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珠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6章 第6章福兮祸兮

    屋外响起脚步和说话声,菩珠扭过头,目光已不复方才淡漠,面上带着甜笑,站起来迎了上去:“张阿姆,你们前头回来了?可有我帮做的活?阿姆你尽管吩咐。”

    张媪道:“可怜你在家一天到晚做活,不得停歇,到我这里,歇着就是了!”

    阿菊端了一只盛饭的大木桶跟了进来,桶里饭已没了,叠满用过的碗盏。

    菩珠要帮她洗碗,不出意外果然被阿菊推开,再次指了指炉膛。

    菩珠只好又坐回去当烧火丫头,看着几人忙忙碌碌收拾厨房,忽听驿舍大门方向传来人呼马嘶的嘈杂声,知是那队鸿胪寺的人马出发继续西行了。

    张媪收拾着灶台,用炫耀的口吻低声说:“你们不知这队京都使者出关所为何事吧?且与你们悄悄提前道一声。是西狄那边大长公主的人要入关了,他们出关去接。”

    帮事妇人好奇追问。

    张媪道:“方才丞官说的,嘱我紧着去备食材。到时两边人马合起来,不知道多少。若不早做准备,怕手忙脚乱出了岔子。真是大排场!我做了这么多年事,见多了关外来人,莫说国使,大小王子都不知多少了,还是头回碰见朝廷派官特意出关迎接。”

    帮事妇人问:“这个大长公主,莫非就是当今老王母的女儿?”

    姜氏太皇太后在民间已成传奇,寻常百姓提及,不言太皇太后,皆以“老王母”敬代之。

    张媪点头:“正是,便是老王母之女,如今皇帝的姑母。当年大长公主出塞,这驿舍还未起来,镇子也无,我嫁来没两年,还跟着男人在玉门那头屯田。那日听闻大长公主到来,即将出关,多停留了一夜,我便急忙赶去看,可惜还是没赶上,等我到了,人已走了。我听见到了的人讲,前后跟着无数人马,队伍望不见头。大长公主的车在中间,恰好刮来狂风,帘子飘了起来,瞧见人就坐在里头呢,端端正正。”

    帮事妇人听得津津有味,忙又追问:“可看清楚模样了?”

    “头发又长又黑,脸雪白,虽就看了一眼,容貌打扮,如见天女,可惜我却没见着。这回也不知来的是大长公主何人,想必是跟前要紧的人,到时候,定要看个清楚。”张媪的语气里充满遗憾。

    “也是可怜,虽是老王母的女儿,也要出塞远嫁,人生地不熟,去了怕就一辈子都回不来。我还听说,那些人吃生肉,饮生血,这些都罢了,做父的死了,儿子竟娶继母!畜生,简直不是人啊!”

    “可不是嘛!这么一想,咱们虽在这里日日吃沙,但狄人打不进长城,有口饭吃,日子也过的下去。说句不当说的,若如此,便是换着做,我也不做……”

    张媪和帮事妇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唠个不停。

    菩珠静静地听,一言不发。

    阿菊干着活,不时抬头看她一眼。

    天渐渐大亮,一直忙到巳时,庖厨里的活终于干完了。

    菩珠取来棉衣为阿菊穿,这回阿菊没有推却,任她帮自己穿了,两人出驿舍回去,才出门走了几步,恰好郡城方向骑马来了一个相熟的驿使,看见二人叫了一声,拍马来到前头,从袋中取出一个荷叶包递给阿菊,冲菩珠道:“上回你阿姆单子上要我带的少了的白沉香,这回总算从药铺买齐了,就是价钱不便宜。她可是身体哪里不适?怎的常年要我帮带这些东西?”

    阿菊听到这回终于买齐,忙接了过来,作势道谢。

    驿使事忙,随口说了几句便走。

    阿菊打开药包,一一检点,皂角,白芷,细辛,白芙蓉末,寒水石,还有断了小半年这回终于买到的白沉香,一一用小袋分装,她拿起一块白沉香,闻了闻,虽不过是中品,但在这种地方能买到,已经很不容易了,面露微微喜色,小心翼翼地包了回去。

    菩珠看着,心中翻腾个不停。

    阿菊不惜费钱总是请驿使从郡城帮带这些东西,并非是她身体哪里不适,而是用来与青盐一道研焙出自己小时候洗漱所用的洁齿香盐。

    这种配方焙出来的香盐,长年使用,齿香而光洁,自然,既费事又费钱,是从前御医的一个方子,流传开来,只有富贵人家才用。

    这么多年了,除了刚开始到这里实在没条件外,后来落下了脚,哪怕再难,别的可以省,这个她却不肯省,一定要攒钱亲自为自己制。去年搬到福禄镇,这里只有青盐,虽粗糙,她觉得也能用。阿菊却不愿,还是想方设法和这个长年往来于郡城与此地间的驿使认识了,相熟后,就托他从郡城帮带这些药来。

    “阿姆,何必非要费钱买这些?”菩珠忍不住道,“我不想你太累。有青盐用就够了。”

    阿菊不赞同地摇头,手指轻轻点了点她面颊上两只梨涡的位置,做了个露齿而笑的表情,又比出喜爱的动作。

    她说自己笑起来好看。她喜欢看自己美丽的笑容。

    眼睛忍不住又暗暗发热了。

    杨洪很快就要出事了,也是因为杨洪出了事,前世她随之失去了她的菊阿姆,这个世上她最后一位亲人。

    在后来的那些岁月里,每当她感到孤独仿徨的时刻,她总会想起她的菊阿姆。

    倘若她一直在,陪在自己身边,那么后来接下来的那十年,她或许可以过得更幸福些,至少累了倦了,有一个人可以抱她,让她靠怀放心歇息。

    杨洪之祸,始于送礼。

    今年考绩又要到了。

    河西都护刘崇快要过寿,身边的长史之妻贪财,章氏走了门路,送礼让人在刘崇面前引荐丈夫,以绕过打压他的顶头上司。

    确实,目的达到了。刘崇因此注意到了杨洪,过问他的事,获悉他颇有能力,亦可号召戍卒,便破格提拔,直接升他做了都尉。

    这是好事,但当时,谁也没想到,才高兴没几天,就来了灾祸。

    刘崇祖父也是开国功臣之一,他不满自己今日地位,这两年,暗中其实正与同样野心勃勃的宗室天水王在相互交通,密谋投靠东狄,以河西为本营起大事入京都,正需延揽可用之人。这也是杨洪被迅速提拔的缘故。如今万事俱备,相约就在这段时间举事,不料举事前夕,就被迅速扑灭。

    杨洪稀里糊涂,在刘崇举事那日被传去,还没明白过来便成了从党,坐实罪名,百口莫辩。

    因事关重大,随后,朝廷派了专使来这里督办此案。

    那位专使,便是当朝太子李承煜。

    可惜那时候,她与李承煜还是陌路,完全帮不上什么忙。

    刘洪被杀,章氏发了疯,抱着孩儿投了水,杨家家破人亡。而自己和阿菊,当时虽未被牵连,但再次流离失所,所幸驿丞收留寄居,尚有一容身之地。阿菊拼命地干活,两个月后,那天早上天没亮她如往常一般去挑水,挑到最后一担,一直没有回来。

    当时菩珠在马厩切草,见她迟迟没回,不放心找过去,找到了,看见她倒在井边,身边是只打翻在地的水桶。

    水泼了一地,溢在她的身下,浸湿她的衣裳。无论菩珠怎么叫她喊她,她再也没有醒来。

    她的菊阿姆,就那样活活地累死了。

    最讽刺的是,就在三天之后,她收到了消息。祖父罪名洗脱,她被召入京。

    菩珠眨了眨眼,立刻笑给阿菊看。

    少女一身粗服,却乌发如云,衬得一副贝齿更是洁白如玉,笑容灿烂无比。

    阿菊心满意足,牵了她手带着继续往杨家去,就好似她还是当年那个刚来这里时什么都不懂,就只知道紧紧拽着她衣袖默默流泪的小女孩。

    菩珠乖乖地任她牵着自己回杨家。

    幸好,这辈子竟有机会重生来过!

    这一次她不会重蹈覆辙,如那灶膛里迸溅出来的火星子,光迹稍纵即逝。

    她不但要做回原来的位置,长长久久,再接回父亲遗骨,还要保护好阿菊。

    是的,现在该换自己来保护她,这个用她并不丰厚却是全部的羽翼,在生命最后一刻也在尽全力庇护自己的人。

    还有杨洪,他对自己是尽心尽力。前世不知道没办法,现在知道了,怎么可能见死不救。

    ……

    杨家很快就到,老林氏正在院中抽柴火,听到两人开门进来的声音,扭头盯了眼阿菊手里的东西,认出是用来焙香盐的。

    费这些钱,只为给菩珠每天洗漱用。以前看见了,她总要嘲讽几句,今日却不作声,也没指派活计,只撇了撇嘴,扭头继续抽柴。

    菩珠便知杨洪回家了,不见他人,应当是在屋里。

    果然,她听到两夫妇说话的声音传了出来,似起了争执。

    老林氏神色变得紧张,急忙走到门口,耳朵贴在门上。

    屋里起先声音还小,渐渐越来越大,她担心章氏吃亏,想进去劝架,又不敢,等听清楚杨洪竟在斥责章氏,说她亏待恩公之女,急忙回头冲菩珠挤眼,命她快去劝和。

    菩珠走了进去,隔了扇门帘,听到里头杨洪怒道:“当初我巡边,遇狄人大队人马,若不是菩公早获悉有异动,及时赶到相救,我这颗脑袋早成了狄人挂腰间的赏金了!你当时已是嫁了我的,没当寡妇,全是菩公之恩!我听说你现在大雪天差她去冻河洗衣?她才多大?自己儿子是肉,旁人女儿便是泥了?我俸禄如今虽减,但多养她一张嘴,便吃垮你不成?你再敢这般待她,我休了你!”

    床上孩子被惊醒,哇哇地哭,菩珠正要进去劝和,章氏已抱起孩子,一边摇着哄,一边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是我一时糊涂,今日起我将她当亲生女儿看待便是了!瞧瞧,你儿子在看你呢,这么凶,当心他吓到了!”

    章氏哄男人的手段也是不错,妻子这样,杨洪再大的怒气也发作不起来了,又警告几句,见她唯唯诺诺,也就作罢了。

    菩珠进来本是劝架,夫妇既然不吵了,她也就没必要进去,转身正要离开,忽听章氏又道:“今年不是又要考绩了吗?有个事和你商量下,刘都护快过寿,我听说长史妻贪财,从前住郡城时,我认识那妇人身边的一个老媪,她答应帮忙,让长史妻认你做个远亲,叫长史借刘都护此次贺寿的机会引荐你。事若成,往后不定就翻身了,再不用被那个都尉打压。”

    杨洪一顿:“我们家哪来那么多钱?”

    章氏道:“从前有些积余,不够,再向放贷的借就是了。只要能成事,还愁还不起?赌一把便是。长史惧内,定会听从。”

    杨洪摇头:“万万不能!那些钱能借?利滚利,一年下来,一百钱变万钱!多少人因借了这钱妻离子散?不必了!”

    章氏继续劝,杨洪态度坚决:“不许你再提这个了!如今虽比不了从前,也不是吃不饱肚子。我再做一年,要是还被都尉打压,到时候再说!”

    章氏不作声了,开始和丈夫说别的事。

    菩珠退了出来,回到自己屋里。过了一会儿,有人来门口叫杨洪有事,杨洪出去了。

    他一走,章氏就把老林氏叫进了屋,关上门。

    菩珠急忙出来,顺手拿起靠在墙角的扫把,一边扫地,一边慢慢往门口靠,最后停下,屏住呼吸侧耳听着里面隐隐传出来的说话之声。

    果然,和前世一样,章氏没有轻易放弃自己的计划。

    她让老林氏明天搭驿车走一趟郡城,去找长史府里那个姓黄的老媪。

    ※※※※※※※※※※※※※※※※※※※※

    今天没有了哈~

    喜欢菩珠请大家收藏:()菩珠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