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之最强选手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七章:马老师翻车现场

    ——直播间内

    “盲僧去下路了,他应该是去清小龙视野,然后吃石头人回家。中上两路都在线上,这波吃红BUFF没有任何危险。”

    就像马老师说得那样,在吃红BUFF时没有受到任何干扰,一直在线上压制劫的亚索,也没有找他麻烦的意思。

    大司马老师对着屏幕自信一笑:“这个亚索,操作没得说,但是经验还是不够老道。”

    “如果我是对面亚索,我一定会利用现在的强势期配合瞎子入侵野区。要知道,劫还没有到六级,和亚索的战斗力不再一个层次上。”

    “只能说,对面的亚索失算了。”

    李子秀盯着兵线,又看着踩着红BUFF,以半血状态走向F4的螳螂,他的走位微妙起来。

    压在红色方远程小兵的左前沿,迫使劫缩在塔的右侧。

    ——猛男哥直播间:

    “亚索好恶心,他明显不想让我吃炮车。”

    “这波我Q的话,手里剑一定会被他的风墙挡掉,炮车就没了。”

    “这亚索,简直不当人。不过螳螂就在旁边,亚索没有双招是不可能越塔的。他走位靠前,我们可以WQ,分身的手里剑这波他是挡不了的。”

    弹幕里刷起来6666。

    “猛男哥牛批,补个炮车都有这么多算计。”

    “防御塔之子,66666666。”

    “一万个猛男哥,就有一万种补炮车的方式。”

    ……

    和李子秀预料的一样,劫W分身透过风墙,一发精准的手里剑,惊险刺激的收下炮车。

    直播间内,猛男哥露出自信的微笑,这一波较量,终归是他技高一筹。

    不知道是从何时起,能够在亚索身上拿到一点点小优势,都能让他产生一种变态般的沾沾自喜。

    猛男哥的心理活动大抵是这亚子的:

    ——看到没,炮车,咱拿到了!

    ——哼哼,很失望吧。

    ——炮车我拿到了,这就是你小看我的代价!”

    ——一袋米扛几楼。

    突然,亚索一改控线的姿态,开始于兵中诗情画意般的穿梭。

    他的身影,犹如一条剑鱼,在大江上砍浪而行。

    而猛男哥的耳中,回荡着亚索荡开剑气而弥漫的狂风怒吼之声。

    “哈撒给!”

    猛男哥受惊:“不好,有杀气,我躲!”

    “嗯?”

    “这,吹歪了?!”

    就在这时,老马的心猛地一抖,只见一道风卷风斜刺里杀出!

    前期野怪的伤害较高,没有蛋刀的螳螂血线在半血以下,他左右拉怪,未曾考虑到亚索突然出招。

    这一下,正在吃大鸟的螳螂被剑气直接卷到天上。本就残血的螳螂,又是往下掉了一格血。

    但是,马老师依旧不慌。

    “同学们,亚索的意识不错,竟然猜到我在吃大鸟。”

    “这发Q虽然疼,但并不致命。”

    “如果我是亚索,我肯定会在F4里面埋伏一个眼。”

    “那……”

    马老师的话没有说完,一个身影直接从中路飞了过来!

    古老的艾欧尼亚咒语陡然响起:

    ——所里亚尅痛!

    狂风绝息斩,狠狠地斩在螳螂身上,漫天飞舞的剑气也将螳螂的血线打到逼近死血的境地。而李子秀在开大之前叠加了4层E的被动,三级E基础90点伤害,叠加4次就是180的魔法伤害。

    在1秒钟的空中压制过后,李子秀普攻打出一发暴击,接着踏前斩,E过卡兹克的身体,回身一发斩钢闪。

    下一秒,螳螂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本欲支援的劫,因为W技能处在CD,慌乱中只得闪现进入F4区域,可等他进来的时候,螳螂已经死了。

    此刻,他将面对满状态,带着红BUFF,且高出他一级半的亚索。

    闪现已交,W技能还有十几秒才转好。

    从F4到中路二塔的短短距离,成为了影流之主迈不过去的天堑,带着红BUFF的减速与灼烧效果,亚索一剑一剑的切割在劫的身上。

    猛男哥根本没有回头,他没有任何对拼的资本。

    最终,二塔前,亚索扛了一下塔的伤害,一发朴实无华的普攻抽走了他最后一丝血量。

    “Double kill!”

    “Killing Spree!”

    亚索,大杀特杀!

    斗鲨TV马老师直播间——

    老马吃了一手饭,然后问道:“嗯,这波,这波怎么说?”

    按照惯例,每当马老师说出这种口癖的结尾,一般是心里很虚想要找借口。

    但是,瓜皮学生们早就嗨翻了。

    “舒服,舒服,中野联动,一死一送。”

    “如果我是对面亚索,我就……”

    “马老师:我不笑别人,我笑亚索无谋,我笑盲僧少智,如果我是……”

    “2333333,马氏三国,人仰马翻。”

    “欢迎来到大型翻车现场!”

    “兄弟们,我吃了三大碗饭,你们呢?”

    “哈撒给、面对疾风吧!”

    ——

    马老师有些尴尬,他扶了扶眼镜。

    “没有想到,这里是有视野的,而且亚索伤害有点离谱。”

    “不过问题不大,野怪的经验我们吃到了,发育一会还有希望,我一手螳螂也不是开玩笑的。”

    而另外一头猛男哥此刻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人傻了。他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刚才为什么敢闪现进去。

    是谁给他的勇气?

    李子秀没有放弃这样的好机会,敌方中野双双阵亡,中路兵线进塔,他操纵着亚索收掉一窝螳螂没打完的小鸟,又在盲僧赶来的路上吃了对面的石头人。

    此刻,中上野已经形成了对敌方上单三包一的阵势。

    天使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他想回城却被大树的树儿子打断了。路西法看向二塔附近的草丛,敏锐的感觉到亚索就在附近。

    后路被断,他只能用技能清线,不让兵线进塔,看能否借助防御塔换一个。

    但是,显然是他想的太多了。

    在盲僧赶来时,大树开R打控制先手扛塔,盲僧和亚索同时切入,天使开大招支撑了两秒,但依然被亚索和盲僧后续的伤害灌死。

    天使这个英雄,并不具备控制能力。

    残血的大树,也轻松走出防御塔的攻击范围。

    这个人头,被盲僧非常懂事的让了出来。

    此时,亚索已经是4/0的豪华战绩。他又一次揣着巨款,B键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