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007章:对女人接近禁欲般的



  以前池欢就知道有很多女人喜欢墨时谦,甚至撞见过圈内一个很有资历的影后级女星向他示好,而且是愿意白倒贴的那种。
  当然,她也亲眼看着他眉眼平静,波澜不惊的拒绝了。
  即便那个女星不仅是有钱的影后,更是无数富豪背地里争相追逐的性感尤物。
  他在女人面前似谦谦君子,永远保持着淡然的距离,可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种对女人接近禁欲般的自制和冷静……
  难以琢磨,更难以接近。
  季雨的模样和家世虽然比不上现在的她和昔日的楚惜,但也是地地道道的富家千金白富美,追她的男人同样前赴后继。
  池欢笑问道,“你喜欢他?”
  季雨羞怯,却还是坚定的点点头,“他……无意中救过我一次。”
  池欢淡淡道,“他虽然是我的保镖,但他的私生活我向来不过问,所以也不清楚他到底有没有女朋友……不过,我听我爸说过,他有一个自小就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妻,具体我就不知道了。”
  对于墨时谦,即便他担任她的保镖总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但除了他的长相和名字,其他的——
  她一无所知。
  季雨期盼的看着她,“池小姐……你可以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吗?”
  池欢单手撑着脑袋,不言不语,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跟她关系最好的宁悠然轻轻撞了她肩膀一下,“那是你保镖又不是你心上人,你有就给个呗,小雨是个好姑娘,我看你那保镖也还靠谱,挺搭的。“
  池欢看着季雨,最后什么都没说,把号码写给了她。
  因为苏雅冰出现的缘故,池欢心情不好,虽然没有表现在脸上,但她既没怎么跟宁悠然聊天,也没怎么跟旁边的人玩游戏。
  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闷酒。
  宁悠然远远看着她,还是走了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欢儿,怎么看上去闷闷不乐的?”
  池欢看她一眼,附身抱住她,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喃喃的笑着,“开心啊,要结婚了,我追了四年的男人,很快就彻彻底底的属于我了。”
  虽然是撒娇般的妩媚,但也遮掩不住她话里的幽深的怅惋。
  宁悠然道,“是谁说,女人开心的时候才不会喝酒,女人喝酒只能说明她难过?”
  “胡说。”
  “跟莫西故吵架了?”
  吵架?
  池欢脑袋摇了摇,用鼻音道,“没有。”
  昨晚被墨时谦泡在冷水里整整一夜,吊了点滴后虽然好了很多,但感冒小病是小,也不是一下子能痊愈的。
  因为池欢的性格,平常她有兴致玩的时候,她必然是人群中最嗨的那个。
  她没兴致的时候,就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也没有人硬会去拉她。
  宁悠然看了她一会儿,抚了抚她的头发,轻叹了口气,“那行,你少喝点酒,早点回去睡一觉。”
  一个人喝了半瓶红酒,她侧身靠在沙发的扶手上,阖着眼睛趴在上面。
  耳边很吵,心里却又太安静了点。
  觉得寂寞的人,要么找个安静得没有人声的地方,一个人待着。
  要么就躲在一片喧嚣中,吵闹有时也能带给人安全感。
  因为她回去就只有一个人,可现在还很早。
  …………
  喝了点儿酒小睡了会儿,醒来的时候,她抬起手腕看了眼淡金色的腕表,小小的打了个呵欠,九点已经过了。
  从包里摸出手机,直接打给墨时谦。
  打第一次,他没接。
  池欢眉毛皱成了毛毛虫,竟然不接她电话?
  他来她身边这么长时间,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她又拨了一次,这次很快被接通了。
  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淡然,“大小姐。”
  池欢怔了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听出一种凛冽的冷漠之意。
  她没在意,淡淡的道,“我不太舒服,想早点回去睡觉,你过来接我吧。”
  静了片刻,男人在那边回答,“这边的事情还没忙完,我让人代我送您回去好吗?”
  池欢原本不在意,正想答应,突然想起了什么,改口回答,“不用了,我给西故打电话,让他过来接我。”
  “抱歉,大小姐,我明早会去接您。”
  池欢是个明星,但也还是表演系的学生,不拍戏的时候她就在学校上课,因为跟莫西故的婚礼计划,她把这半年的时间都空了下来。
  “好。”
  挂了电话,池欢转而拨给了莫西故。
  手机响了很久才被接通,男人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疲倦,“池欢,有事吗?”
  “我在1999,墨时谦临时有事不能送我回去,西故,你能来接我吗?”
  静了片刻,那端回道,“好,我半个小时后到。”
  池欢立即眉开眼笑,“好,我等你。”
  挂了电话,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她又打开了游戏页面玩游戏。
  二十多分钟后她站起身,手指边梳理自己的长发边慵懒的笑着,“我这两天感冒了还没好全,今天就早点回去睡觉了。”
  她之前偶尔也会提前退场,所以没人觉得奇怪。
  宁悠然不放心的道,“欢儿,要不要我们找人送你回去。”
  池欢甜蜜一笑,“不用啦,西故来接我。”
  正在打牌的朋友调侃道,“想男朋友就想男朋友,有什么不能说的,还要诅咒自己感冒。”
  池欢也没多解释什么,“安啦,下回聚。”
  她喝了点酒,再加上感冒未愈,整个人有些微熏的晕眩,走在路上飘飘然的。
  直到走出1999,一阵冷风吹来,她打了个激灵,这才稍微的清醒了点。
  裹了裹身上宽大的风衣,低头一呼吸仿佛就能嗅到清冽的属于那男人的味道,带着长久以来令她熟悉的安心。
  墨时谦很少不在她的身上,一时间她竟有些不习惯。
  车灯远远的射了过来,池欢一抬头就看见一辆银灰色的兰博基尼朝她驶来。
  那是莫西故的车,池欢心头一个雀跃,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迫不及待的拉开副驾驶的车门,“西故……”
  透着浓浓喜悦的嗓音戛然而止,驾驶座上的男人并不是墨西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