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重生啊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3、原来还是邻居

    再次走进熟悉却又陌生的校园,在那些标志性建筑物的刺激引导下,陈汉升的记忆才慢慢苏醒过来。

    这一路上还碰到很多同学,陈汉升有时候很愿意打个招呼,但是张了张嘴却忘记了名字。

    不过萧容鱼和刚刚出来装逼的男生,陈汉升已经想起他们是何许人也。

    萧容鱼据说是港城一中建校几十年以来最漂亮的女学生,昨晚那场高三同学聚会时,陈汉升借着酒劲表白了,也是理所当然的被拒绝。

    萧容鱼的理由都没什么变化,以前上初中时,她说初中不谈恋爱;上了高中,她又说高中不谈恋爱;好不容易高中毕业,她又换成大学毕业前不谈恋爱。

    港城很小,说不定哪里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陈汉升母亲和萧容鱼母亲是认识的,不过萧容鱼爸妈分别在公安局和供电局工作,家庭条件要好一点。

    当然,陈汉升也从来不是一个屌丝,他成绩中等偏上,长的高高大大,性格也不沉闷,甚至还和学校外面的混混打过架,家庭不算好但也绝对不差,总之从小到大没有因为上学的费用操心过。

    按理说这样的人实在没有重生价值,不知道为何选中了他,难道是为了惩罚他酒后开车?

    不过有句话说的好,八岁到十八岁,这中间有十年,十八岁到二十八岁,这中间却有一生。

    其实即使按部就班的发展,陈汉升以后也能成为千万富翁,但如果努力一把,在个人资产后面多加几个零,顺便改变历史进程都是有可能的。

    至于刚刚想踩着陈汉升在萧容鱼面前装逼的男生,他叫高嘉良,父亲是港城的地产商人,不过做生意向来是今天赚明天亏。

    前世十几年后的同学聚会上,高嘉良给陈汉升敬酒时,杯沿都要低三寸。

    ······

    “老徐,我的录取通知书呢?”

    陈汉升走进教师办公室,对着一个地中海发型的男老师叫道。

    老徐叫徐闻,他是陈汉升的高中班主任,平时关系不错,有时候闹开了也能称兄道弟,陈汉升以前刚工作时,回老家还能抽空看看他,不过事情一多就忘记了。

    后来老徐得了肺癌去世,陈汉升当时都在国外,只能托人带去了白包,自己都没时间回去参加追悼会。

    所以对“真实”的陈汉升来说,他和老徐其实是阴阳两隔后乍见,心情还真有些兴奋。

    老徐转过头,看到是陈汉升,笑眯眯的从一叠录取通知书里抽出他的那一份,有些惋惜的说道:“本来以为你能考上一本的。”

    陈汉升这种学生在学校里属于惹事少,成绩中上,人高马大偶尔还能为班级做点贡献,所以老师纵然不会独特偏爱,但是也没办法讨厌那种。

    陈汉升不以为然的拿过录取通知书:“二本就二本吧,我也就这水平了。”

    王梓博态度就很恭敬了:“徐老师您好,我来拿录取通知书。”

    趁着老徐找录取通知书的功夫,陈汉升在他办公桌上扫视一眼,看到一包红金陵,红金陵是苏东省销量最好的一种烟,专门针对工薪阶层,陈汉升他爸也抽这种。

    “老徐,你这烟以后得少抽啊,本来带高三毕业班压力就大,再抽烟你这身体未必受得了。”

    陈汉升拿起烟说道。

    徐闻愣了一下,来这里拿录取通知书的学生,说的最多的就是“谢谢”这种客套话,或者“以后我会多来看您”类似空话,只有陈汉升专门提醒自己要少抽烟,语气诚恳的好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老徐心里有些感动,现在的老师是“一只粉笔,两袖清风,三尺讲台,四季辛劳”,未必都追求“桃李满天下”的境界,但是真的有学生这样关心自己,还是觉得很暖心。

    徐闻都觉得以前对陈汉升这个帅气的大男生关心太少,很爽快的答应道:“以后一定少抽。”

    “说可没用。”

    陈汉升顺手就把红金陵揣在兜里了:“我先替你把关,这包烟就没收了。”

    老徐顿时哭笑不得,没等到这小子孝敬的果篮,自己先贴进去一包烟,不过他很喜欢这样的相处关系,王梓博那样毕恭毕敬的态度,大家都觉得拘束。

    办公室里不是只有老徐一个老师,也不是只有陈汉升和王梓博,刚刚那群骑车的同学也在,看到陈汉升把烟放进口袋里,高嘉良不满的说道:“这种人都能上大学,简直拉低我们大学生的平均素质。”

    马上就有女生反驳了:“陈汉升平时成绩不错的,这次上个二本还算发挥失常了,抽烟可能是因为······”

    说了一半突然停下来,女同学想说“表白失败的刺激”,但是当事人女主角萧容鱼就在这里。

    这不提还好,提起来高嘉良更是不爽:“他以前就不是好东西,还和校外的混混打过架。”

    高嘉良本来还打算继续抹黑,陈汉升居然主动走过来:“你们都在这里。”

    高嘉良转过头不想搭理陈汉升,陈汉升就和其他人打招呼,看到萧容鱼手上的信封,笑呵呵问道:“萧美女去哪个学校?”

    “东海大学。”

    萧容鱼答道,然后又问:“你呢?”

    “那就巧了,我是你对门的财经学院,以后咱们是邻居,可得多走动。”

    陈汉升也没想到萧容鱼原来就在自己对门,想想当年也是蛮可惜的,陈汉升上了大学就放飞自我,财院里美女资源又多,直接忘记萧容鱼这个超级美女了。

    这时,高嘉良又在旁边不屑的说道:“东海大学是985和211,财院也就是个二本,这个邻居当的太勉强了!”

    高嘉良这小子也在建邺读书,他是一本的航空航天学院,不过他在另外一个校区,离着萧容鱼几个小时的路程,脸上的飞醋和不满根本掩藏不住。

    陈汉升“嘿嘿”一笑,心想高嘉良这小子再横的话,老子就把萧容鱼弄上床,到时拍点吻照把他气跳楼,这样一想正好看到萧容鱼手腕上的西门子机械表,陈汉升就问道:“现在几点?”

    萧容鱼下意识抬起手腕:“5点25。”

    “挺漂亮的手表,暑假刚买的吗。”

    陈汉升一把牵起萧容鱼白皙的手背,假装看时间却在偷偷的摸索,高嘉良看的睚眦欲裂:“狗日的陈汉升昨晚表白不成,现在不动口,改直接动手了?!”

    萧容鱼也一把缩回,怒气冲冲瞪着陈汉升。

    陈汉升占到了便宜,根本不留恋,直接唤起王梓博离开,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一群人。

    时间正好五点半,学校的喇叭开始放歌,大概考虑到今天是拿录取通知书的日子,广播台特意放了许巍的《蓝莲花》。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

    学校里还有高二补课的学生,走在熙熙攘攘的人堆中,看着一路上年轻的面庞,听着悠扬的民谣,呼吸着畅快的空气,陈汉升觉得心情非常爽朗。

    “还是高中舒服啊,可惜老子已经毕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