种任人搓揉的温柔女孩,她发现陈汉升还在自己胸部停留一下,立马唬着脸,竖起小拳头警告道:“再乱看就把你眼睛挖掉,我一会就去告诉梁阿姨。”

    即将迈入大学校园的青春女孩,身体已经开始发育,陈汉升笑眯眯把同学录接过来,上面的话语真是老套又惹人怀念。

    有女生版的:

    不管未来有多长,请你一定要珍惜我们相处的点点滴滴,不管经历多少轮回,我依然是你的朋友。

    也有文艺版的:

    情谊,不会因为各奔东西而消失;缘分,不会因为毕业被斩断;祝福,不会因为天涯海角而忘记。

    也有简单版的:

    祝萧容鱼同学在大学里永远快乐和幸福。

    还有打油诗版的:

    青山青水青少年,

    我们相处好几年。

    没有别的礼物送,

    写句祝福做纪念。

    甚至,陈汉升还翻到高嘉良情诗似的留言:

    但愿我们是浪尖上一双白鸟,流星尚未陨逝,我们已厌倦了它的闪耀;天边低悬,晨光里那颗蓝星的幽光,唤醒了你我心中,一缕不死的忧伤——高嘉良亲笔。

    狗日的高嘉良也太不要脸了,剽窃了叶芝的《白鸟》还硬说是自己写的。

    萧容鱼显然也知道这是一首情诗,她脸蛋红了一下,然后假装严肃的对陈汉升说道:“别乱翻,找个空位置赶紧写!”

    陈汉升转手就拿给了王梓博:“来,你先写。”

    王梓博正在绞尽脑汁构思语句,尽量想给萧美女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他慌乱的接过笔,不满的嘟哝道:“我还没想好呢。”

    事出仓促,王梓博也没啥准备,只能中规中矩的写道:“祝萧容鱼同学越长越漂亮,永远开心。”

    接下来就轮到陈汉升了,他原来想写“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不过这句话太过文青,也不够有趣,想了想终于端正的写道:“你在池塘里活得很好,泥鳅很丑但会说喜庆话,癞蛤蟆很马虎但很有趣,田螺是个温柔的自闭症,小鲫鱼是你们共同的女神。”

    高嘉良一开始站的远远的,不过陈汉升落笔的时候,危机感驱使他忍不住走近,结果看到陈汉升写出一群两栖动物世界,轻蔑的笑道:“小学生作文。”

    马上就有女生摇摇头道:“不一定哦,乍看起来好像很无聊,但是多读两遍就很有味道了,容鱼不就是你们的女神嘛。”

    高嘉良这做人水平虽然低,不过到底是一中出来的,语文素养还是合格,在心里细细品味后就知道一点没错,但是他不愿意承认,不耐烦的催促道:“天都快黑了,我们赶紧回家吧。”

    萧容鱼自然也能体会到这句话里童真和活泼,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拟人化,不过她也没太多吃惊,陈汉升平时脑袋就很灵活,人也非常有趣。

    班主任老徐曾经评价他“如果肯静下心学习,肯定是一本的苗子”。

    “写的不错,抽烟的事我就先不和梁阿姨说了,但是你也不许再犯。”

    萧容鱼脆生生讲道,这么多年她都在顺风顺水的环境下长大,说话口吻难免带着点骄傲。

    直到这群单车准大学生离开后,一直怂逼的王梓博才对陈汉升龇牙咧嘴:“我刚才都没准备好,你狗日的就强迫我先写。”

    陈汉升也不辩驳,只是反问一句:“写的再出彩有卵子用,你是不是要去追求萧容鱼?”

    “怎么可能!”

    王梓博吓了一跳:“老子也就在背后说说她坏话,当着她的面都不敢抬头的。”

    这小子倒有几分自知之明,也敢于承认,陈汉升笑嘻嘻的一把搂住他的脖子,一如17年前的样子。

    “那就不要废话了,改天去双桥广场,请你吃那家刚开的麦当劳。”

    “为啥今晚不去?”

    王梓博问道,麦当劳在港城还是个稀奇玩意。

    “今晚不行。”

    陈汉升直接拒绝:“我要陪老爹老娘吃饭。”

    王梓博愣了一下:“你平时不是总嫌他们啰嗦吗?”

    “你不懂。”

    陈汉升没有多解释,直接挥挥手告别:“回家了。”

    看着昏黄路灯下好友的背影,王梓博莫名觉得好像有很多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