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一番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六章 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这剧本很……”村上伊织细细看了两遍,这剧本先不说故事新颖,原创度高,就是仅从写作规范来说,也是专业的,明显下过大功夫,她实在找不到任何问题,只能实话实说道:“很有趣,很不错,可惜太短了。”

    日剧一般分春夏秋冬四季,三个月一季,一季十二集左右,也就是一周一集,边拍边播,而千原凛人提供的这个小剧本无论怎么扩充,大概也无法填满到700分钟的播放内容,真拍了也只能当成学生作品。

    老师应该会给高分,这说明千原凛人是个很好的苗子,村上伊织虽然不准备用他的剧本,但也起了爱才之心,准备推荐他去干编剧助理——今天帮帮他,也不花什么大力气,也许十年二十年后,这就是一条很好的人脉,感觉很划算。

    她还没想好怎么措辞相劝,千原凛人已经从公文包里又掏出了几摞纸:“这是一个系列,每集由这样的两三个小短剧构成,是个多元素的单元剧,我打算叫它《世界奇妙物语》,这是总体企划说明,这是两个类似的小故事……”

    他就是抄的原本世界的《世界奇妙物语》,连名都没改,算是最后尊重一次知识产权,不过取了很多季中比较经典的那些小故事,毕竟第一炮最好还是能放多响就放多响比较好。

    “哦?”村上伊织有些惊讶的看了千原凛人一眼,计划的很全面啊,没想到!

    她这才真正重视起来,第一次认真打量了一下千原凛人这个人。

    黑色的短发,看起来略有些凌乱,肤色苍白,长相清秀,整体略显颓废,但他整个人坐在那里,腰板挺直,似乎从一开始就没变过,像是可以这么坐到天荒地老——给人感觉意志力想当坚韧,你让一个黄毛混混这么坐,也就顶多坚持五分钟便软趴趴的了。

    站如松,坐如钟,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没有良好的自我认知和坚韧的本性,人多半会屈从于自己的欲望,尽量歪一歪,斜一斜。

    而且这位年青男子的眼睛非常吸引人,都说眼睛是心灵之窗,那通过这个男人的眼睛可以看到“专注”那两个字,他望着人时,似乎全部注意力都在你身上,有种轻微的压迫感,但偏偏神色很平静,似乎他本身没有那种特别针对什么的意思。

    总之,这男人气质很特别,往夸张了说,有种传说中的君子之风——温润如玉,但却藏剑于匣。

    村上伊织看了他两眼,竟然微生好感,接过了这些纸,更加认真的看了起来——定位是夜间剧吗?这可行不可行?

    千原凛人则终于开始了游说:“村上小姐打算成为制作人,特别是在资历不怎么充足的情况下要成为制作人,会面临不少竞争吧?”

    “是的。”有好机会,她想试一试,自然别人也想试一试,用脚后跟思考都能知道有很多人会加入竞争。

    “那想拿到黄金时段很困难吧?”

    村上伊织边看边默默点头,这是大实话,没问题——电视台播放节目也是分时段的,像是专攻家庭妇女的晨间剧剧场,一般就放在早上七到九点钟,这时段家庭妇女们刚送了老公孩子出门,时间比较闲;

    像子供向的卡通动漫,一般放在下午四到六点,这时小孩子刚好放学回家,而晚间剧场、热门综艺则一般放在八点到十点,这时大部分成年人下班了,正是休息放松的时间。

    这些时段普遍收视率较好,节目质量也关系到电视台的名声口碑,确实不太可能交给新人练手。

    千原凛人看到村上伊织点头认可,声音更诚恳了,“所以我觉得这个企划案适合村上小姐,也能帮助到村上小姐——现在深夜时段并不受重视,如果村上小姐申请这样的时段,编成委员会那边也不会多在乎,大概率会让你尝试一下,对不对?”

    村上伊织已经粗粗看完了,发现企划案让人心动,千原凛人提供的另外两个小故事也同样有趣,如果能拍出来且拍得好,应该挺吸引人的,而且他的话也说得很有道理。

    她沉默了一会儿,合上了剧本但没有还给千原凛人,按在手下迟疑道:“但夜间时段的收视人群……”

    夜间时段各电视台定义不同,一般指23点到凌晨5点之间的时间,而这个时间段大部分正常人都睡觉了,没多少看电视的,90年代不流行熬夜。

    现在电视台也确实不重视这时间段,一般放放低成本的恐怖片充数,要不干脆就塞上电视购物节目,毕竟差的时候收视率才0.04%,简直不值一提——这年代没互联网抢风头,黄金时段电视剧要求的及格线就是15%,国民热剧能到40%左右,这差的也太多了。

    那申请是好申请,但申请下来,没有观众群体又有什么用呢?那就是个烂泥坑,好进不好出。

    在电视台,收视率是唯一能让制作人大声说话的本钱,也是悬在制作人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她怕第一次干制作人就干砸了,拿不到好的成绩,上层直接对她失去了信心,不再给她机会,她就成了终身打杂小妹了。

    千原凛人明白她的顾虑,认真说道:“村上小姐的意思我明白,但时代正在改变——你听过口红效应吗?”

    村上伊织缓缓摇头,她可没有经过互联网的洗礼,没有受到信息爆炸时代的影响,冷门知识了解的不多。

    “口红效应指的是经济萧条而导致口红热卖的一种有趣经济现象,也叫低价奢侈品偏爱现象。在美国,每当经济不景气时,口红的销量反而会爆发式增长,因为人们认为口红是一种低价格的奢侈品,而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人们手中用于消费的资金有限,但消费欲望却没办法消失,只能购买这样廉价的奢侈品来满足心理需求,进行自我安慰。”

    村上伊织听得很认真,在信息大爆炸之前,要获得相对专业的知识不是要找老师就是要专门去图书馆或书店,求知欲满足起来很困难,有机会轻易不会放过。

    千原凛人继续说道:“现在曰本也进入了大萧条时期,人们的收入和对未来预期都大幅降低,这时候就会首先削减那些非生活必需的支出,那娱乐相关就是首当其冲,但人们仍然有着娱乐的需求,那不能去海外旅行,不能频繁出入酒吧夜场,那对这些人来说,最便宜的娱乐方式是什么?”

    村上伊织微一沉吟:“在家看电视?”

    “没错,大萧条时代会让电视行业更加兴旺,持续时间越长,口红效应就会越长,电视观众就会越多停留在电视机前。村上小姐在电视台工作,应该有这种感觉吧?我猜,全时长段的平均收视率一年比一年上升,有没有错?”

    村上伊织有点服气了,这确实是事实,只是还没人解释的像千原凛人这么新颖。她微微点头:“是的,但只有几个重要的黄金时段增长明显,深夜剧还是……”

    “那是现在深夜剧没有值得看的内容,留不住观众,只要我们能做出一部好剧,我们就能创造奇迹!”千原凛人的话铿锵有力,落地有声,还充满了诱惑力:“这是个好机会,村上小姐,我对企划和剧本有信心!”

    他当然有信心,《世界奇妙物语》最初叫做《世界奇妙夜》,原本只准备拍一季填一下深夜空白时段的,但意外广受好评,在深夜时段取得了20+%的收视率,引起了电视台对深夜时段的重视,不再敷衍了事,后来该剧反响越来越好,干脆挪到了黄金时段,开始了每年两到三季的拍摄过程,最高的时候拿过37.4%的有效收视率——这也是为什么千原凛人要选这部剧的原因。

    不过这些他无法告诉村上伊织,只能看她愿不愿意赌一次了,毕竟相不相信这剧本能拍出好剧,还要看她自己的判断,别人保证的天花乱坠也没用。

    当然,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很蠢,但偏偏他必须找上村伊织这样的制作人,因为剧组也是分很多类型的,比如导演总负责制剧组,这个多出现在电影拍摄、动漫制作中,导演(监督)说话最算数,也要为作品成绩负责;

    又比如作家编剧总负责制,这个韩国拍电视剧喜欢用,中国琼瑶系列也是用的这种模式。

    而在曰本电视台制作局体系下,采用的是制作人总负责制。制作人负责提交企划,组建剧组,几乎除了创作什么都管,同时也要为最后的成绩负责——在这种模式下,制作人代表投资方,同时也是剧组的财务监理以及总制片,是推动一个节目制作的最关键人物。

    千原凛人不找到村上伊织这样一个制作人,根本没办法在制作局体系下推动剧本拍摄,再好的剧本都是废纸。

    他只能等待村上伊织自己做出决断,而村上伊织还是没把剧本还给他,只是轻轻敲打着,内心纠结无比。

    话说的有道理,理论似乎也正确,前景描绘的很诱人,同时也是个好企划,有可行性,更重要的是这简直像是为自己这种新制作人量身打造的——低投资,竞争少,好通过,好拍摄,而且剧本质量确实也不错,但是去冒风险还是按自己的原定计划求稳呢?

    事关职业前途,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