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一番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章 临时工啊~

    村上伊织今天穿了一件米黄色的风衣,不过还是加了厚垫肩——要不是身高才一米六,应该能给人感觉挺猛的。

    她和千原凛人客气了几句,就引着他往里面走,边走边笑道:“今天主要有两件事,一件是把合约签一下;另一件是和藤井导演见个面,互相了解一下,千原桑你意下如何?”

    导演她已经找好了,曰本的制作局体系就是这一点好,节目企划一但通过了,找人找物都很方便,至少制作局旗下的人都勉强算是同事,互信程度更高一点,也有长期一起工作形成的潜在默契,不用讨价还价那么麻烦。

    千原凛人听完了,对合约不太关心,反而比较关心导演是个什么人——大多数时候,制片、导演和编剧,这才是决定一部剧质量的关键人物,其次才是演员。

    他很感兴趣地问道:“这位藤井导演以前拍过什么作品?收视率如何?”

    村上伊织沉吟了一下,委婉道:“以前拍过一部晨间剧,不过名字你可能没听过,好像首播不太理想,中间剧情衔接也有点问题,最终没扶起来……”

    千原凛人了然点头,这意思就是第一部作品跪了,首播收视率很差,努力了一下收视率可能反而更下滑了,最后腰斩了事,根本没拍完,连录像带市场都没进,基本算是血亏到姥姥家了。

    换句话说,就是个扑街导演,作品还被强制太监了。

    他一边想着一边继续听村上伊织说话,“不过我听说不是他的问题,是选材和剧本不太对头,他还是有真材实学的,特别是片场的调度能力很不错。他在第一部作品表现不理想后,被台里安排拍了两年的电视购物广告,这次我提交企划,编成委员会推荐了他,我昨天给你打完电话去找他聊过,感觉还是不错的,只是他提出要见你一面再决定。”

    “这样啊,那没问题。”千原凛人连连点头,反正《世界奇妙物语》拍摄难度很低,导演只要是专业的就行,不要求多有才能,他没意见。

    不过,这菜鸟制作人+新人编剧+扑街导演,明显东京放送TEB对节目期望不高,大概确实是频道多了,节目临时性紧缺,只打算填一下时间段,倒和原本世界的情况差不多。

    他们说着话就进了门,村上伊织帮千原凛人登了记,千原凛人还刚巧和轮值的前川健一郎打了个招呼,终于第一次踏进了东京放送TEB的院内。

    村上伊织一副导游的样儿,给他指点着东京放送本部的各单位位置,比如法务部在哪里,人事部在哪里,广播电台在哪里等等,而走了没几步,千原凛人注意到大院一角有一群人站在那里鞠躬,不由向村上伊织问道:“那些人是在干什么?”

    感觉好像是追悼会一样,有人过劳死了吗?

    村上伊织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见怪不怪道:“是在进行合十礼。”

    “什么意思?”千原凛人没听懂。

    “现在八点半,审核监督部的人换班前会参拜东京塔,祈求今天不要出播放事故。”

    审核监督部的主要工作就是字面的意思,负责审查放送内容符不符合法津法规、道德人伦,但电视节目很多都是直播的,没办法事先审查,所以这些人的主要工作就是盯着电视节目看,发现哪里不对,赶紧切断信源换上广告止损,以免造成更加严劣的影响。

    如果发现了不良节目却没制止,弄出了严重的播放事故,这些人也是要被追责的,而且有些情况很难判断是否播放事故。

    比如棒球比赛太激烈了,三个小时还没打完,已经超时了,该不该直接切断信号后按节目表播放下一个节目,也得由这个部门来下判断——不让球迷看完比赛,球迷真的会写信来狂骂的,而等着看下一个节目的观众等来等去等不到,十有八九也会极为生气,搞不好也会写信来问问电视台是不是在玩弄观众感情,所以这活儿并不是表面上那么轻松。

    这部门外号背锅侠,比所有人都怕出播放事故,最希望节目能按时间表顺利播完,这可以理解,但这么公然搞封建迷信活动,看起来还不是一天两天了,都像是传统一样了,这……

    曰本果然是个神奇的地方啊,电视台这种新时代机构里也能搞出封建迷信,有点厉害!

    千原凛人觉得开眼界了,很新奇,但对村上伊织来说,这就是天天可见的东西,毫不稀奇,继续边往主楼走,边给他介绍环境——她想和千原凛人搞好关系,毕竟要一起工作起码三四个月了。

    很快,她把千原凛人带到了法务部。

    这里就像普通公司一样,是个大型格子间,足足有近百人都格子里忙活着。村上伊织把千原凛人安置在了一个格子接待室里,随后就去请了两位法务部的西装男回来。

    这两个西装男一高一矮,都很热情,和千原凛人面对面坐了,寒暄了几句后其中一个递给他一份合约,很客气地说道:“千原老师,这是您的合约,请您过目一下。”

    千原凛人接过翻开细看了起来,发现村上伊织给他争取的薪资条件比预期中好。

    签字费30万円,四个月的临时雇佣时间,从今天到明年四月初结束,每个月领固定薪金22.5万円——这很不错了,刚出校门的大学生,目前在东京月薪18万円左右。

    除此之外,还约定了这期间他所有作品的版权及衍生版权都归东京放送TEB所有,但他可以享受版权收益的2%。

    这也是曰本制作局体系的特色。

    拿拍电视剧打个比方,曰本电视剧一般都是电视台投资拍摄的,外来资金占比很少,那电视台自然要占版权收益的大头,一般能有70~90%不等,而余下的10~30%,全分给剧组创作组的人,也就是制作人、导演、副导演、主创编剧、分集编剧、主演、担当演员(重戏份配角)以及作曲家、特效师、剪辑师等后期创作人员。

    每个人份额不定,看资历和贡献大小,不同片子情况也不同,算是鼓励大家好好干活,争取做出大卖作品,奖金一样的性质。

    至于普通的工作人员,比如助理导演、编剧助理、场记、摄像师(大匠型的可能进创作组)、录音师、道具师、服装师、打杂小弟小妹之类的,这种是工作组,领固定薪水,从剧组拍片预算里走,不涉及版权分成。

    2%看起来不多,但也不能说少,像是片子拍完了,东京放送TEB自己播,那当然不给钱,但卖给同网的地方电视台或是海外电视台可是收钱的,一般一集5~10万円,这里面就有千原凛人的2%——算五万一集,每播一集,他就会有一千円的收入,一季播完就是一万两千円,那三四十个地方电视台都播一圈,就是四五十万円的收入。

    要是首播收视率特别好,卖二十万、三十万円一集也正常,那时这2%的版权收益还要翻好几倍。

    当然,电视剧也就热乎当季,以后播放的次数就会大幅减少,但仍然是个细水长流的收入——这个受版权法保护的,长达二十五年。

    此外,还可以出光碟、录像带,无论是出租还是出售,赚到的版权钱里面都有他的2%,时间久了也是很不错,算是聚沙成塔。

    甚至要是彻底火了,出各种周边,凡是涉及到版权的,还是有他的2%,只是这种情况非常少见。

    粗粗看了一圈,千原凛人感觉比较满意。他现在毫无名气,做为新人能拿这种合约就不错了,估计是赶上新增卫星频道,编剧数量也不足,他又看起来有点水平,编成委员会便在村上伊织力荐下让他这个外来户试一试。

    至于独占版权,那别做梦了,电视台不投钱不给播放渠道,再好的剧本都是废纸,一文不值。

    但这合约唯一不好的地方就在于,这合约不是和东京放送TEB签的,而是和一个叫做“江之丸”的制作公司签的,也就是他被“江之丸制作公司”临时雇佣,然后派遣到东京放送TEB本部,从事《世界奇妙物语》的主创编剧工作。

    其实就是临时工吧,绕了一圈还是没绕开制作公司……

    但也行吧,刚开始不能要求太高,千原凛人看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大问题,刚准备要签字,旁边村上伊织已经问道:“这是制式合约,有什么问题吗,千原桑?”

    她这是注意到千原凛人在看“江之丸”的名字,提醒他一下临时合约都是这样的,并不是在针对他一个人,而且这已经是她能给千原凛人争取到的最好条件了——东京放送TEB做为大电视台,不怕出纠纷打官司,毕竟合作律师事务所和法务部的人不是白吃饭的,但能不让名字上法庭还是不上法庭的好,这些算是惯例了,临时合约都这样。

    千原凛人虽然年轻,但还是明白这些事的,毕竟也是2019年回来的“互联网上冷知识卓识者”,直接微笑道:“没问题,我这就签。”

    说完,他就在西装男的指挥下,依次在文件上填写姓名、年龄、住址、银行帐户等个人信息,然后签名,用印章,算是暂时卖身给江之丸,又被江之丸租给了东京放送TEB干活。

    合约顺利签完,两名西装男热情的和他握手,给他留下了一份合约,便直接收拾东西走人了。

    村上伊织有些担心千原凛人不满意,一边带他往外走一边安慰道:“只要千原桑证明了自己的才能,一份长期甚至终身合约肯定没问题,但暂时只能这样了,请不要介意。”

    千原凛人理解,现在大萧条时期,任何地方都怕养闲人,他现在毫无名声,能力值成迷,东京放送TEB估计也怕他是个银样蜡头枪,猛一看挺厉害,真要用了不顶事,那长期合约也得等他干出成绩了才有可能——能给他个机会证明自己,这就很不错了,要不是赶上特殊时期,制作局还是喜欢自己培养编剧的。

    他笑道:“请不要担心,村上小姐,我觉得合约很好,让你费心了。”顿了顿,他又真诚地说道:“多谢你了,村上小姐。”

    能这么顺利找到工作,挤进这个圈子,村上伊织至少要占一半的功劳,冒了很大的风险,这是必须谢一声的——哪怕村上伊织也是为了她自己的前途着想,双方其实是在互相利用,但他做为最大受益方,也不能不知道好歹。

    村上伊织讶然,接着明白过来,感觉千原凛人年轻归年轻,但为人真的很不错,开玩笑道:“那我是不是也该谢谢你的企划?好了,千原桑,不用客气,咱们互相照顾的日子还在后面呢,一起努力吧!”

    她不想这么互相谢来谢去,显得太过生份,马上换了话题,“千原桑,接下来咱们去见一下藤井导演,他可说一定要在剧组正式成立前见你一面的。”

    千原凛人自然没意见,估计那扑街导演也在担心他是草包,非要亲眼看一下才能下定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