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七章 天才、白痴与少女的混搭组合

    忍者学校,毕业考试第二

    今天凯压根就没有来学校,因为他事先已经知道了,他会被补充进父亲迈特戴的队伍。

    从两个小时前,已经6续有人带走学生,此时大部分的学生已经离开了教室。

    第三次忍界大战已经进入了中盘,木叶总算是把侵入到火之国的各个敌国势力驱逐了出去,在稳固阵线的同时开始尝试进行反击。

    局势虽然有好转的迹象,但是木叶依然不乐观,要想赢得战争必须要在战场上战胜敌人,这就需要进攻而不是一味的防御,而现实的情况是在执行防御策略时木叶的兵力就显得很匮乏,如今要转为进攻的态势,那么木叶的兵力将会受到极限的压榨。

    所以这些刚刚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学生们会奔赴战场,而且还可能连适应的时间都没有,就可能直接奔赴战场。

    幸运的是,因为这是战乱时期,忍者学校教授的内容要比鸣人那种和平时期要有针对性、有实用性的多,起码像是爬树或者踩水这种基础的查克拉控制方法就是忍者学校教授的基础课程内容。

    当然了,哪怕是这样,这些刚刚从忍者学校里毕业的新人,依然对于战争的形式起不到什么作用。他们投入战场之后,虽然能够弥补一点兵力上的差距,但是暂时而言,他们对于战力增强没什么积极的意义——木叶做的事情其实是残忍的大浪淘沙,平庸的学生会很快被战争淘汰掉,而剩下的一部分天才会很快的崭露头角。

    羽衣对于去往前线,即谈不上抵触也谈不上喜欢,这重活的第二世,虽然是白捡的,但是他此时此刻依然是打着随波逐流的想法。

    作为一个忍者,他如果前往战场的话,那是绝对的炮灰,幸运的是,他还有其他的能力可以依仗。

    这其实也是羽衣没什么朋友的原因之一,除了一些花痴脑残、以及像凯、带土这样本身就是白痴的人之外,其他人都觉得羽衣这个人一直都是神神秘秘的,很难让人从他身上感受到信赖感……

    一组组的学生6续跟着带队的老师离开教室,羽衣的目光也时不时的瞥过教室门口,他也有些好奇自己的带队忍者究极是怎么一个人,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来人水平高一些,这样他就能从老师的身上多学点忍术,某种意义上来讲,带队忍者的水平决定着在他手下的学生未来的成就……同样素质的学生,在不同的老师手下可能会有着截然不同的未来,带队老师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然后,他看到了一位金帅气、脸上一直带着温和的笑容的忍者,带着一个白蒙面显得很臭屁的小忍者走进了教室。

    没错,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金色闪光波风水门,他得算木叶的大人物了。

    至于他身边的那位,当然就是旗木卡卡西了。

    羽衣的目光先是扫过了卡卡西,没错,此时的旗木卡卡西,顶着白牙之子的名号,还是十分臭屁的,年纪轻轻自视甚高。

    羽衣微微的撇了撇嘴,你以为自己是齐木楠雄,还是卡卡罗特?不过是旗木卡卡西而已。

    好吧,羽衣同学的态度里确实有点嫉妒的意思了。

    像卡卡西那样提前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天才学生,终究只是罕见的例子,绝大部分人都像上白石羽衣一样在忍者学校呆了三年,当然了,羽衣如果想的话,他也是能够从学校提前毕业的,只不过他一直赖在学校里而已。

    卡卡西确实有着自傲的资本,不是因为父亲的名号,而是因为自己的实力,此时的卡卡西,五岁忍者学校毕业,毕业一年之后即刻升为中忍,如今的他年龄不过9岁,已经有着堪比特别上忍的实力了。

    羽衣的目光再次转移到了波风水门的身上,这是未来的四代火影……说实话,身为三忍的大蛇丸输给水门一点都不冤,前者虽然实力强横,却性格阴冷,后者确实是成为火影的完美人选,平民出身、忍术精湛、思维清晰,性格坚毅又温柔,身上能够体现出完美的所谓的火之意志,三代火影的选择并没有错。

    自来也说道“要是和四代火影相比,任何人都相形见绌的,他是有史以来最具有忍者素质的人”,并不是对于自己弟子的自卖自夸,他说的就是实话,这也是整个木叶对于水门的认知。

    这大概是羽衣见到过的木叶最大的大人物了——当然了,三代火影除外,他经常有事没事的就往忍者学校里来转一圈,亲切的就像邻居家的老爷爷一样,魄力眼中不足,这导致了忍者学校里的学生们对三代火影并不怎么尊重。

    如果可以的话,羽衣是很期待能够成为水门的弟子的,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毕竟哪怕他再不熟悉火影的剧情,水门班的成员他还是知道的。

    此时他不知道的,以后他会以一种比较另类的方式跟波风水门相处。

    如果水门走在大街上的话,肯定能够引百分之百的回头率,但是在忍者学校里,大家肯定听说过金色闪光的名头,但是闪光君究竟长什么模样,他们是不知道的,所以对于他们崇拜的偶像走进了教室这件事,他们一点也没有意识到。

    再说了,原本教室里的人已经不足十个了。

    “宇智波带土,野原琳。”

    果然,波风水门进入了教室之后,马上就叫出了带土和琳的名字。

    “呀,你这家伙,不就是卡卡西吗?为什么你会来这里?”带土看到了一撮白毛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确认了一下后,现这不是羽衣那一撮,于是马上知道了白毛的主人是谁,然后顷刻就叫嚣了起来。

    没成想,带土没有认出波风水门,却认出了三年不见的旗木卡卡西,这种刻骨铭心的眷恋,一直镌刻在双方的脑海与心间,这就是传说中的好基友一辈子吗?

    听到了卡卡西的名字,教室里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

    “带土,琳,你们认识卡卡西?不过有什么话等我们离开了这里之后再说吧。”水门赶在卡卡西再次刺激带土这个有脑壳没脑仁的家伙之前赶紧说道。