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台前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1 真的要走了?

    “好了,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这样了,大家赶紧抓紧时间完成自己手里的本子。”

    一个空气混浊逼仄的小会议室里,站着的干练女子说完,下面坐着的人开始收电脑的收电脑,收笔记本的收笔记本,准备离开,只有角落里坐着的,会议室里除了站的女性之外唯一的小姑娘没有动。

    站着的人收拾好自己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抬头看到了角落里的女孩子,顿了顿,皱了皱眉头才说:

    “壹野,你跟我来。”

    被点名的女孩子像是看到希望了一样抬起头来,任是厚重的刘海也没能挡住眼睛里突然蹦出来的光。

    干练女子走到会议室门口,鼻子动了动,再次皱眉,对还在角落收拾东西的女孩子说:

    “把窗户打开换换气。”

    女孩子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是对自己说的,结结巴巴张了两次嘴才从嗓子里憋出几个音,“哦哦…好。”

    壹野收拾好东西,走到窗边,垫着脚尖,费力地把老旧的玻璃窗推了出去。

    这里说是一个工作室,实际上就是一套老居民楼的旧房子,刚刚在的会议室原本应该是卧室的。

    走出会议室就是一个稍大一点的开间,原本该是客厅的地方中间摆了六七个办公桌,有两张桌子上有台式机,其他几张桌子上摆的都是笔记本电脑。

    本来就不大的房间摆上那么多办公桌再加上伏案工作者必备的宽大舒适的椅子,整个空间就很拥挤了,可是这还不算完,沿着墙角还摆着几张简易床,让拥挤的空间更是过个人都得侧着身子。

    壹野跨过简易床上伸出来的腿,绕过办公桌,跳过地上随便扔的外卖盒,总算是跟上了干练女子。

    一路走到楼下,走出小区,又穿过街巷,走了能有小十分钟,走到了大街上一栋写字楼底下。

    干练女子回头,“去咖啡厅说还是去办公室。”

    “都…都行。”

    “那就上去吧,你签在工作室快三年了,还没去过办公室呢,走吧,上去看看,正好我也没空就那么坐着陪你喝咖啡。”

    女子忙是真忙,但对壹野的轻慢也是事实。

    壹野抬头看了一下面前的四十多层的写字楼,长期的伏案工作让她就那么抬抬头都觉得肩背酸痛。

    要是自己能在这样的写字楼里工作估计也不会家里事情一了就迫不及待想离开了吧。

    壹野扯了扯身上洗得发白的衣服,又抬手小幅度地闻了闻,没闻到身上有烟味,抬起头微微笑了一下,迈出的步子才轻快了一点。

    跟着女子坐电梯到二十八了,一出电梯就看到对面墙上硕大的几个字,“弄墨工作室”,前台小姐姐看到来人就笑着打招呼,“赵总监。”

    干练女子点点头就径直进去了。

    壹野用眼角瞟着周围的环境,通透的格局,一尘不染的玻璃门,有个人空间的隔断,色彩明快的待客区沙发…

    这是这栋写字楼里最常见最普通的装修,可是在壹野眼里却是最好的工作场所,和一条街之外旧小区的工作室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也一点不夸张。

    和自己写白领工作场所时所想象的一样一样的。

    那里也是弄墨工作室,只是这里是真的对外的工作室,而那里是工作室拿来给抢手工作生活的地方。

    壹野跟到了赵总监办公室,“坐。”

    壹野拘谨地坐下,赵总监在忙自己的,开电脑翻记事本让助理送咖啡进来,壹野盯着面前的铭牌看了一遍又一遍,“赵玫-创作总监”。

    赵玫忙完手里的事,刚准备说话,助理就送了两杯咖啡进来,赵玫微抬,“别客气,我助理煮咖啡的手艺还不错。”

    壹野抬起小小的一只咖啡杯,抿了一口,和自己天天大杯大杯灌的速溶咖啡的确是不一样的,原来自己写了很多次的现磨咖啡是这样的。

    赵玫等壹野放下杯子才说:“你之前发邮件给我说要走了,认真考虑过了?”

    壹野点头,“手里的本子快要结束了,我会尽快结束发给你。”

    “不缺钱了?”

    壹野没有点头,缺,怎么会不缺呢,只是已经没有需要大笔开支的地方了,虽然剩了不少,但是谁会嫌钱多呢。

    “我还是很欣赏你的,给你的本子是怎么要求的你就怎么写,不会带入太多自己的风格在里面,我们后期修改很容易。”

    赵玫顿了顿,又喝了一口咖啡,“要是报酬方面不满意,我可以加到三万一集,其实你现在两万一集也不低了。”

    田壹野还是摇头,“不是钱的问题。”

    “那是……想自己出去干,想要署名权?”赵玫问。

    壹野坐着没动,对于创作的人来说,谁不希望自己的作品下面写的是自己的名字呢。

    赵玫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

    “年轻人,有想法是好的,我说你是好的,是你作为一个枪手是好的,作为一个枪手没有自己的风格是好的,但是你要自己出去干,这就不见得了。”

    赵玫继续皱眉,“退一万步说,你能有自己的风格,你只是在我这没展现出来,你凭什么能找到投资?每年科班出来的千千万万,非科班凭着一腔热血入行的也不少,能拍成片的又能有多少,我不强留你,但是如果你要自己干,我还是想劝劝你的。”

    没错,壹野是个枪手,再具体一点就是是个专门写电视剧剧本的枪手,她当枪手已经三年了,从入行开始,再有活的情况下,平均一天一万字,两天一集电视剧,现在正在热播的八十集宫廷剧就是她用半年时间写的初稿。

    说是初稿,如果壹野能拿到最后成稿的剧本的话,她会发现,在她初稿的基础上基本没什么改动,只是给主要人物加上了一些特有的动作和惯用语,她描写得模糊不清的场景换成了更具体的,至于情节,那是一点没改动的。

    壹野叫壹野,也不叫壹野。壹野是她的笔名。她现在身份证上的名字叫田壹野,只是好久没有人连名带姓的叫她了。

    说起来,她的名字也是有故事的,最初是叫田野,后来到城里读书转户口,登记的时候,田爸爸觉得女孩叫这个名字不太文雅,田爸想着这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就叫壹野吧,笔画多还显得自己有文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