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艺人太没上进心了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八章 租房

    京城,

    东城区,一家五星级酒店中。

    杨北刚刚吃过午饭,坐在沙发上浏览着京城的租房信息。

    这么一看,杨北顿时苦笑连连,不愧是华国首都,房价可真贵啊,最便宜的一套两室一厅,也得六七千,而且很多房主都贴着消息,一次直接交一季或者半年的房租。

    杨北算了算,自己身上这点钱,貌似根本不够啊!

    杨北暗道,早点看到这些信息就好了,他或许就不会选择净身出户了。

    杨北很乐观的自我调侃着。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备注是“老妈”来电。

    杨北一愣,上一世,他是孤儿,从小跟着姥姥长大,脑海里都没什么关于父母的记忆。

    现在突然面对着老妈来电,从穿越来之后就一直很镇定的杨北突然觉得有些紧张了。

    轻吸一口气,杨北摁下接通键。

    “喂,妈。”杨北喊了一声。

    紧接着,电话里就传出来母亲李淑兰那饱含怒意的声音,“杨北,新闻上是怎么回事?”

    杨北一愣,旋即明白为什么老妈会这么生气了,连忙解释道:“妈,网上那些关于我家暴、滥赌的消息,您可都别信,都是造谣,纯属污蔑。”

    老妈的语气不再那么严肃了,继续问道:“无风不起浪,苍蝇它不叮无缝的蛋,你没做错事,那些新闻为什么就造谣你,不造谣别人?”

    杨北一听,就知道老妈这当了几十年老师养成的习惯又犯了,道:“妈,现在这个时代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网上那些媒体,为了流量,什么都能编的出来,再说,妈,从小您是怎么教育我的,我什么样的人您还不清楚吗?”

    杨北这么一解释,李淑兰才松了口气,“臭小子,我要是知道你在外面赌博、家暴,我非打断你的腿。”

    这一次杨北听出来了,老妈声音带着颤音呢,像是...哭过了。

    杨北抿了抿唇,老妈虽然在批评他,但他却能从老妈的话语中感受到关爱,这种感觉,他以前只能羡慕的看着别人,而现在他也能享受到了吗?

    “我知道了,妈。”杨北轻声道。

    老妈继续道:“对了,我问你,你和亚亚怎么回事?报纸上怎么说亚亚要和你离婚?”

    杨北道:“对,妈,佘亚不是一线大明星吗,她要和我离婚,那些媒体为了蹭热度,就开始泼我脏水了。”

    杨北当然知道不是这么回事儿,但为了安老妈的心,也只能先这么说了。

    老妈气道:“她怎么突然要跟你离婚?你们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乱来?”

    杨北道:“性格不合吧。”

    老妈道:“性格不合?都结婚三年了你们才发现性格不合?”

    顿了一下,老妈继续问道:“你同意了?”

    杨北嗯了一声,道:“同意了,三天后就去民政局办离婚。”

    杨北说完,老妈那边就陷入了沉默。

    自己儿子有多喜欢佘亚,李淑兰是知道的,如果是夫妻间的小打小闹,自己儿子肯定不会答应离婚,而现在他居然答应离婚了,那这中间,一定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儿子,你这几天,过得怎么样?”老妈突然转移了话题。

    杨北险些没跟上老妈的脑回路,刚才还说着离婚呢,怎么一转眼,就说起过得怎么样了。

    不过转念一想,杨北知道了老妈的想法,“妈,我这几天过得挺好,住在朋友家。”

    顿了一下,杨北说道:“妈,我是净身出户,我主动要求的。”

    老妈道:“嗯,净身出户就净身出户,你妈还养得起你,对了,你一个人在京城我不放心,我让你爸去陪你。”

    杨北一听,连忙道:“妈,别,我这儿住在朋友家,一切都好,你让我爸来干什么?别来,千万别来!”

    老妈看杨北拒绝的坚决,只好道:“你现在还有多少钱?”

    杨北想着自己卡里那不到两万的钱,道:“妈,我卡里还有不到五十万。”

    老妈哼了一声,“说人话。”

    杨北轻咳了声,道:“呃,还有十九万八千。”

    老妈道:“够吗?”

    杨北道:“够了,二十万还不够我花的?”

    老妈嗯了一声,道:“那行,钱不够就跟家里说。”

    杨北连忙答应。

    又和老妈说了一会儿自己这边儿的情况,才挂了电话。

    挂掉电话之后,杨北才突然发现,原来和母亲通话,也不是那么紧张和不适应啊。

    相反,杨北还觉得这种被人关心,而不是一个人奋斗的感觉,还是挺好的。

    ......

    锦绣小区。

    高芒家中。

    高芒刚打开门走进来,就看到母亲高秀芬站在客厅墙壁前挂着照片。

    高芒放下手里的包,问道:“妈,您这又是在哪儿拍的啊?”

    整整一张墙壁上,都是高秀芬的照片,多半是她常年外出旅游拍摄的照片,还有一些是她和小区老头老太太跳老年舞的合影、和同事的合影。

    高秀芬扭头看了一眼女儿,笑道:“上午我和你孙阿姨她们代表咱们小区,和隔壁小区比赛跳老年舞,啧啧,你妈我作为主力,带领咱们小区一举拿到了一等奖的好成绩,这是我们的冠军合照。”

    高芒撇了撇嘴,“妈,我在楼下听孙阿姨她们说了,六个小区参赛,五个小区拿了一等奖。”

    高秀芬把照片挂好之后,才拍了拍手道:“那还有一个没拿到一等奖的小区呢。”

    高芒摇了摇头,坐到沙发上,问道:“妈,今天中午吃什么?”

    高秀芬挥了挥手,“闺女,我有件事跟你说一下。”

    高芒刷着手机道:“什么事啊?”

    高秀芬坐到高芒身边,道:“是这样的,我想把咱家对面那房子租出去。”

    高芒把目光从手机上移到母亲身上,道:“把房子租出去?为什么突然要把房子租出去?”

    高芒家里有两套房子,都在同一层,门对门的那种。

    当初锦绣小区刚刚建成,房子卖不出去,父亲做了一个让高芒母女受益终生的决定,把家里所有积蓄拿出来买了同一楼层两套房子。

    一套高芒和高秀芬现在住着,对面的那一套当做贮藏室,一些旧的家具也都扔在里面。

    高秀芬道:“芒芒,我跟你说啊,这房子不能老空着,得住人,得有人气儿。而且我们上午合照的时候,我听你孙阿姨说,楼上的小王不是出国了吗?他把房子租出去,每个月七千多呢。咱们房子旧了点,不要这么高,五六千肯定有人来租啊。”

    高芒皱了皱眉,道:“你缺钱?我给你就行了。”

    高秀芬抬手点了一下高芒额头,“你这孩子,现在挣点钱了就开始飘了?忘了咱娘俩以前过得苦日子了?”

    高芒揉了揉刚才被母亲点的地方,无奈道:“那好,都听你的,你想租就租吧。”

    高秀芬笑着道:“我就通知你一下,又不是找你商量,我都打算好了,等拿到这个房租之后,我就去杭州旅游,所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次杭州之旅肯定不错。”

    高芒哎了一声,“妈,你上个月刚从川省那边旅游回来,怎么这么快又要去旅游?”

    对于老妈这种性格,高芒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高秀芬抬了抬下巴,道:“趁着还没老,就得到处走走。”

    .......

    下午,

    杨北就开始找房子了。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上一世的杨北走到哪里都有人给安排好一切了,几个一线城市都有房产。

    而现在开始租房子了,杨北才发现并不容易。

    京城的房价太高了,他根本租不起。有的房子房租倒是可以接受,但太过狭隘逼仄,采光也不好。

    最让杨北哭笑不得的是,其中一家房东老太太居然认出了杨北,一边骂着“畜生”、“不是人”、“没良心”,一边挥着菜刀把杨北赶了出去。

    想起自己娱乐圈艺人的身份,杨北顿时摇了摇头,连圈外人都这么看待他,可见圈里他可能都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