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当群主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章 变态学长

    伊织一边往后走一边想,总感觉那个美女好像在哪里见过,看着有种挺眼熟的感觉。

    走到紧闭的双开门前,伊织不自觉的心跳加快了几分。

    听着耳边传来的海浪声,感受着热辣的太阳光,和过去高中生涯完全不同的环境……

    伊织双手放在把手上,深呼吸了一口气。

    “未来,会有什么样邂逅等待着我呢?”自言自语一句,随后直接推开了大门。

    “唷唷伊唷~~~~嗨!”×N。

    一群头发颜色各异的兄贵裸【和谐】男一手举着酒杯一边同时猜拳,群魔乱舞一般出现在伊织面前。

    “嗨!”

    随着一声大吼,输了的那位肌肉裸【和谐】体男脱下了内裤,然后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随后直接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身体还时不时的抽搐一下。

    “出局——!”对面的兄贵大吼一声,随后也把自己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吧嗒”一声,伊织关上了大门。

    伊织双手放在把手上,深呼吸了一口气。

    “未来,会有什么样的邂逅等待着我呢?”自言自语一句,随后直接推开了大门。

    “唷唷伊唷~~~~嗨!”×N。还是一群肌肉兄贵在举着酒杯大吼。

    “你妹啊!”伊织双腿一软倒在地上,“我的大学生活,凉了……”

    “嗯?”也许是开门动静有点大,里面的兄贵们同时扭头向门口的伊织看了过来。

    “老子不念了!”伊织站起身拿起行李箱就往外走,“上特么什么大学?回家好好画漫画调戏调戏村姑不香吗?”

    “哎?伊织你上哪儿去?”登志夫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又把他甩了回来,“想出去玩也先把东西整理好。”

    “话说叔叔你是怎么做到这么淡定的?”伊织站稳道,“这也忒奇葩了点吧?”

    “哦?”登志夫一愣,随后拍了拍身上骚粉色的围裙,“经常有人这么说,说这个围裙很适合我……”

    “谁跟你说这个了!”伊织打断道。

    “你不是在说衣服的问题吗?”登志夫一脸疑问。

    “是衣服的问题!”伊织一指旁边的兄贵们,“但是这已经不是合不合适的问题了好吧?”

    说话间,伊织指着的方向一个金发的兄贵已经脱掉了自己身上最后一件装备,露出了自己的阿姆斯特朗炮。

    “啊啊啊啊啊~~~~~”伊织马上扭过头,“我的眼睛——!”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登志夫一脸问号。

    “我特么不念了!”伊织抓起行李箱就跑出了潜水店,留下一个挥洒着汗水的背影。

    “思乡病吗?”后面的登志夫有些疑问。

    “店长,刚刚那是谁啊?”后面走过来两个肌肉兄贵问道。其中一个就是刚刚脱光了的金毛。

    另一个则是看起来还要更壮一圈的发型和赤木刚宪差不多的人。

    “我侄子,刚考上伊豆大学,不过刚刚突然跑出去了……”登志夫道。

    “侄子?”时田信次扭过头看向旁边的金毛。

    “伊豆大学?”寿龙次郎扭过头看向旁边的“赤木刚宪”。

    “好像明天就开学了吧?”时田信次问道。

    “嗯……”寿龙次郎点了点头,“也就是说,时田!”

    “没错,寿!”时田信次回应道。

    两人同时咧嘴露出闪着白光的牙齿,眼睛里都带起了一丝红色的光芒,异口同声道。

    “收获新社员的好机会!!!”

    ……………………

    外面的大路上,正在往机场跑的伊织突然停了下来。

    “不对啊,正常的店里不可能全是裸【和谐】男的,”平复了几下呼吸之后,开始思考起来。

    “不过我也不了解潜水商店,说不定潜水商店就是那样换潜水服的呢?”伊织抬起头想了想,“如果是这样的话店里有裸男也就真的是很正常的事情了吧?”

    想到这里,伊织扭回头往商店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扭头的一瞬间就看到了两个肌肉兄贵已经向自己冲了过来。

    其中那个金毛居然还一件装备都没有,就这么拎着自己的阿姆斯特朗炮向自己跑过来。

    “站住!新生!”旁边那个赤木刚宪大叫道。

    “卧槽!都特么裸奔到外面来了!”伊织只感觉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行李箱都不要了,转身就跑。

    “等等!新生!”时田信次一边追一边大叫,“你跑什么?”

    “废话,被两个变态追着不跑才怪吧?”伊织头也不回,“话说你们两个到底想干嘛?”

    “哦?”寿龙次郎一边追一边笑。“看来你还是个不擅交际的害羞小男生呢……”

    “你特么知道自己现在是一副什么样子不?”伊织回头看了一眼,只感觉眼睛一阵刺痛。

    “那种事情都无所谓!”时田信次道,“那都是小事儿!”

    “你眼里什么才算大事儿?”

    “总之站住听我们说几句!”

    “滚,我才不要——”

    三人一路追逐,在笔直且宽阔的大马路上形成一道无法忽视的风景线。

    ……………………

    登志夫在店里的柜台后面拿着今天的报纸,寻找着感兴趣的新闻。

    “嘎吱——”大门打开,只穿着一条蓝色内裤的时田信次扛着伊织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丝不挂的寿龙次郎。

    “哦,伊织,你回来了!”登志夫看着时田把伊织扔在了地上,“思乡病缓解了吗?”

    “没事的伊织!”时田信次一副过来人的口吻,“男人总是要习惯背井离乡的……”

    “如果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找我们商量哦!”寿龙次郎在旁边帮衬道。

    “怎么搞的问题好像出现在我身上一样……”伊织看着两人道。

    “难道不是吗?”登志夫问道。

    “当然不是!”伊织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我是因为一进门就看到这几个变态才吓的逃跑的好吧?”

    “你什么意思?”寿龙次郎双手交叉在胸前,“你以为我们是自己喜欢脱衣服的吗?”

    “难道不是吗?”伊织反问的时候,一脸的理所当然。

    “虽然我不否认有这个原因……”时田信次点点头。

    “果然是变态……”伊织捂着脸蹲在了地上。

    “听我说学弟!”寿龙次郎走过来道,“我们这么穿是有原因的。”

    “啥原因?”

    “这还要追溯到文明并不存在的远古时代……”寿龙次郎一副准备开始长篇大论的样子。

    “我们也要体验一下祖先的生活……”时田信次道。

    “……”伊织已经懒得吐槽了,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其实我们是猜拳决定谁去准备氧气瓶,”寿龙次郎道,“就是在水下呼吸的那个……”

    “啊……那个啊……”伊织想起来刚刚在门外确实看到了一排氧气瓶。

    “所以我们是在猜拳决定谁把氧气瓶搬到给顾客使用的地方。”寿龙次郎道。

    “……”伊织脸上带着疑问的表情,“所以呢?”

    “什么所以呢?”

    “不是……”伊织楞了一下,“我知道你们是在决定谁去般氧气瓶,问题是这跟你们脱光了有什么关系?”

    “你说什么呢?”时田信次道,“玩野球拳脱衣服是理所当然的吧?”

    “……”伊织摆出了一个乌蝇哥的经典表情,“你们特么的就不会玩点别的猜拳吗?”

    “学弟你别误会,我其实也不想脱衣服的,”寿龙次郎走到伊织面前,声音忽然变得深沉起来,“就是自然而然就脱光了,你懂的吧?”

    “不懂!”伊织马上摇头否认,“完全不懂!”

    “行了,你们几个!”登志夫从柜台后面探出头道,“别瞎侃了,赶紧去般气瓶吧。”

    “是——”寿龙次郎答应一声。

    “伊织你也去看看吧。”登志夫道。

    “看什么?氧气瓶?”伊织问道。

    “大海啊,大海!”登志夫笑了笑,继续坐回去看报纸了。

    ……………………

    店铺后面,伊织看到成排的氧气瓶,又看了看旁边晾衣架上挂着的一排潜水服,感觉有点新奇。

    不管是前世还是穿越到这里,自己都没有任何潜水的记忆,觉得这玩意儿都点好奇。

    “让让,挡路了……”寿龙次郎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伊织扭头一看,寿龙次郎穿着一身休闲服,推着一辆板车走了过来。

    “怎么了?”寿龙次郎看到伊织表情有点奇怪,“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不是……”伊织摇了摇头,“我就是在想,原来你也是能好好穿衣服的啊。”

    “这话说的真搞笑,”寿龙次郎咧嘴一笑,“要是一丝不挂的在外面跑不就成变态了吗?”

    “你要不是第一次见面的前辈的话我早特么一脚踹过去了!”

    “哎?你要帮忙?”看到伊织去拿氧气瓶,“谢谢啊。”

    “没事,两个人一起做快一点。”伊织帮忙拿着氧气瓶放在板车上。

    “对了,我叫寿龙次郎。”金毛来了个自我介绍,“伊豆大学机械工程大二。”

    “哦?学长啊……”伊织道,“我叫北原伊织,也是机械工程专业的。”

    “嗯,社团里多了一个同专业的学弟很值得高兴呢!”寿龙次郎笑道。

    “你啥时候听到我说要入社了?”北原伊织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